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危機加深 大面積監控民眾海外關係

【大紀元2024年05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李韻報導)中共正透過其基層的「社區工作者」全面監控民眾的生活,有海外關係的人士成為被特別盯緊的對象。而這個監控網背後,是被稱為「極權補丁」的中央社會工作部。評論人士認為,這顯示中共危機加深怕倒台,其折騰之下會加速敗亡。

中共大量招用「社區工作者」 盯緊民眾海外關係

近期,中共發布「關於加強社區工作者隊伍建設的意見」,明確社區工作者為社區從事黨建、治理、服務工作的專職人員。

約在五年前,中共在基層有「維穩信息員」,而「網格員」的概念則從2020年中共病毒(新冠)疫情開始為人熟知,他們參與核酸採樣、催打疫苗和將居民轉運到方艙醫院等各種隔離點等,並有維穩功能。

上述官方文件提到,此前招聘的在社區工作的網格員等專職人員,符合條件的可聘用為社區專職工作人員。美國之音表示,從「維穩信息員」到「網格員」和「微網格員」,再到許多城市都在招聘的社區工作者,顯示中共政府對於基層人民的信息的收集和監管不斷升級。

山東青島的韓先生是一名社區工作者,他對美國之音透露,社區工作者是網格員的「進階版」。社區工作者做的工作更多一些,除了掃地、協助政府教育居民不要接聽境外來電、要求裝反詐App等零碎事務之外,海外關係也是他們需要關注的內容。

有長居海外的人來居民家中探親走訪也是社區工作者重點關注的對象。韓先生表示,他所在的社區今年過年時有不少已經加入外籍的華人回鄉探親,他都會一一上門提醒要登記。根據中共的《出境入境管理法》,外國人入境入住要24小時內向住地公安部門登記。

江蘇的李女士對美國之音說,到她家的社區工作者都很年輕,而且問的問題也詳細很多。她們拿著表格,問她家裡有幾位人口,其中幾位在這個地址常住,是幹什麼的,不常住的現在在哪裡,在幹什麼。

李女士提到自己兒子在十多年前大學畢業後就前往美國留學,雖然戶口還未遷出,但已經在美國定居。對方當時沒有追問,但很快就再次上門,詳細詢問她兒子在美國哪所大學讀研,現在在哪家公司工作,做什麼的,在美國的家裡有幾口人。當李女士提到兒子最近剛結婚,妻子是早年移民美國的台灣人,對方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又拿筆記錄了好多。

李女士自己猜測,在美國科技大廠工作的兒子和老家在台灣的兒媳,讓她成了社區工作者的重點關注對象。

早前有海外民運人士表示自己家人被上門干擾。比如,2023年11月17日,舊金山APEC會議期間在現場抗議中共的中國民主黨成員陳曉磊披露,這次抗議後,中共警察恐嚇他在中國的父母,而有相同遭遇的民主黨成員有20多位。

廣東民眾王女士近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社區人員經常到居民家中詢問情況:「你微信跟誰聯繫了?他都要盤問。國內都是用微信嘛,他每個人到你那裡就問,你的微信跟誰聯繫了?意思是,有沒跟國外的人聯繫這些問題。現在到處都監控,更緊張了。」

大紀元記者獲悉,不少法輪功學員在國內的親友都被中共官方人員上門查問。一位國內知情人表示,不要往國內打電話了,「打一次找一次」。

王女士說,她認識幾個法輪功學員都是特別善良的人,經常被抓。「現在很多人無緣無故在家裡被抓,他認為你跟海外有聯繫,他就把你抓進去。現在所有法輪功學員,都是一個一個到家裡面去,不落一個的,全面這樣監控。」

路透社去年底報導,一份文件顯示,中共當局在審查個人的海外關係。遭到審查的人表示,從去年底左右開始,他們收到了來自共青團、政協、地方當局以及各自雇主等機構的調查問卷。

知情人士稱,這些表格要求提供外籍或海外永久居留親屬的信息,以及外國援助或經驗的詳細信息。知情人補充說,這是他們第一次收到此類請求。

評論:中共危機加深 極權統治加速滅亡

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系教授裴敏欣4月18日在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舉行了一場活動中分享了他的新書《哨兵國家》(The Sentinel State),講解了中共國家監控系統的運轉。

裴敏欣說,雖然中共已經利用了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建成的非常先進的視頻監控系統,但其真正的監控能力來自於複雜的監控組織,和大量參與其中的監控人員。

裴敏欣教授估計中共現在的信息員(監控相關人員)數量在一千多萬到一千五百多萬人之間。而近期對於社區工作者職位的大量招募無疑會增加中共政府在維穩方面的能力。

對於中共升級監控整個社會,前中國人權主席劉青直指這是倒退回毛澤東時代。

「毛澤東時代有海外關係,所謂裡通外國,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全是可以殺頭的罪名。有海外關係的人等於是黑五類,處於警察系統、國安系統、居委會系統的嚴密監控之下。」

劉青對大紀元表示,獨裁者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把整個社會嚇得戰戰兢兢的,近年的《反間諜法》《國安法》等等都是這一套。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則表示,中共最近一系列動作,從以所謂社區工作者盯緊民眾海外關係,到網信辦搞「大舉報」,再到國安部拋出「五反」(反顛覆等),都代表中共統治危機正在加深,怕倒台。

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副主席界立建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這樣折騰只會使得更多人不滿,物極必反,逼到最後,反而加速中共滅亡。

社區監控者背後——剛組建就臭名昭著的中央社會工作部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中組部和新成立的中央社會工作部官員,今年4月10日曾就前述「加強社區工作者隊伍建設的意見」答記者問,顯示社區工作者的工作是在中央社會工作部的控制之下。

中共官方2月22日曾宣布,去年新組建的中央社會工作部,已在全國所有省份均設有地方機構。

據官方指,社會工作系統負責信訪工作,另一項主要任務是負責中共黨建及基層政權建設。

熟悉中共體制的旅美學者吳祚來2月23日對大紀元分析說,這個從中央到地方建立的社會工作機構,是中共中央用來控制社會的一張大網。

「因為以前的信訪、民政,都不管用了,它現在一手建社會工作部,一手建人民武裝部,用所謂人民的力量,人民的武裝,黨組織的力量,新時代的監控,大數據的力量,對整個社會布下大網。」

旅美學者吳國光曾稱中央社會工作部為「極權補丁」,他認為中共想加強維穩體制,來維持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但這種合法性是不能持久的,當經濟惡化,政府沒有足夠財力來支撐這個龐大的鎮壓機器時,就可能發生脆斷。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