50個國家的370名工匠歷時13年打造出驚豔紅裙

【2023年02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艾琛編譯)13年來,一個由英國藝術家構思的複雜項目得到了來自世界各地50個國家的370名工匠的幫助。這件名為「紅裙」的令人驚歎的拖地長裙,由84塊紫紅色絲綢拼接而成,致敬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女性故事,頌揚團結的力量。

這條裙子是41歲的克斯蒂‧麥克勞德(Kirstie Macleod)的創意,她是一位紡織藝術家,與她的伴侶和三個孩子生活在英國的薩默塞特(Somerset)。麥克勞德出生於一個由熟練的縫紉工、編織工和製造商組成的家庭。由於麥克勞德的父親從事能源工作,她從小就在世界各地旅行和生活。九歲時,她在尼日利亞生活,向一位印度婦女學習了刺繡。

麥克勞德後來獲得了紡織設計文學學士學位,隨後又獲得了視覺語言與表演藝術碩士學位,之後在倫敦開始了她的美術家生涯。

(克斯蒂‧麥克勞德提供)

夢想的空間

麥克勞德告訴《大紀元時報》,「製作紅裙始於2009年,我有機會為迪拜藝術展帶來一件新作品。在我決定創作一件作品之前,英國文化協會為我提供了資金,這與通常的做法正好相反,所以讓我有了這個令人驚歎的夢想空間。」

麥克勞德在一家咖啡館的餐巾紙背面塗鴉時,想出了「紅裙」的點子。她夢想著,這個作品可以將世界各地的人們團結起來,慶祝自己的身分,同時也為分享和傾聽聲音提供了一個平台。

麥克勞德透露說,「我有時非常難過,我對世界的現狀感到絕望,我想創作一件沒有界限、沒有偏見、沒有等級的作品,它能夠把人們聚集在一起。」

她從法國巴黎購買了大量的酒紅色絲絨,她相信這些絲絨來自印度,用於製作裙子,並選擇了一種她覺得「女人味和力量都十足」的設計。為了讓這件紅裙顯得永恆,她平衡了束腰和寬大的裙擺,有一個垂墜的領口、硬領和軍事風格的細節設計。

她表示,「我希望這條裙子看起來非常有力和強大。」

(克斯蒂‧麥克勞德提供)

接下來是從世界各地徵集人手的任務。曾經在倫敦王家針織品學校任教的麥克勞德,利用她的人脈來啟動這個項目,此外,她還聯繫了她父母的關係網和他們在國外生活時的朋友。

不久,她就收到了來自個人和慈善機構希望加入這個項目的請求。此後,部分刺繡者從「紅裙」的巡迴展覽中獲得了部分利潤;但大多數成員是志願者。

(克斯蒂‧麥克勞德提供)

根據項目網站,刺繡者包括來自巴勒斯坦、敘利亞和烏克蘭的女性難民;來自伊朗、伊拉克、中國、尼日利亞和納米比亞在英國尋求庇護的婦女;有科索沃、波黑、盧旺達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戰爭倖存者;南非、墨西哥和埃及的貧困婦女;還有來自肯尼亞、日本、土耳其、牙買加、瑞典、秘魯、捷克共和國、迪拜、阿富汗、澳大利亞、阿根廷、瑞士、加拿大、多巴哥、越南、愛沙尼亞、美國、俄羅斯、巴基斯坦、威爾士、哥倫比亞和英格蘭的個人;來自黑山、巴西、馬耳他、新加坡、厄立特里亞、挪威、波蘭、芬蘭、愛爾蘭、羅馬尼亞和香港的學生;以及印度和沙特阿拉伯的高檔刺繡工作室。

這條裙子已經由363名女性和7名男性加工完成。

織物的能量

麥克勞德告訴《大紀元時報》,「這段旅程中最令人難忘的部分是當我收到郵寄回來的鑲飾時,第一次看到這些裝飾作品,讓我感到非常感激,這是一種謙卑的感覺,是刺繡者用他們的故事給予我的信任。當你把鑲飾拿在手裡時,你能感覺到鑲飾的能量,也能感受到他們縫了多少針,他們花了多少時間、精力、夢想和願景。這一切都在每一塊鑲飾裡。可以體驗到拿在手裡不可思議的分量。」

克斯蒂‧麥克勞德於2021年縫製紅群。[蘇菲亞‧斯科爾‧孔(Sophia Scorr Kon)拍攝,克斯蒂‧麥克勞德提供]

除了她們精心製作的手工作品,女刺繡者們的痛苦經歷開始對麥克勞德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她最終去看了一位治療師,以幫助完成紅裙的製作。

她解釋道,「這條裙子裡隱含有大量的創傷、虐待和戰爭,以及令人難以置信的痛苦處境和故事,同時還有快樂、幸福、令人振奮的事情。但對我來說,我很難拼湊和處理其中的一些故事,因為我每天都如此深入地與之密切的合作。」

