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雅句】我們的名字和古人有何不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02日訊】上期我們講到出生禮俗,人一生下來還有一方面影響我們一生,那就是名字。父母都會給孩子起名字,名字裡蘊含了哪些文化,從古至今我們又丟失了哪些關於名字的文化呢?

因為名字通常會伴隨人一生,所以父母都希望找一個既有美好寓意,又好聽又好看的字給孩子,特別是對女孩子,很多人會從唐詩宋詞裡尋找,如江疏影,疏影來自於宋詞「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如王葳蕤,葳蕤來自於唐詩「蘭葉春葳蕤,桂花秋皎潔」。我們現代大都認為除姓外,就是自己的名字了,其實中國傳統中名和字是不同的。

如我們熟知的詩人屈原,其實他本名叫屈平,字原,如項羽,其實他本名叫項籍,字羽,那為什麼幾千年來人們都稱呼他們的字,而不稱他們的名呢?

中國文化裡注重人的尊卑、關係的遠近,根據關係不同稱呼也不同,關係親近的如父母對子女會叫名,社會上一般的關係都會稱字或號。名是孩子一出生父母取的,字是等到他成人的時候再取,為什麼這時候才取字呢?

因為舉行成人禮後,代表他已經成人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了,古時男子二十歲時會舉行成人禮,為了彰顯正式和尊重,取一個字作為正式的名字,用於社會上他人對自己的稱呼。名供長輩和自稱時用,社會上相互稱字。如諸葛亮,字孔明,別人常稱他孔明兄,他自稱本名亮,如《出師表》的第一句,就是「臣亮言」,他自稱亮。這都是中國文化裡謙稱自己,尊稱他人的一種方式。

女孩子通常會在十五歲舉行成人禮後取字,或是有了婚約之後取字,《紅樓夢》裡賈寶玉問黛玉:「妹妹尊名?」黛玉回其名。但寶玉問「表字如何」時,林黛玉回無字,那時候黛玉年齡未及十五,又沒有婚配,因此沒有自己的字。 後來人們常用「待字閨中」來暗指這個女孩子還沒有嫁人。

最早名字中有稱號的人並不多,比如春秋時著名的商人范蠡號陶朱公,陶淵明號五柳先生等,到了唐宋時有名號的人就多了起來,比如李白號青蓮居士、杜甫號杜陵布衣、白居易號香山居士,蘇軾號「東坡居士」等等。到明清,從官員到百姓幾乎人人有號,人們往往稱呼他們的號而忘了他們的名,比如我們熟知的清代書畫家鄭板橋,板橋其實是他的號,他本名叫鄭燮,字克柔,但是鄭燮和鄭克柔這兩個名字,對我們來說都比較陌生,再比如近代的齊白石,白石其實也是他的號,他號白石山人,而齊白石的本名是齊純之。

而現代的社會當中,我們大都只有名,很少人有字了,我有一個朋友,他曾去參加一個學術研討,去的都是德高望重的學者,他想請他們在書上給提個字,但是因為他沒有取字,人家堅持不肯對他直呼其名,最終人家在扉頁上寫上他的姓後面加上他的職稱。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他們對傳統的堅守,以及細節對他人的尊重。關於中國文化還有哪些呢,我們下次和您接著分享。

(責任編輯:唐佳)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