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吃1條淡水魚 等於喝1個月有毒污水

【2023年01月18日訊】(記者李言綜合報導)一項新的研究發現,每年哪怕只吃一份淡水,其效果可能與喝一個月被「永久性化學物質」嚴重污染的水不相上下。

根據週二(1月17日)發表在《環境研究》(Environmental Research)上的這項研究,與環境保護署(EPA)建議的健康飲用水相比,喝一個月這種污水所受到的污染將高出2,400倍。

而且,根據研究,當地捕撈的淡水受到全氟辛烷磺酸(PFAS)污染程度遠遠高於商業捕撈魚。PFAS因其在其體內和環境中持久存在而被稱為「永久性化學物質」。

PFAS是消防泡沫、工業排放物和許多家用產品關鍵成分,包括某些類型的食品包裝。幾十年來,這些物質已經滲入到飲用水供應中,同時也污染了接受灌溉的農作物和生存在當地水道的魚類。

根據該研究,食用魚類早已被確定為人類接觸PFAS的一個途徑。研究人員在1979年首次發現田納西河的鯰魚受到此類污染。

環境工作小組(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高級科學家大衛‧安德魯斯(David Andrews)告訴《國會山報》,「食物」一直被認為是大多數人接觸PFAS化合物的途徑。

但週二的研究是首次將美國魚類食用與人體血液中PFAS水平相聯繫,同時還比較了淡水魚和商業海鮮樣本中的PFAS水平。

淡水魚污染程度更大

從2019年到2022年,從淡水魚檢測到的PFAS總量中位數水平比商業魚類相關檢測水平高278倍。

「差別之大令人難以置信。」安德魯斯說。

關於零售魚的數據來自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2019年至2021年的總膳食研究數據集,以及2022年進行的特定海產品抽樣。

安德魯斯解釋說,一些商業捕撈魚受到的污染可能較少,因為它們生長在受控的水產養殖環境中。同時,大規模海洋捕撈通常發生在離岸較遠的地方,那裡的PFAS污染會被稀釋。

不過,安德魯斯也承認,商業捕魚相關數據比淡水污染的數據要新得多。

第一作者、杜克大學研究生納迪亞‧巴博(Nadia Barbo)在一份聲明中建議說,鑒於PFAS對魚類的污染程度,「應該為全國的淡水魚提供一個單一的健康保護性魚類食用建議」。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已經確定,一般人每天吃大約18克的魚。

湖泊淡水魚所受污染更大

研究人員評估了2013年至2015年在美國各地收集的501個魚片樣本中存在的不同類型的PFAS。

這些樣品通過兩個EPA項目獲得:2013—2014年「國家河流和溪流評估」(National Rivers and Streams Assessment)和2015年「五大湖人類健康魚片組織研究」(Great Lakes Human Health Fish Fillet Tissue Study)。

根據研究,河流和溪流中的魚類目標PFAS總量中位數是9,500納克/公斤,而五大湖的中位數是11,800納克/公斤。作者因此確定,食用這些魚「可能是接觸PFAS的一個重要來源」。

該研究的作者們確定,在「國家河流和溪流評估」中分析的349個樣本中,只有一個樣本不含可檢測的PFAS。

研究人員發現,雖然樣本中包括數千種永久性化學物質,但對PFAS總體水平貢獻最大的是名為全氟辛磺酸(PFOS)的化合物,約占總量的74%。

大湖區研究中測試的所有152個魚類樣本都有可檢測的PFAS。而且與前者的樣本相比,「PFOS的總體水平更高」。

安德魯斯說,大湖以及其它湖泊和池塘中的污染可能比河流和溪流中的PFAS污染相對更大,因為這些流域的循環不那麼頻繁。

儘管PFAS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從製造業淘汰,但它曾經是織物保護劑思高潔(Scotchgard)主要成分,而且這種物質在環境中無法除去。

根據該研究,PFAS所帶來的污染是如此之大,僅僅攝入一份淡水魚就相當於喝了一個月被PFAS污染的水,其含量達到了萬億分之48。

不過,好消息是,安德魯斯承認,隨著PFAS生產的工業化淘汰,「河流和溪流中的污染水平似乎正在下降,這很重要」。

他說,事情「正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我認為這是一些好消息,至少在河流和溪流方面是這樣」。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