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安為何犯眾怒?日籍華裔作家揭底細

【大紀元2023年1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採訪報導)前中共央視記者王志安(社媒名:王局志安),2020年移居日本,並經營自媒體。一直以來,有關他充當中共大外宣的質疑聲四起。與王志安有過交往的日籍華裔作家李小牧日前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披露一些具體細節,直指王志安往往會在「共產黨最需要的時候」跳出來。

李小牧1960年8月27日出生於湖南長沙,是日籍華人、作家和專欄作家。他於1988年赴日,現居東京都新宿區,2007年起經營湘菜飯店「湖南菜館」,近年曾三次參加日本地方選舉。

王志安的第一次見面:印象很差

據公開資訊,此前因不明原因在中國遭全網封殺的王志安,2020年1月到了日本。

李小牧2023年12月22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是通過一位日籍華人朋友認識王志安的,第一次見面是在自已的餐館裡。當時王志安剛到日本,並已開始經營YouTube頻道,該華人朋友和他有過合作。

「因為當時他(王志安)在網絡上跟王小山吵架,他找這個朋友幫他請了律師。這個姓溫的(華人朋友),以前跟我有過一些合作,他說要把王志安引薦給我,我沒反對。就這樣第一次把王志安帶到我的餐館,因為我開餐館的,來的都是客,那我必須接待。」

李小牧提到的王小山,是大陸知名媒體人。因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王小山於2012年向問題企業蒙牛乳業發起公開挑戰,而王志安當時連續發文批王小山。去年6月起,均已移居日本的王小山和王志安再爆罵戰。

李小牧說,王小山是他多年的朋友,後來他們在大阪見過一次面。「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王小山是揭露的人,他(王志安)是為共產黨講話的、為那個蒙牛講話的人。」

李小牧提到,他一直對逃亡到國外的中國人有同情之心。之前一位反共人士剛來到日本,生活比較苦,李小牧曾讓對方參與到自已的媒體專欄創作中。

「我在美國《新聞週刊》日文版有專欄,我們倆就合作一個專欄,他畫畫,我寫文章,因為他比較困難,我把60%的稿費給他,我拿40%,按道理我們是平分的。對受中共迫害的人、流亡到國外的人,我都願意支持,甚至我還幫他找找出版社,(考慮)怎麼一起合作。」

李小牧說,當時他也是抱著這種幫助同胞的心態見王志安的。他還特意把美國《新聞週刊》日文版的總編輯請來,包括日籍華人朋友和王志安,一共四個人見面。但這次見面,王志安給他留下的印象非常不好。

「第一次見面,我告訴他,你要有什麼困難或者想表達什麼,可以讓你寫文章或者寫專欄,我還把總編輯叫過來了。結果他口氣很大:『我很忙,我不在乎這些,我現在採訪還來不及呢,我沒有時間。』他原話大概就是這樣。那個日本的總編輯是能聽得懂中文的,我覺得特別不好意思。那就算了,那我就忍了他那種態度。」

李小牧說,之後他和王志安沒有聯繫。隔了幾個月以後,那位日籍華人朋友又打電話來,說一個在日的華人企業家「想見王志安,又想見你,到你店裡去好不好」,結果李小牧和王志安就有了第二次見面。

李小牧沒有提第二次會面和王志安談了什麼,只是說,「反正給我的感覺就是這個人比較狂。」

王志安(視頻截圖)

王志安捲入「中華西太后」事件

李小牧初時關注過王志安做的節目,但後來越來越發現不對勁,他公開質疑王志安,則是因為「中華西太后」事件。

東京中野區有一家中華料理店名為「中華西太后」,因為疫情,老闆為了保護家人和顧客,曾在門口貼了一張公告,上面用日語寫有「為預防中國病毒」,並寫有「中國人不要輸入」的中文以及「韓國人禁止入店」的韓文。

不料,從12月9日開始,該店連續遭到視頻博主「油頭四六分」和「東瀛小野亮」等多名中國網紅前來拍片、蹭流量、賺「仇日愛國」財。這些影片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軒然大波,許多中國網民批評該店鋪的行為是「種族歧視」。

