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妮基‧黑利接下來將如何出牌?

【2024年02月0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撰文/信宇編譯)上週,南卡羅來納州前州長妮基黑利(Nikki Haley)在新罕布什爾州初選中以11%的票數落敗。

此前,她在剛剛完成的愛荷華州黨團會議上排名第三,(除了川普外,還)落後於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令外界疑惑的是,率先宣布退出競選舞台的不是黑利女士,而是德桑提斯。後者隨後公開支持了初選領跑者、前總統唐納德川普。

相比之下,黑利充滿自信地宣布,終於出現了兩人正面對抗的局面。於是,她自信滿滿地前往新罕布什爾州。

她的潛台詞就是,如果她沒有在即將到來的兩人競爭中獲勝,她將獲得「第二名」而不是「最後一名」。

黑利的支持者在愛荷華州的花費超過了所有其他候選人,在新罕布什爾州也將如此。她鞏固了「永不川普」選民,贏得了無黨派人士和跨界民主黨人的支持,並從因川普第三次參選而惱羞成怒的捐贈人士那裡獲得了數百萬美元。

此外,近一半在(新罕州)共和黨初選中投票的人群本身並不是共和黨人。在整個競選季中,新罕布什爾州的初選對黑利最為有利。

然而,在愛荷華州的三人競選中,她以19%的得票率排在最後一位,然而在新英格蘭的一個州份,她還是以11個百分點的差距落敗,而這個州的選民更多是支持威拉德羅姆尼(Willard Romney,2012年總統大選共和黨提名候選人)或喬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小布什,2000年總統大選共和黨提名候選人)的傳統選民,而不是川普的支持者。

川普前總統目前已在前兩場初選中大比分獲勝。正如他在演講中提醒我們的那樣,近代歷史上還沒有任何一位共和黨人在贏得愛荷華州和新罕布什爾州之後失去黨內提名。

那麼,黑利女士今後的策略是什麼呢?

短期內,她將把內華達州的黨團會議讓給川普總統,並把重點放在家鄉南卡羅來納州。

然後呢?

德桑蒂斯明智地退出競選,並宣布支持川普前總統,因為他不想在新罕布什爾州輸掉競選。他正確地推測到,在川普前總統的支持下,他將在2028年成為一線候選人。

相比之下,黑利女士在輸掉愛荷華州、新罕布什爾州和內華達州之後,可能會更大幅度地輸掉她的家鄉,儘管她渴望與川普前總統在那裡進行正面較量。

黑利女士是否會因此玷污自己的長期政治形象?誰知道呢?然而黨內不斷有聲音要求她退出、尋求黨內團結,並將有限的共和黨捐助資金整合到川普前總統的團隊,她面臨的這種壓力只會越來越大。

總之,黑利女士現在有以下四種選擇。

首先,她可以退出,為川普背書,承諾號召無黨派人士和跨黨派選民為他競選,並期待在準備2028年再次參選前獲得內閣職位或大使職位。

其次,黑利可以更加努力地競選。她可以籌集更多的「永不川普」活動資金,並效仿小布什在1980年長達一年的總統競選中屈居第二的做法。

即使在明顯落後時,小布什也收斂了他對領跑者羅納德里根的攻擊。與此同時,他還通過實踐證明了自己是一個精明的競選者,在初選中鞏固了反里根的共和黨建制派和無黨派人士的聯盟。

小布什的艱苦競選和對中間派的吸引力最終打動了里根的現實主義支持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小布什本人用一個曾經不可想像的想法贏得了當時猶豫不決的里根的支持:把出身政治貴族的小布什寫在選票上,以平衡里根本人所謂的極右派競選路線。

里根和小布什聯手競選,最終擊敗了尋求總統連任的吉米卡特(Jimmy Carter)。

八年後,小布什自己也得到了回報,在初選中沒有遭到太多反對就獲得了黨內提名,得到了里根總統的支持,並在1988年順利贏得了總統職位。

黑利可能會採取同樣的做法,在接下來的幾場初選中扮演高尚的對手,緩和對領跑者川普前總統的攻擊。

這樣,她就有可能角逐副總統提名,並承諾為數百萬中間派選民帶來支持。

這樣的行政經歷亦會提升她在川普最後四年執政中的公眾形象,並為她在2028年的總統競選做好準備。

第三,黑利可以勉為其難地再參加幾次初選,倉促應戰,然後慢慢淡出。這種牛皮膏式的死纏爛打策略可以保證她繼續維持「後備」候選人身分。

假如川普前總統被定罪入獄,從而無法正常參加競選活動,或者川普作為第一位以重刑犯身分代表主要政黨競選總統而致使形象急劇下降,那麼守株待兔的黑利將成為共和黨內替代川普前總統的唯一人選。

第四,黑利亦可以走開足馬力、繼續「死磕」路線。

她將加大對川普前總統年齡偏大的嚴厲抨擊,並效仿2016年的「永不川普」虛無主義策略。

眾所周知,黑利不可能獲勝。儘管如此,然而她可以像2016年「永不川普」選民那樣對川普前總統造成傷害,甚至可能像2020年那樣把川普置於敗選的境地。

這樣一來,黑利將贏得那些主流媒體的讚譽,被民主黨人和「永不川普」派奉為敢於向權力表達真理的特立獨行者,然而這只是暫時的現象;從根本上看,這會徹底葬送掉她的政治生涯。

綜合來看,選擇第一個方案,即走德桑蒂斯的路線,是最合乎邏輯,也可能最符合公眾期待。然而黑利很可能會選擇風險更大的方案二和方案三,即繼續參選。

至於方案四,這將終結她的政治生涯,並讓瀕臨崩潰的拜登競選團隊感到振奮,而且可能會給美國帶來更多2021—2024年經歷的瘋狂,而不是回到2017—2020年朝氣蓬勃的社會狀態。

作者簡介:

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是美國知名的保守派評論家、古典學家和軍事歷史學家。他是加州州立大學(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古典學榮譽教授、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古典學和軍事歷史資深研究員、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研究員、美國偉大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American Greatness)傑出研究員。漢森教授著有《西方戰爭之道》(The Western Way of War, 2009)、《沒有夢想的田野》(Fields Without Dreams, 1997)、《川普特例》(The Case for Trump, 2019)和《垂死的公民》(The Dying Citizen, 2021)等17部著作。

原文: Nikki Haley’s Strategi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