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宇:從趴桌午休收費200元談起

【2023年09月04日訊】東莞一所學校要求在校午休的學生支付每學期200元以獲得趴桌休息的資格,近期在網上引起熱議。當地教育局出面澄清收費是合理的,因為需要老師管理。也有家長說此舉方便了無法讓孩子中午回家的家庭。其實從這些角度去辯論就落入了官方的圈套。此事的本質十分清晰,就是亂收費問題。課桌中午還不許學生趴著休息?所謂管理費用就是校方搶錢的藉口罷了。

在中國這個特殊的社會亂收費現象是傳統特色,非但經年不息,而且花樣眾多與時俱進。我在學校讀書的時候校方還沒有無恥到要收什麼午休管理費,當時主要是收補課費和擇校費。補課是在週末進行,雖說是自願,但實際上所有人都會參加,週末補課也就成了日常教學的普通延伸。當時有些副課教師眼饞主課教師補課賺外快,攛掇校長把副課也加入補課範疇,這一鬧劇最終在家長的咒罵聲中荒唐落幕。為了孩子能夠考上大學,許多家長不惜破費也要把孩子送入重點中學的重點班。我所在城市為了顯示中考公正,將所有考生的考試成績和錄取的高中和班級全部在報紙上公布,其中我所在的班級有五十多人。等到開學報到時我一看好傢夥,教室裡擺了八十多套桌椅進出都困難。沒過多久有位付了升級費用的家長去教育局告學校違規收費,學校趕快把這幫家長找來連夜開會,給了他們兩個選擇:退款,孩子也退回原本的班級或學校;不退款,孩子留在當前班級,但家長必須簽字承認已收到退款……除此之外重點中學還利用優秀的師資在校內辦私立學校和高考復讀班等作為生財之道。不過好在當時這些學校還要點臉,對於依靠成績實力正常升學的學生影響不算太大。

到了社會上各種亂收費往往不再因人而異了。不少城市缺乏停車位,一夜間把各處空地全都劃成停車位按時收費。有些地方道路規劃不合理導致不熟悉環境的車輛極易違章,當地政府不僅不整改,反而加裝攝像頭設置暗哨抓違章罰款創收。為什麼有這麼多亂收費亂罰款呢?因為這些都是地方政府和有關部門的財源,錢直接進了它們的腰包,這顯然給了它們亂執法的動力。一些派出所工作的人坦言他們一到年底就會加大對家庭聚眾賭博的打擊力度,目地就是籌集自己的年終獎。

罰金收入歸處罰部門所有,絕大多數中國人恐怕從未對此表示懷疑,但這卻是非常重大的制度缺陷。美國的國父們制定出三權分立的政治制度就是要避免類似的腐敗現象發生。三權分立指的是立法、行政、司法三項權力由三個獨立部門執行,達到互相牽制監督的目地。以交通執法為例,交通法規應當由議會制定,交警以法規為指導對違章車輛開具罰單,但罰單的有效性最終由法院判定,且罰金也應當通過法院上繳國庫。在三權分立的社會中,交警部門並不能將罰款裝入私囊,那麼他們就沒有濫開罰單的動力。相反地方上交通事故比例與道路通暢程度應當是交警工作考核的指標,這樣若有不合理的道路規劃交警會更有動力反饋給路政部門整改或設立警示牌提醒過往車輛。中國的大多數職權部門行政處罰權一把抓,還擁有對罰金的處置權,那麼亂收費濫罰款就難以避免。特別是在經濟下滑財政吃緊的環境下會成為它們廣開財路的手段。

中國還有一種亂收費的形式:中央規定的優惠政策地方上不執行。比如說中央規定救災車輛上高速享有免費通行權,可是新聞中頻頻看到高速收費站因為沒有收到上級指示,不肯放行官方或私人的救災車輛。類似的還有今年河南上百台收割機無法下高速而導致小麥泡水事件。中央搞菜籃子工程規定為載運新鮮農產品的車輛開綠色通道(快速通關免收路費),但實際執行中有關部門常常死扣字眼故意亂收費,比如香蕉在綠色通道清單中,但貨運單中寫著芭蕉(香蕉的變種)就不肯放行非要罰款。對於類似的事件很多人的看法是基層工作方式和能力問題,比如對救災車輛沒有上級指示不肯放行,無法判斷清單中沒有註明的芭蕉是否屬於香蕉等等。其實這樣的分析也是沒有抓住問題的實質。