小粉紅們用仇日的言語、粗暴的行為大吵大鬧,這家店更收到了很多騷擾電話。其間,老闆和小粉紅雙方都多次報警,但警察表示老闆的做法在疫情之下並不違法。由於依然還有其他小粉紅持續前來,老闆不得已撤下公告牌,一度暫停營業。有一些日本政客和民眾則前往該店表示支持。

該店後來改用貼有包括「香港獨立」「8964」「打倒中共」和「習維尼」等字樣的海報與貼圖,恢復營業。之前來拍片鬧場的中國小粉紅「油頭四六分」再次來拍片,不小心拍到門口上的「習維尼」,在中國抖音、微博上被檢舉,影片被下架,並且受到當局警告。之後其他中國粉紅們也都宛如人間蒸發一般。

李小牧不否認店主有歧視意味,但他認為人們有誤讀。

「我承認歧視,但是歧視的不是不准入店,原文根本沒有,是說『中國人不要輸入』,『輸入』就是進出口的『輸入』,他可能是對中國或者是對中國人討厭,輸字用了一個犬字旁,因為日文的『輸』也是個車字旁,不會是一個犬字旁,那是一種歧視。但是店主遭到了指責後把字撕下來了,以後她改用的是『8964』或者是『維尼熊』,那也是她的言論自由。」

近年來,中日民間的對立情緒急劇惡化。據中文電子雜誌《客觀日本》報導,今年10月共同進行的一個「中日關係輿論調查」結果顯示,兩國民眾對彼此的印象均出現惡化。日本的受訪者對中共治下的中國印象「不好」或「總體來說不好」的比例更升至92.2%。

12月13日,王志安做過一期題為「禁止中國人進入的中華料理店,構成歧視和違法嗎?」的節目。

李小牧表示,他專門看了這期節目,發現王志安在節目結尾的時候來了一句,說準備要起訴這家店。李小牧認為,他們沒辦法去起訴,反而他們是違法的。

他解釋說,那些中國小粉紅去拍照時,店家在開門時一直在用日語講「你不要拍我,你不要拍」。

「不止一次地重複這樣,他還要盯著。不管你進店沒進店門,反正你是在他的門口,你把『西太后』拍下來了,把人的臉型拍進來了,這就是違反人權、違反肖像權,還有就是妨礙人家正常營業,這是違法的。」

李小牧表示,日本任何正常電視台,拍人正面,一定要通過本人的同意。「人家已經說了不願意,『你別拍我』,他這樣拍那不是違法嗎?按照日本的民法來講,他就是違法,侵犯人權、肖像權。還有,人家知道自己有歧視的語言以後,人家改了,那你(王志安)改了沒有?你為了商業利益,為了你一百萬粉絲的流量,為了你的廣告錢,你沒有刪(視頻)。」

12月18日,李小牧曾針對西太后事件,在X平台上批評「東瀛小野亮」與王局志安是一路貨色、專找曝點蹭流量。「王志安不是要告這家店嗎?大家坐等中……」

在日本社會,已有不少聲音呼籲將這些騷擾「西太后」的小粉紅送回中國。

王志安的「商業行為」祕密:在共產黨最需要時跳出來

就王志安被指是中共大外宣的問題,李小牧表示,原來看到王志安經營自媒體就是一種商業行為,但是近幾個月似乎發生了變化。

「這幾個月以來,它越來越做得,不單純是要流量、蹭流量搞爆點,它的思想意識和講出來的東西,等於在利用它的平台,有100萬粉絲的情況之下傳播出去的東西,是幫共產黨的忙,就像大家講的『小罵大幫忙』一樣的道理。但是它有沒有這個任務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後來私底下跟共產黨溝通了,我也不知道,我沒這個證據,我也不能這樣肯定它,但是它表面上做出來的這些東西就是(幫共產黨的忙)。」

李小牧舉了一個令他最惱火的例子。

王志安年初曾上過台灣一家「綠營」的自媒體,在節目中提到:「中國人民不可能推翻共產黨;目標不是要把共產黨搞下去。」

李小牧說,本來海外很多都覺得王志安應該是反共的,但是到後來發現不是。「不反共也沒關係,他是在幫共產黨的忙,他從台灣回來以後,就在推特上公開罵台灣的民主制度的選舉。」

