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黃屏拒收的信

【2024年03月20日訊】3月16日,我給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黃屏寄了一封信,在寫給黃屏的信後,附了一封寫給我的老領導,前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的信。

今天,我查詢美國郵政服務網(usps.com)得知,我的信是3月18日上午10點39分寄到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的,3月18日6點22分,郵局收到黃屏退回的信,理由是:「拒收」(Refused)。

既然黃屏總領事「拒收」我的信,我只好把我寫給黃屏的信連同我寫給我的老領導趙洪祝的信一併公開發表。

(一)致黃屏的信

黃屏總領事:

你好!

我是旅居美國紐約的中國公民,曾經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

作為中共駐紐約總領事,將旅居紐約的中國公民寫給前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的信,轉遞給趙洪祝,是你的職責。

今天,我寫了一封致我的老領導,前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的信(全文附後),麻煩你儘快轉遞給趙洪祝。

今年是龍年。從大年初一到今天,從山東日照市的滅門案到今天有人駕駛黑色轎車撞新華門,這些情況表明:龍年不太平。

中國人自古以來就講:善有善報。衷心希望你在龍年多做善事,平安吉祥。

王友群

2024年3月10日

(二)致趙洪祝的信

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的背後

——致前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的一封信

趙洪祝老領導:

您好!

我是2015年1月22日從北京機場離境,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的。

到美國前,就我辦理出國護照、赴美簽證的情況,我寄掛號信,向習近平,向您,向您指定的與我聯繫的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講得一清二楚。

轉眼間,我到美國已經是第十個年頭了。

2021年秦剛就任中共駐美國大使後不久,我寫了一封信,請秦剛轉給您。但是,秦剛非常傲慢,不僅不轉,還把我的信退回。

當我接到秦剛退回的信時,我立即想到了狂傲的薄熙來。

在中國時,我給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等13位離退休老幹部,胡錦濤等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包括您在內的中紀委監察部領導,都寄過掛號信,宋平也好,胡錦濤也好,您也好,無一人退回我寄的信。但是,我寄給當時的中共中央委員、商務部長薄熙來的一封掛號信,竟然被退回。

曾經夢想入主中南海的薄熙來,已於2013年被判處無期徒刑,現在正在秦城監獄混吃等死。

收到秦剛退回的信時,我就想到,秦剛的結局肯定不妙。果然不出所料,秦剛擔任外長僅7個多月就被免職。作為中共二十大後最年輕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秦剛的政治生命已被判死刑。

我是從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至今已修煉29年(在中國20年,在美國9年)。

1999年7月20日,當時的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聽不進關於法輪功的任何真話,一意孤行,不擇手段,不惜代價,不計後果,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

至2024年的今天,江澤民不僅沒能打倒法輪功,相反,法輪功洪傳到亞洲、歐洲、北美洲、南美洲、澳洲、非洲的156個國家。

江澤民為什麼打不倒法輪功?

答案是: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而是佛法。

自古以來,中國傳統文化中就有「法輪常轉,佛法無邊」之說。

佛法傳世的目的,是為了救人。法輪功自1992年5月13日從中國東北的長春市傳出後,沒有花中國政府1分錢,靠人傳人、心傳心,迅速傳遍全中國,傳到全世界。最直接的原因是:法輪功袪病健身、淨化身心有奇效。

正因為法輪功救了許許多多人的命,它才會在極短時間內廣傳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台灣及海外。

就我個人而言,到1999年7.20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之日,我修煉法輪功4年多。這是到那時為止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4年多。

直到1999年「4.25事件」前夕,我還參與了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在全國紀檢監察法規工作會議上講話的起草。

直到1999年7月19日,中紀委監察部沒有一位領導禁止我修煉法輪功。

直到1999年7月20日,我所在的黨小組、黨總支,沒有召開過一次會議,說我修煉法輪功有什麼錯。

2008年7月11日,北京奧運會前夕,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背著我的老領導尉健行,將我非法抓進看守所。後來,祕密將我非法判刑5年。

在我被非法抓捕半年後,2009年1月12日,中紀委將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長時的部長助理鄭少東抓捕,後鄭少東被判死緩。我想,或許,這是我的老領導——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何勇,時任中紀委副書記干以勝等,對周永康的嚴重警告吧。

2008年11月19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東一區102監室,就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對我的迫害,我寫了致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信末,我提出兩點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

此信寫好後,上交解國建(音)警官;解國建警官立即上交北京市公安局預審員竇崢(音)。

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官員、警官、檢察官、法官、獄警意外之外的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製作的初審判決書,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製作的終審裁定書,都沒有對我向當時中共公、檢、法、司的最高領導周永康索賠1000萬元說一個「不」字!

2014年周永康被依法逮捕;2015年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現在周永康正在秦城監獄混吃等死。

在我被非法監禁的五年裡,我通過寫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官員,上至最高層的迫害元凶——前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下至最基層的迫害小幫凶——北京市前進監獄獄警柳剛等,索賠共計超過1億元人民幣。但是,中共的公、檢、法、司,所有與我的案子有關的官員,無一人對我的巨額索賠要求說半個「不」字!

尤其是,我在前進監獄向直接迫害我的警官柳剛索賠1000萬元的檢舉信上交給專門靠迫害法輪功升官發財的十一分監區指導員劉光輝後,似乎對法輪功有深仇大恨的劉光輝,屁都沒敢放一個!

在徹底失去人身自由的情況下,為什麼我敢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元凶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只因為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的智慧和勇氣全部來自法輪功。

獄中我背誦最多的一首詩,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所著的《洪吟》中的《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盪盡妄念 佛不難修」。

其實,我2009年10月13日用鋼筆手寫的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上訴狀》,就是一份全盤否定江澤民等迫害法輪功最重要的書面文字證據。

給您寫這封信的目的,是希望您依法監督有關領導從認真審查我寫的《上訴狀》著手,從我在《上訴狀》談到了一些關鍵細節著手,對我的案子進行複查。

法輪常轉,佛法無邊。依法複查我的案子,最終得出的結論,一定會讓您有意想不到的大收穫。

余言節敘,順致安康!

王友群

2024年3月10日於美國紐約

這裡,順便說一句,我在獄中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不是為了錢;我只想通過一種可以具體感知的方式,證明我是對的,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是錯的;更進一步地說,是以一種特別的方式,促使那些迫害我的610辦公室官員、警官、檢察官、法官、獄警等,最終回到依法辦事的軌道上來,依法在法庭上對我提出的偽造證據問題進行公開、公平、公正的查證、核實,進而證明我是對的,法官是錯的。

但是,上至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下至北京市前進監獄獄警劉光輝,都不敢依法在法庭上把我提出的偽造證據問題查清楚。

為什麼?因為那所謂的「證據」就是偽造的。

不過,我堅信:真相終有大白於天下的那一天,而且這一天的到來不會太久。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