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歲澳洲大學生致力對抗失智症和年齡歧視

【2023年02月26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趙孜濟編譯)現年93歲的澳大利亞最年長的大學生具有令人驚歎的力量。她不想退休,而是忙於為老年人發聲,所以不得不兼職學習

瓦爾‧費爾(Val Fell)於1929年2月14日出生於澳大利亞悉尼。她是三個孩子的曾祖母,現在住在新南威爾士州的臥龍崗(Wollongong),正在塔斯馬尼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Tasmania)攻讀失智症(dementia)護理的學士學位。

(由Val Fell提供)

她告訴《大紀元時報》:「我並不是真的去校園……我上網課,我們在網上會談。他們接受我作為一個學生,不管我的年齡已經足可以成為他們的曾祖母!」

瓦爾的丈夫伊恩(Ian)於2006年被診斷出患有失智症,當時他77歲。瓦爾在家照顧伊恩,直到2010年他被轉移到住宿護理並於2013年去世。

瓦爾和伊恩在他們的婚禮上。(由Val Fell提供)

瓦爾對缺乏朋友的支持感到失望,他們對失智症知之甚少。據《悉尼先驅報》(Sydney Herald)報道,她因此加入了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阿爾茨海默氏症協會,並於2012年成立了一個小組,舉辦年度失智症論壇。此後她舉辦了10場活動。

她喜歡「及時了解本領域的最新發現」。在兼職攻讀失智症護理學士學位之前,她在網上做了一些關於失智症研究和護理的課程,以及一些關於失智症宣傳的短期課程。

她是全國老年人咨商小組(the National Older Person’s Reference Group)和澳大利亞老齡理事會(the Council on the Ageing Australia)的大使。此外,她還是長老護理委員會(the Aged Care Council)的成員,該委員會是一個2022年成立的,由14名成員組成的政府機構,旨在幫助改善老年護理。

「我做這些事情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因為社會孤立,以及我在我丈夫失智症期間和之後不久我所經歷的事情,」瓦爾告訴《大紀元時報》,「在過去的10年裡,我舉辦了一個有大約400人參加的大型會議,我們提高了對失智症的認識……以及對年齡歧視的認識。」

瓦爾和孫女在澳大利亞勳章(Order of Australia Medal)午餐會上。(由Val Fell提供)

瓦爾說她一直在努力減少社會上對老年人和失智症的污名化。

「如今,許多人似乎認為,一旦你到了一定的年齡,你就不再能在生活中發揮作用了。」瓦爾說,「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真的……我認為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應該專注於你能做的事情,忘記你不能做的事情。」

瓦爾認為,一個人到了一定的年齡,並不意味著生命已經停止。

她也親身經歷了年齡歧視。她回憶起在一次集體告別晚宴上與服務員的經歷。

「我們品嘗了一系列酒品:睿格瑪洛酒(rigmarole)、紅葡萄酒、白葡萄酒、靜態酒、起泡酒。然後他走到我面前,看了我一兩分鐘,問『你想喝杯茶嗎?』我說,『不,謝謝。我想要一杯紅酒。』」瓦爾說,「最近有人問我是否還能讀書。人們總是問我是否準備進入養老院。」

她想提醒那些更年輕的人,「在未來的某個時候,你也會變老。」

「你不知道那會是什麼樣子,所以不要疏遠老年人,像正常人一樣與他們交談,因為這就是他們。」瓦爾說,「老年人只是比你多活幾年的普通人。」

為此,瓦爾是小學、中學和高等教育代際教育的倡導者。她向學齡兒童介紹老年人的生活,她發現孩子們不會歧視。

「每週有一天早上,我都會在Zoom上課。我同時連接到教室和老年護理療養院的活動室。」瓦爾說,「我們一起上課,我們談論課程中的特定主題,孩子們提出他們的想法,養老院的老人提出他們的想法。我們都很高興看到同理心的發展。」

瓦爾有七個姐妹和四個兄弟,她是所有孩子中的第八個,也是家裡第一個上大學的人。她於1946年前往悉尼大學攻讀數學學位。

她於1955年與伊恩結婚。她做過幾年的數學教學,也有幾年在多家公司做統計工作。她養育了四個孩子,後來又重返教育領域。她是家裡活到100歲的三個孩子之一。

獨自生活的瓦爾說,她一生中經歷的最大變化是技術的發展方式。

1954年,她在倫敦第一次看到電腦,當時它在一個占據了大樓整個樓層的房間裡。但是,現在計算機可以放入手提包中。

儘管年事已高,但瓦爾已經很好地適應了技術的變化。她說她參加在線課程,她面臨的唯一挑戰是筆記本電腦或準備PowerPoint演示文稿時偶爾出現問題,除此之外她都能「處理得很好」。

2020年,瓦爾因在社區教育方面的志願工作50年而獲得臥龍崗市議會老年公民獎,並於2022年因在失智症領域的服務而獲得澳大利亞勳章(Order of Australia Medal)。瓦爾一直很忙,所以不得不擱置學業,她告訴《悉尼先驅晨報》,「我兼職學習是因為我很忙,但我需要加快速度。我不想在100歲時仍然是最年長的學生!」

「我認為她永遠不會放慢腳步。」瓦爾的兒子戈登‧費爾(Gordon Fell)告訴媒體The Feed,「她一直都是這樣,這一直都是她的速度。」

瓦爾與戈登和他的家人。(由Val Fell提供)

這位非老年人認為,學習既能促進獨立,又能促進社區。「這對身體有好處,對心靈有好處,對身體活動也有好處。我總是告訴人們他們應該繼續學習。」瓦爾告訴《大紀元時報》。

瓦爾的五個孫子孫女都有學位,這是她引以為豪的事。與她心愛的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是讓瓦爾保持健康和快樂的眾多事情之一。

她建議其他人:「繼續在你的社區或你的家中做事……晚上晚餐時喝一杯酒沒有錯,但不要過量飲酒。不要吃得過多,注意飲食。保持活躍和健康。健康的心靈帶來健康的身體,健康的身體帶來健康的心態,反之亦然。」

(由Val Fell提供)

瓦爾希望未來沒有失智症和年齡歧視。她說,消滅失智症將需要數年時間,並解釋說:「這不會在我的有生之年發生,但可能會發生在你的一生中……因此,我們需要照顧那些失智的人,並與他們一起走過他們的旅程。」

原文:「At 93, Australia’s Oldest University Student Is Creating Awareness of Ageism and Dementi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