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讓公務員勒緊腰帶的政治遊戲

【大紀元2024年05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每當中國經濟下行的時候,中共就會要求政府部門要過緊日子,並大力宣傳政府過緊日子為的是百姓「好日子」。但這種政治遊戲並不能解決中國經濟問題,反而會加快經濟收縮,中共為了政權安全,根本不會真正放手發展經濟。

過緊日子的政治遊戲

中共總理李強在兩會《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各級政府要習慣過緊日子」,之後中共財政部正式發文,要求中央及地方財政落實「過緊日子」政策。

中共各地官員們迅速反應,推出相關措施,嚴控「三公」經費和緊縮一般性支出,今年至少有 21 個省級政府削減了公務用車預算。貴州省省長承諾省級機關事業單位按照15%的比例統一壓減公用經費;湖南要求2024年省本級辦公用房維修經費壓減40%,更新公務用車必須同時達到「使用年限超過8年」、「行駛里程超過25萬公里」的條件。

雲南省統計局要求夏天不要將溫度設定在攝氏 26 度以下;內蒙古當局表示,政府機構應儘量減少購買新設備;四川宜賓市要求官員使用質量較差的紙張打印日常文件。

雲南一家國有煉鐵廠敦促員工嚴格控制各單位的瓶裝水消耗量,並鼓勵員工自帶水杯;內蒙古一個縣鼓勵政府工作人員1 公里以內的距離步行,在2 至5公里的距離內騎自行車,在更遠的距離內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圖為吳嘉隆資料照。(吳嘉隆提供)

台灣總體經濟學者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嚴重的財政危機,真的沒錢了,已經掩飾不下去了,只好叫公務員勒緊腰帶。先顧好跟維穩有關的軍隊、武警、公安人員,其他公務員就先砍約聘外人員,再讓約聘內互相支援,節省公務員的部分開支。

對於政府現在為什麼沒錢了?吳嘉隆解釋說,以前地方政府為了得到上級重視和升官,就借錢拼基礎建設,這叫債務經濟模式。問題是這些建設工程上很漂亮,但是沒有經濟效益。最典型的就是貴州山區裡面修了很多高速路和橋樑,沒有經濟效益就變成債務,要養這些基礎設施,還得再額外花錢。

「尤其是房地產危機之後,地方政府沒有辦法批地取得財政收入,這種缺口大約占40%的財政收入,現在只好砍公務員的工資獎金。」

吳嘉隆表示,原本1990年代末朱鎔基時代,中央財政已經不夠用了,就把地方的稅收拿過來,讓地方可以出售土地,這叫土地財政,又續了20多年的命,一直撐到現在。

「現在搞不下去了,因為開發商拿地蓋出來的房子,根本賣不掉。現在他們不敢去銀行貸款搞項目,地方政府就沒有賣地收入,然後要中央給移轉收入,中央也沒錢給。財政危機就這麼簡單。」

尤其是房地產危機之後,地方政府沒有辦法批地取得財政收入。示意圖。(Shutterstock)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Wong)對大紀元表示,過去的財政依賴於大量的出口、外資和房地產,但現在這三方面比過去大幅下降,有些行業甚至已經萎縮,導致財政困難。

他補充說,2012年到2020年這八年,由於當時要反腐要重新洗牌,要取得公務員跟軍隊的信任,公務員工資平均有3到4倍左右的增長,而現在基本上不再需要用這個方式去收攏人心,所以就把公務員工資又降回去。

過緊日子反而製造新經濟困境

專家表示,當局應該專注於如何讓地方政府增加收入、減少債務,而所謂過緊日子不可能明顯緩解財政壓力,相反可能會進一步引發經濟收縮效應,形成惡性循環。

吳嘉隆說,公共部門花錢少了,民間經濟收入當然就少,整個內需就下行,又會帶來下一波緊縮壓力,這在宏觀經濟學裡叫節儉的矛盾。大家都一起過緊日子的結果,經濟就不斷的收縮,收縮到最後就形成通貨緊縮的預期心理,經濟就更難翻轉過來。

「凱因斯早就提過這個問題,在經濟不好的時候,不能強調過緊日子,而是要相反,讓大家敢花錢肯花錢,才能夠把總需求找回來。」他說。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Wong)(黃大衛授權)

黃大衛認為,如果中共真想搞好經濟的話,應該鼓勵民營企業,但現在反過來國進民退,減少民間資本。

他分析說,北京的想法是更多想的是能夠控制在手上,能夠聽北京指揮,能夠按照政治需要發展經濟,這才是它想要的經濟。它覺得民間經濟再好,跟政治上面的需要並不是完全符合,但是這個難度非常高。

「但從過去歷史來說,計劃經濟跟國有企業能夠做好的話非常困難,因為它面臨了一個A去管B的錢,花C的錢的問題,人類歷史發展這麼多年,這個問題還是沒能解決。」

收割韭菜有新招  老百姓的日子更苦

中共財政部部長藍佛安今年3月份表示,過緊日子的目的是節省日常開支,以便政府能夠 「集中財力辦大事」,「黨政機關每節約一分錢,就能多花一分錢在民生上」。

吳嘉隆表示,「說什麼黨政機關每節約一分錢,就能多花一分錢在民生,不是這樣的,就是純粹沒錢了,哪來多花一分錢在民生?就是沒錢了。」

黃大衛認為,所謂集中財力辦大事,就是從政治上面考慮的一些重大舉措,與一般老百姓可能關係並不大。如什麼一帶一路、外賓接待各方面,對國外的支持力度還會增加。「說多花一分錢在民生上,目前來說還停留在說的層面,沒看到下一步行為,真的要花錢到民生的話,可能就增加老百姓的福利、減少稅收,目前還沒看到這一塊。」

