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血漿經濟惡果 愛滋病過千萬

【2023年12月15日訊】2023年12月10日,中國愛滋病防治活動家、被稱為中國防愛第一人的高耀傑醫生在紐約曼哈頓去世。高耀潔醫生曾經走訪過近千名中國愛滋病患者,對中國的愛滋病狀況做過充分的研究,據高醫生本人說,為了保護自己的研究資料不被中共搶走,她在八十多歲的高齡時不得不移居到美國。那麼高耀潔醫生對中國愛滋病的防治到底做了哪些貢獻?中國的愛滋病到底有多嚴重?

防愛得罪中共官僚體系 高耀潔流亡美國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高耀潔醫生對老百姓幫助很大,但是她得罪的人太多了,河南省政府和中共河南省委那班人她都得罪了,最重要的是,她得罪了中共,她暴露了中共的罪惡,對中共來說這是絕對無法容忍的。

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到九十年代,河南省搞血漿經濟,就是用人血來賺錢,那真是吃人血饅頭的生意,主要是抽人血做各種生物製品出售。在抽血過程中,因設備使用問題,導致愛滋病大規模交叉感染。這個事情到九十年代中全面爆發,高耀潔那時候已經退休了,但作為河南省的醫療專家,還曾經是省人大代表,她經常被邀請去參加會診,結果發現了河南省農村愛滋病大爆發的問題。

因為當局不管,高耀潔就自費製作宣傳防治愛滋病的小冊子,印了超過一百萬冊,她還到問題嚴重的地區免費給農民醫治,其實她也沒有設備,也沒有藥物,那個時候愛滋病根本沒有藥,她就用一些廉價的中藥緩解病人的病情。高醫生因此掌握了大量第一手的情況,包括各種數據。由於官方不管,甚至對愛滋病採取否認的態度,而高耀潔向外界講述真實情況,當然就成了中共最大的敵人了。高醫生自費救助河南農民的事被國際社會知道後,大家都非常欽佩她,所以她在國際上得了很多獎勵,包括美國的幾個獎,國際上還用「高耀潔」的名字命名了一顆小行星。

河南的「血漿經濟」,是由省衛生廳推動的,省委書記李長春後來當了江澤民時期的政治局常委,衛生廳長劉全喜也沒有被追責。河南省政府不願意承擔責任,因此很長時間矢口否認愛滋病的問題。直到2002年江澤民下台之後,官方才承認問題,但是只承認有幾萬人感染愛滋病,實際上達到一百至一百五十萬人,高醫生估計是一百零二萬。李克強在河南當書記的時候,曾經見過高耀潔,後來吳儀當副總理的時候,也見過高耀潔,這兩個人都表態支持高耀潔的工作。但高耀潔得罪的是中共整個官僚體系,而不是什麼個人。

2007年高耀潔到美國領獎,其實她已經受到很大壓力,那時候李克強已經離開河南了,高耀潔的兒子跪在她面前,求她不要來美國領獎,因為官方施加的壓力太大了,但高耀潔還是堅持來了。當然,這之後官方對她的監控就越來越嚴密了。高醫生在河南愛滋病疫區志願工作了十多年,手上有很多第一手的數據和資料,當時她準備出書,而這些數據和資料是中共當局最想要消除掉的東西。到了2009年,高醫生帶著她的資料和數據逃到了美國,在美國她總共寫了七本有關河南愛滋病的書,其實就是她的研究報告。

權貴經濟驅動血漿經濟 患者一村一村滅絕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河南的血漿經濟大概是九十年代初開始的,因為當時中國還很窮,尤其是內地一些省份,河南是其中一個。河南官員到農村去宣傳獻血,要想達小康就要獻血,反正就是各種宣傳,還說你不獻血,就是不愛國等等,和現在的宣傳很類似。那時候獻血是有償的,一個月抽一次,你有五十塊錢,那時候在中國農村五十塊錢是很多的,所以很多人真的跑去獻血。問題是他們把你的血抽進來以後,通過離心機,把其中一部分給收集走了,另外的一部分再打回你身體裡去,但問題是他們每一次做這個動作都沒有消毒,就變成了很多人的血都在那個離心機裡面弄一次,然後再打進去,這樣交叉感染就非常非常厲害了。我們知道的是愛滋病的問題,我們不知道的,還有什麼丙肝、乙肝,還有很多很多其它的傳染病的問題都同時爆發。