大紀元記者查到,王志安12月7日曾發帖稱,「台灣政客眼界和水平太低,約等於大陸地級市水平,根本配不上台灣人民;台灣是一流人民、二流社會、三流政客」云云。

李小牧說,「他寫那麼一段,我看了非常生氣,因為我在日本經歷過三次競選。民主國家,真正的民主是什麼,就是自由的候選或者參選投票權和候選權,這才是真正的民主——中國大陸是沒有的,我親身經歷過。而且中華民族的歷史上,真正有民主選舉的也只有台灣,結果他把台灣的總統選舉比成跟中國市長的『選舉』還不如。」

他認為這是王志安缺德的地方,「這是我最討厭他的地方。」

台灣的總統大選將於明年1月舉行。中共動用各種手段介入和干擾大選。

李小牧提到,最近中共官方宣布取消給台灣輸往大陸的多項產品的優惠措施,「那不就是對大選有影響嗎,那就是在打壓。」

李小牧表示,王志安現在出來惡評台灣選舉,就像是在共產黨最需要的時候他跳出來了。

「現在就變成什麼,他是在共產黨最需要的時候就出來了。(台灣)大選是這樣,還有關於西太后的歧視,他正兒八經地做了一個節目,根本就不值得他這樣做。人家知道有歧視的文字意思,把那個東西都撕掉了、改了,那你王志安敢不敢刪除你的那個視頻?」

事實上,王志安多年來屢屢配合中共宣傳的行為已被揭出,包括:「鐵鏈女不是被拐賣的」;「中共間諜氣球是民用氣球」;「胡鑫宇是自殺的」;「永州11歲幼女被迫賣淫案」中受害女孩從小不正經;訪民徐純合被警察開槍打死,王志安稱警方「不得不舉起槍來扣動扳機」;他還宣稱對在北京四通橋掛抗共橫幅的彭立發,「不要隨意將他的行為過分政治化」云云。

李小牧表示,王志安對於他幫共產黨洗地的話從來不賠禮道歉,「那就說明他要堅持這樣,說明他的主觀意識就是這樣,他就是要幫共產黨講話,那不就很明了了嗎?」

應該讓王志安「回到共產黨的窩子裡去」

王志安在海外的攪局引發許多有正義感的人士的譴責。網絡作家李勉映近日表示,王志安應該是中共特務,國際上對他要有足夠的警惕,美國、西方其它國家以及日本,應該從國內清理這些人。

對此,李小牧對大紀元說,當然值得這樣做,「哪個國家給他護照、哪個國家給他簽證,哪個國家都應該把他清除出去,他就回到共產黨的窩子裡去。他利用他對受眾力的影響,起到了很多不好的影響。」

李小牧說,王志安身分的確可疑。「在疫情高峰的時刻,他還能換了護照(過去的中國護照到期了)。他和大使館的關係可不一般。這就直接能說明他的身分了。」

他還提到關於王志安的另一個疑點,就是王志安到日本不久,日本一家叫《週刊文春》的雜誌發過一篇王志安的報導,說他是共產黨體制內的人、現在跑出來反體制。

「其實王志安在推特(現X平台)上的粉絲比我多,他應該自己轉發。(但)他沒有在第一時間轉發,是我轉發了兩天以後他才轉發的。」

他懷疑王志安是把日本作為跳板,先來日本過渡一下,如果能去美國,他要去美國。

「他在推特上一直也是這樣表達的,就沒有想要在日本待,但是美國政府可能也沒給他簽證,他現在也不去美國了,說去台灣。這種人哪裡都不應該接受他,哪裡都應該把他清除出去。」

後記:關於受訪的一段歷史淵源

12月21日,大紀元網站發表《前央視記者王志安「偽裝出海」遭起底》一文。李小牧在X上轉發並留言:「看來他(王志安)幹的壞事還真不少!」他並表示願意接受大紀元採訪。

李小牧說,在表態準備接受大紀元的採訪後,他便遭到一些人的攻擊。「遭到這些攻擊,我能承受,我無所謂。」

但是李小牧認為必須將前因後果講清楚,他願意接受採訪是有歷史淵源的,他在中國的前妻因煉法輪功曾被中共迫害。

「我前妻、我第二任妻子也因為在回國以後煉法輪功,被關押了很長時間。然後她的親哥哥第一次關了一年,今年又被判處了7年,他現在已經73歲。」

同時,李小牧還表示,他其實不是一下子變成反共的。「其實我心底裡是反共的,要不然我不會在這裡(日本)待35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