這個問題的本質是中央的這些所謂惠民政策實質上是康他人之慨,犧牲地方政府的實際利益而沒有做出補償。大家想想關於救災車輛免費通行的政策,很多自然災害都是突然發生偶然性高,怎麼保證所有的公路收費站都在短時間內收到相關災害的通知?他們又如何分辨哪些車輛是真的救災車輛應當免費放行?山東發生災害,海南的收費站面對一輛自稱是運輸救災物資的卡車是否也要免費放行?可見這樣的政策可行性很差。真正落實這樣的政策,應當是有關車輛先行墊付所有過路費,然後再憑票證和自己是救災車輛的證明向有關部門報銷才對。當然這得擁有專項資金的有關部門必須存在才行。若是中央只是下一條精神指令要求地方配合,那麼地方上必然推三阻四,因為越配合自己的荷包就越要出血,越認真貫徹自己的財政收入就越少,這讓它們如何配合執行?!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國的亂收費問題和許多政策執行的困難都源自製度的不合理,權責分配的混亂和動機與收益的失調。其實中國中央政府的財政制度也是一塌糊塗漏洞百出,拆東牆補西牆,寅吃卯糧是常態。中國拍攝的歷史劇中常常有這樣的橋段:皇上拍著桌子說必須上馬某項工程(修堤、戰爭、修宮殿、給某地免稅等等),戶部尚書(管錢的)磕頭如搗蒜搖著手直說不可不可國庫無銀,皇上說不管不管我就要你必須想辦法搞來錢,戶部尚書愁眉苦臉的退下後想出一招:或者再苦一苦百姓,或者抓一批貪官割一茬韭菜,或者做些違法亂紀的買賣最終把窟窿給填上了。倒不是說歷史上真的有這樣的事,但在國家認可的歷史正劇中頻繁出現此類橋段其實反映出了當政者和當今百姓都認可這樣的心理和行為。

地方政府青黃不接怎麼辦?向中央訴苦乞求財政轉移支付,賣地,發債,挪用社保醫保。公務員降薪縮編?那是萬萬不能的,除非中央下死命令。實在開不出工資就只能讓各執法部門加強執法加大罰款力度,鐮刀割向企業和個人韭菜了。中央政府不也是一樣?貿易戰和疫情打垮了中國的經濟,財政收入大幅縮水的情況下還要增加軍費窮兵黷武,錢從哪兒來?皇上說雄安新區千年大計,雄偉的鬼城拔地而起,用的是什麼錢?三年疫情閉關鎖國,村村封、路路封、戶戶封、各種紅黃藍綠二維碼、核酸抗原年檢月檢日日檢、隔離方艙大白衣,錢從何來?大太監奉旨出巡非洲諸國一筆勾銷140億美元外債,用的是哪項預算?!

中國不是民主社會,大多數中國人也從沒有想過政府花錢預算和帳目是需要向國民告知的。即使在被很多人認為不民主的新加坡,政府每年也需要出具預算報告告訴全體國民政府的財政總收入和花錢的具體方案,加稅的依據和具體方案以及對受影響民眾的補償方法。疫情期間新加坡政府曾兩次動用國家儲蓄,每次都通過各大媒體宣布了具體金額和使用方式,並且需要得到總統的批准和監督。最近一次預算報告,政府宣布了一項特別預算案用於對老年人的生活和醫療保障的扶持。該項目將持續多年,但政府特別指出全部所需經費已經由當前政府的財政結餘中準備妥當,絕不會給未來政府造成負擔。這樣的擔當著實讓人敬佩。反觀中國政府,從中央到地方,有幾人考慮過當前政策的可持續性?多少官員都是在位時寅吃卯糧竭澤而漁,債台高築搞大項目政績工程,升官發財之後髒屁股留給繼任者去擦,哪怕身後洪水滔天?累積至今在經濟大蕭條的環境下終於不可持續,地方債務爆雷,社保醫保養老金虧空爆雷只會接踵而來。

不受監督的政府也必然伴隨著無盡的官商勾結,特別是銀行、房地產公司等單位跟政府狼狽為奸沆瀣一氣。多年來政府為了賣地掙錢縱容銀行和房地產企業非法融資。期房就要還房貸,樓房爛尾也不可以斷供是絕對的中國特色霸王條款。房地產企業可以隨意挪用建房保證基金,投資失敗後造成無數爛尾樓也是中國一道亮麗的風景。更糟糕的是,中國的地方政府爆雷,銀行爆雷,房地產企業爆雷,可它們就是不會破產!政府不能破產似乎勉強還說得過去,可銀行拖著不破產儲戶們就拿不回儲蓄保險保障的存款,企業不破產債權人就拿不回企業殘值中或許僅剩的那一分錢。一個字—拖!哪怕儲戶傾家蕩產,哪怕爛尾樓主成為失信老賴!

中國亂收費現象的直接原因是政府亂花錢,本質是制度缺陷和缺乏對權力的監督,底層邏輯是誠信的缺失。中共的肆意妄為導致了整個社會道德的糜爛,而經濟崩潰僅是其惡果之一。經濟崩潰加上無約束的絕對權力,無道德感的獨裁者極可能刻意引發戰爭來尋求所謂的變革和機遇。現實不正向著這個趨勢發展嗎?

中國的亂收費現象多,國人對其忍耐力也高,甚至常常以自己能夠找到門路,通過花錢打通關係而自豪。中國人去越南、印尼等地旅遊,導遊會主動關照他們在通關時護照裡夾上10元現金作為小費。久而久之,這些國家的邊防官員都習慣了從中國人那兒拿到小費,而對那些不肯從大流的少數國人給予特殊「照顧」了。奇妙的是這些慣例僅僅針對中國人,其他國家的人都不會也不必支付這種不合法規的「小費」。這表面上是中國人求錘得錘的獨立事件,但它十分顯著的體現出中共的官場惡習對整個社會道德觀的腐蝕。所以中國的社會問題絕不僅僅是中共政權自身的邪惡,每一個遷就、縱容乃至迎合中共惡行的普通人也在道義上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