中共黨媒大肆宣傳說政府過緊日子為的是百姓「好日子」。但最近以來,隨著重慶燃氣收費詭異暴漲事件,人們發現地方政府失去賣地收入後,電水氣、交通、通訊等公共服務費用都上漲了,全國各地都出現亂罰款現象。

據中共財政部網站數據,一季度全國稅收收入同比下降7.7%,降幅較1—2月擴大3.7個百分點。非稅收入同比增速則從1—2月的8.6%加快至12.2%,這表明中共利用公權力搶錢的力度在加大。

吳嘉隆表示,現在因為財政危機,又找不到新的收入來源,各個地方政府可能會有很多的罰款或者漲價,比如說卡車通過就說超重,然後就罰錢,等於說地方政府在搶錢,中央政府能搶的就搶,不能搶的也只好縮衣節食。

他說,財政收入沒有錢,到處想辦法變相加稅,這是中國歷朝歷代末期都有的現象。像明朝中央要承擔維穩的開銷,然後就變相加稅、橫徵暴斂,大印鈔票導致通貨膨脹,然後民不聊生、官逼民反、農民起義,最後改朝換代,中國歷代都這樣。現在就是進入到最後時期。

中共此前宣稱,要過緊日子。2024年3月8日,山東撤銷兩家事業單位建制。圖示意圖。(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

在中國經濟下行與政府收割的雙重壓力之下,民營企業與一般百姓受到的打擊最為沉重。

「現在經濟老慘了,」河南吊車司機丁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今年我們開吊車的司機都沒有活幹,成天歇業,業務少了得有七成。蓋樓、裝卸東西都要用吊車,在疫情的時候還一直還能幹著活的,現在都幹不成活。」

北京便利商店老闆王先生告訴大紀元,在大陸經濟蕭條是一個普遍性現象,北京偏僻一點的門面都租不出去。北京現在除了上下班點兒,人都很少,都很蕭條。所有人都念叨說這人都上哪兒了。城市沒有工作了,不能老在城裡待著,很多人都回到農村老家去了。

長沙張先生對大紀元表示,跟以前相比現在什麼都最少掉到80%了,比如股市跌了好幾成,現在一下降到2000了。房價被惡意控制,不准便宜賣,如果沒有嚴厲控制的話,房價掉得都嚇死人了。

「好多上班的好幾個月的工資都拿不到,不要說降連發工資都困難了。現在就好多送外賣,開了網約車,多得不得了,捲得很。這一兩年走線去美國的,都翻了十幾倍,東北的還有福建的,去年今年走的都特別多。 」

青島劉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以前青島企業現在很多都走了,搬到越南去了,都在裁員,都在降薪。青島主要是外來企業支撐著,外資企業一走以後都沒辦法工作了。以前青島還有一個城市環境獎,現在都沒了,政府也沒有錢了。

經濟是中共的不治之症

吳嘉隆表示,中共要搞好經濟很簡單,就是要從制度、價值觀層面認真思考,放鬆政治才能搞好經濟。一定要搞好跟美國的關係,融入國際體系當中。與美國經濟或國際體系掛鉤,就有就業、稅收、外匯進來。

「但一旦向美國價值觀靠近的時候,社會就會更加開放多元,經濟搞好的結果,中共可能會覺得對社會失去控制力。它其實就是強盜流氓、土匪黑道,整天要收保護費,失去控制不行,你們必須接受我的領導。」

吳嘉隆表示,中共一直面對的一個根本問題是:是搞經濟還是搞政治?它沒有辦法像西方國家那樣在開放的政治當中搞好經濟,在市場經濟當中鞏固政治基礎。共產黨不行,如果選經濟的話,就得給個人自由、給產權、給保障,這些都跟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根本就是一個矛盾。如果要抓好政治的話,經濟這邊會崩壞,兩者無法兼顧。

他說,以前中國經濟會好起來不是共產黨領導,而是美國給支持,就是向美國開放,讓美國進來,資本、技術、訂單進來,中國人當然就有工作做,有工資可以拿,就這麼簡單。

「什麼叫開放,開放難道是對蘇聯、東歐開放嗎?當然不是,開放就是對資本主義開放。資本主義社會講的是市場競爭、用創新競爭。共產黨的社會就是要用權力控制,這是不同的體系和概念。」

1962年5月中國發生大飢荒時,大量中國人從大陸逃到香港。圖為逃到香港的中國難民1962 年 5 月 28 日被香港當局潛返大陸時將手伸出車外要食物。(AFP)

吳嘉隆表示,從早期建黨到現在,中共最根本的問題一直是這個,其實就是因為社會主義搞不下去,才會出現這些問題,如果經濟可以在社會主義體制下搞起來,就沒有這些問題。

「共產黨一直沒有改掉兩個東西,首先它沒有還政於民,回到正常;其次共產黨永遠在追求如何尋租,拿權力換取利益。像黑道大哥出來收保護費的概念,共產黨永遠都想要收保護費,它是在分餅,而不是把餅做大。」

吳嘉隆表示,美國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後來美國發現不對。為什麼?因為中國加入全球化以後取得的好處都給權貴階級拿去了,美國不是要扶持你的專制體制,不是要扶持你共產黨,美國是要扶持中國人民、中國社會。

「所以美國幫中國搞全球化的結果,就是幫助了權貴階級,包括紅二代、軍方等等,這些人當然就更加緊對國內的控制社會監控,從新疆、西藏到香港、台灣都是。」

(大紀元特約記者熊斌對本文有貢獻)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