劉全喜當時是河南省衛生廳廳長,他上台以後把一個專門做血漿製品的公司的人趕走,把他自己的親戚換上去,然後在全省推這個東西,這完全就是一個權貴經濟,而且是一個害人的權貴經濟。等到這個事情爆發以後,政府傻眼了,稍微調查了一下,發現感染的人這麼多,怎麼救治?怎麼去追究問題?那個時候中國沒有任何抗愛滋病的藥物,外國有,但是隨便一些先進藥物都是上萬塊錢,怎麼可能給農民去用?所以官方一概採取否認的態度,沒這回事兒。所以愛滋病就在民間自動擴散,因為你得了病,你沒有資訊,你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這樣一個村一個村地擴散得非常厲害。有很多孩子也感染了,通過母親和嬰兒的血液直接感染,孩子生下來就有愛滋病。所以這完全是一場人禍。如果按高醫生講的,僅河南省就有一百萬人感染,問題是其它省沒有高耀潔醫生,只有河南出了一個高耀潔醫生,她敢統計,她是專家,她還是人大代表,她經常去公安廳、公安局、武警這些地方做報告,當時大家對她很尊重,所以她敢說,但是別的省份誰敢說啊?全中國算下來得有多少人感染啊!

時政評論員、生化專家橫河在《菁英論壇》表示,血漿經濟影響的就是這些獻血的人,他們當時是抽血的時候叫全血,全血裡面最有用的、最有價值的實際上是血漿製品,包括各種白蛋白、球蛋白之類的。為了加工方便,採血公司要把全血進行離心,把細胞的固體成分就是紅細胞這類東西給離心下去,然後只拿走血漿。問題在於離心下去以後,要把這個血打回給獻血的人,就是把這個固體成分打回給他,他很快地就會恢復。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就有人為的污染,就是採血公司把同樣血型人的血合併起來,並起來一起離心,離心完了以後再分別打回去。這樣就比針頭污染要嚴重很多,基本上就是給人體打病毒了。就是一個合併的血漿裡面只要有一個人有愛滋病,所有的人都被感染,它不是針頭感染的問題,所以這種感染非常嚴重。

這些人大部分很少離開農村,在中國整個愛滋病的流行中,這些人可以說占了最大一部分,但是中共在統計病例的時候,不把這部分人算進去。所以中共對愛滋病的統計,它沒有說一大塊人群是由於輸血造成的,或者是獻血造成的。因此在統計數字上看不出來這些人在整個中國愛滋病流行當中占有多大的份量。中共公布說全國愛滋病患者有120萬,主要是通過西方比較流行的性傳染或者是注射傳染,還有一些是接受血漿製品的傳染,而最大規模的感染人群,就是由於獻血感染在整村整村滅絕的這種病例,是不統計在內的。所以我更傾向於高耀潔醫生所提供的數據,就是實際感染人數上千萬。因為血漿經濟當時流行的時候,一個村一個村全滅絕,在河南一個省就有上百萬病例,然後幾個省加起來的話,那可能就上千萬,至少有好幾百萬。

還有一個問題,中共公布的120萬感染數據中,老年人居多,他們有很多解釋,但這些解釋都不符合常識,也就是說,在去掉了血漿經濟受害者以後,現在新感染的病例當中,中共也在造假,因為他們想儘量減少年輕人感染的人數。大家知道中共的統計數字都是造假的,所以這裡就有很大的問題,如果老年人的感染人數沒有改變的話,那麼就是年輕人新感染的病例要遠遠大於中共現在公布出來的數據。