早在2009年,麥克勞德就花了整整一週的時間來設計這件裙子的結構。從那時起,她每隔幾年就要花上兩三天的時間,與世界各地的刺繡者保持聯繫。然而,她經常發現自己在做「瑣碎工作」來修補鬆散的紐扣或接縫,並且已經習慣於延長這件禮服的製作時間,因為其背後的故事在不斷擴大。

當麥克勞德開始這個項目時,她不知道這條裙裝要做一年還是十年,然而即使在十年後,她也知道這條紅裙還沒有完成,因此又繼續做了三年。

麥克勞德分享道,「人們經常問我,『你怎麼能堅持這麼長時間?你怎麼能如此專注於一件事?』我怎麼可能不這樣做呢?對我來說,這件作品的製作是非常有意義的。」

Allthreads Collective Australia的刺繡作品,2018年。(蘇菲亞‧斯科爾‧孔拍攝,克斯蒂‧麥克勞德提供)

與各類製作人和手藝人會面

為了在迪拜首次展示這條裙子,麥克勞德必須趕製。因此,她尋求她的導師蓋爾‧福克納(Gail Faulkner)和女裁縫西爾維奧‧德‧格雷戈里奧(Silvio De Gregorio)的幫助。並找到一種方法來隱藏下垂的領口,以符合伊斯蘭教法,此後,她對胸衣和裙子做了額外的改動,以便更好地展示鑲飾,自2019年起,刺繡被直接添加到禮服上,以填補剩餘的空間。

然而,整個項目並非都是一帆風順的。資助這項為期13年的項目,並找到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是麥克勞德面臨的最大挑戰。

第一年,麥克勞德得到了英國文化協會的資助,然而,在接下來的八年裡,隨著公眾興趣的減弱,她不得不獨自資助這個項目,而且在這段時間裡,很難獲得認可和展覽。

麥克勞德透露說,「我多年來一直在為這個項目提供資金,那時我還是一個靠救濟金生活的單親媽媽,所以非常、非常困難。有些人真的很慷慨,他們真的很喜歡這個項目,想幫助我,真是太棒了。後來我在2020年獲得了藝術委員會獎,這改變了一切。」

這筆資金使麥克勞德能夠建立一個網站和製作一部電影。這也有助於得到翻譯人員,因為有時溝通並不那麼容易。

麥克勞德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製作這件紅裙,包括早上和晚上以及利用家庭時間。

她說,「現在在工作室工作時會嚴格要求自己。除非我必須迅速做一些事情。但當我在家時,我會全心全意地為孩子們服務。

威爾士的製作人阿曼達‧賴特(Amanda Wright),2010年。(克斯蒂‧麥克勞德提供)

如今,她帶著「紅裙」參加巡迴展,分享紅裙背後的信息,並會見一些參與者。到目前為止,她已經在墨西哥會見了各類製作人,在威爾士會見了刺繡師阿曼達‧賴特(Amanda Wright),在科索沃會見了手藝人魯迪(Rudy)和法蒂瑪‧莉莉(Fatima Lilly)。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她計劃與所有的手藝人重新聯繫,並親自與他們見面,向他們展示成品禮服。

麥克勞德只需要偶爾對她的項目表示關注。她解釋道,「這些年來,我收到了三條反饋,他們對這件衣服感到不安,特別是因為我是一名中產階級白人女性。有人批評這件紅裙是殖民主義作品,在每一種情況下,給我寫信的人一旦真正理解了這件作品,那麼一切都會得到徹底解決的。」

[馬克‧皮克泰爾(Mark Pickthall)拍攝,克斯蒂‧麥克勞德提供]

然而,大多數公眾對這件衣服的反應都很好。它激起了人們的崇敬之情;淚水、微笑、擁抱、交談,最重要的是,聯繫。麥克勞德說,「當我舉辦活動時,它往往會成為人們真正重要的分享體驗。」

麥克勞德分享說,「這是關乎當我們走到一起時,我們能完成怎樣的作品。這是關乎愛、支持、陪伴和真實性,是關乎平等和團結。如果這件禮服能夠,哪怕只是一瞬間,分享我們走到一起時完成的作品,我們能夠相互支持時,就有一絲希望。」

她表示,「這條紅裙被描述為和平和其它各種事物的燈塔。我希望它能幫助人們感到舒適,感受到一種聯繫。」

紅裙在與薩拉熱窩戰爭童年博物館(War Childhood Museum Sarajevo)合作的《說出來》(Speaking Out)展覽中參展。該展覽是獻給與衝突相關的遭受性暴力的女性倖存者和戰爭中出生的兒童舉辦的,並由其共同舉辦。(克斯蒂‧麥克勞德提供)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