中共信息壟斷+患者隱私保護 防愛成社會難題

根據中國愛滋病防治條例的規定,未經本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公開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愛滋病病人及其家屬的姓名、住址、工作單位、肖像、病史資料以及其它可能推斷出其具體身分的信息。

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在中國愛滋病是很難防的,防不勝防。大概十多年前大部分民間機構,就是人權機構在中國的NGO,他們都推動政府做一項立法,就是病人的個人信息是不能夠洩露的,最開始他們是抵制就業歧視去推動這項立法的。比如說中國有很多公務員考試或者是教師考試或者別的考試,考試的時候你必須要先體檢,體檢以後你所有的身體健康情況,那個人事官員都拿去了,就是政府機構會拿去,然後你有乙肝的不行,有愛滋病不行,有這個不行,那個不行,他們要求你身體健康,這就屬於所謂的歧視問題。所以當時很多中國的人權機構NGO就跟中國政府提這個問題,說你們必須要保密,個人資訊要保密,而且不能夠採取歧視政策。當時在北京或者在外地有很多這種機構,他們到處去宣傳,說愛滋病是怎麼樣才會傳染的,不是說坐在一起大家說說話、一起吃飯就能傳染的。所以到了2000年以後,到了胡錦濤執政的時候,才有國家領導人在看望愛滋病患者的時候跟患者握手。那時候溫家寶他們去握手,中國報紙就不得了了,說你看我們領導人現在多麼地開放,跟愛滋病人親切握手了,還有彭麗媛也握過手,彭麗媛很早就是聯合國防治愛滋病的大使,所以她也跟別人見面握手,就是所有這些都推動了不要歧視愛滋病以及推廣防治愛滋病的基本常識。

石山說,現在的年輕人的道德觀念已經跟過去不一樣,隨著網絡時代這些現象已經演變得非常厲害,現在中國大學裡面性行為是非常普遍,他也不會告訴你,說我是愛滋病的攜帶者,就是在中國,他們更不可能這樣告訴你。現在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實際上大家都不知道。

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現代社會對付大規模的災害,尤其是疾病和傳染病這樣的大型公共災害,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信息公開化。因為即使是到了現代,應付災害主要還是要依靠人們自救,就算是在美國這樣的現代化國家,個人預防、個人自救、社會協作互助、社區自救,仍然是非常重要的。那麼自救需要的就是一些專業知識和協助,另外就是資訊的及時獲得。

而在共產黨的專制體制中,資訊被當成是壟斷權力的重要一環,因此會被完全壟斷起來,不允許自由流通。這是共產黨專制統治的特點,它們需要徹底壟斷權力,所以需要徹底壟斷資訊。中國的「血漿經濟」造成的愛滋病氾濫,在1995年就有醫生發現了,高耀潔不是第一個發現的,河南省最早發現愛滋病的醫生名叫王淑平,她當時負責河南周口地區的血站檢測,發現血庫中有愛滋病病毒的感染問題。她向上級報告,同時也去北京和科學院專家合作。河南省因為無力解決問題,所以選擇隱瞞掩蓋問題,中共採用的辦法很簡單,解散了周口地區的血站,那王淑平就沒有工作了。王淑平自己說,當時河南省疾控中心的負責人開會時指責她是要把衛生廳長和疾控中心的處長搞下去。很顯然,中共官員擔心的就是權力,這個政治體制的一切都和權力有關。其實除了高醫生之外,中國還有很多衛生專家和志願工作者去河南愛滋病疫區幫助病人,但是這些人大部分都被打壓得很厲害,包括北京的胡佳,最後被打壓成了一個異議人士,胡佳最初就是因為關注愛滋病和政府對立起來的。在資訊被權力切斷後,社會自救也就被切斷,結果就是災害變成了大災難,在中共的歷史中,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多次了。

新唐人、大紀元推出的新檔電視節目《菁英論壇》,是立足於華人世界的高端電視論壇,該節目將彙集全球各界菁英,聚焦熱點議題,剖析天下大勢,為觀眾提供有關社會時事和歷史真相的深度觀察。

本期《菁英論壇》全部內容,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