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19飛機藏中共野心 但被「雙心」卡脖子

【大紀元2023年05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中共當局不計成本、大力支持C919大飛機計劃,採取從技術合作到間諜活動等各種手段,企圖獲取外國先進飛機製造技術。儘管如此,飛機的核心技術仍牢牢握在美歐公司手中,像渦輪葉片、複合材料和完整的集成系統等最先進產品的技術,中共無法仿製。

專家表示,中共C919發展的首要戰略野心,是要透過軍民融合技術同步提升國防能力與經濟產能,同時中共需要一套供應鏈系統,可以擺脫西方的制裁,為長期鬥爭的國際環境進行準備。但因為被「雙心」(芯片和發動機機芯)卡脖子,中共飛機製造難以追趕歐美腳步。

從技術合作到間諜活動

一些小粉紅吹噓「C919大飛機是中國科技集大成者」「C919所用材料均為世界先進水平,甚至全球領先」「91%的國產配件和技術」。但真實情況是:C919超過70%的機組零件依賴美國與歐洲的廠商,國產不超過20%,即使是這20%,也是通過與外國的技術合作而取得的。

中外合資是中共取得飛機技術的一個來源。「如果你想把東西賣給中國的13億人,就得給你們產品的圖紙,或和我們建立一個合資企業,培訓我們的工程師。」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解釋中共的戰略時說,「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強制技術轉讓』。」

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資料照。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比如,C919飛機供應商合同規定,所有C919飛機的國外系統供應商,必須與中國企業合作在中國成立合資生產基地。

「中國企業一旦從國外合作夥伴手裡獲得了所需技術,通常就會以合作方提供的技術或產品不符合中國(中共)政府法規為藉口,拋棄他們的國外合作方。這再次證明了其產業政策的目標,是使用一切手段獲取技術提升中國國內產業的競爭優勢。」蘭德2014年報告中的一位航空業受訪者說。

中國通過提供波音737的零部件、為空客整機組裝A320,學到了很多製造單通道飛機的知識和經驗。

「通過與空客在A320系列飛機上20多年的合作,西安飛機公司已經完全掌握了A320機翼設計的整套製造技術,從部件製造、組裝、總裝到綜合交付。」西安飛機公司副總經理韓小軍2022年說。

空客已將用於製造空客320大型客機整個複合材料機翼的技術,轉移至其在哈爾濱的合資複合材料製造中心。

因此,一個奇怪的現象是,中國商飛研發出C919,與天津正在生產的空客A320在外形上幾乎一模一樣,以至於中共央視在播放C919畫面時,誤將一架A320植入。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一逵(楊一逵提供)

儘管如此,中國公司仍然未能掌握飛機的核心技術,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一逵對大紀元表示,「西方公司透過合資方式,換取中方的市場進入已行之有年,空客和波音的關鍵技術,是否因為合資而流入中方手中,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比如,美國GE航空和法國賽峰集團的合資企業CFM曾提議在中國為C919組裝發動機Leap 1C,但由於中共當局要求提供更多關於設計的技術信息,這個交易被取消了。

蘭德2014年報告說,渦輪葉片、複合材料和完整的集成系統等最先進產品的技術,都牢牢地握在開發此類產品的公司手中,大部分都在海外製造或進口到中國進行最後組裝。

這迫使中共又採取一貫的手段:間諜活動。從2017年開始,美國司法部曝光了一個針對美國航空技術的複雜計劃,網絡安全公司Crowdstrike在2019年的一份報告,揭示了北京間諜活動的一個主要重點:C919的組件。

美國司法部2018年發布了一系列中共竊取飛機關鍵技術的起訴書,CFM公司開發的LEAP-1A發動機複合材料製造的風扇葉片系統,成為中共間諜覬覦的對象。

GE專家表示,複合材料製造的風扇葉片系統是GE航空的獨家技術,這項技術使GE能生產更輕的發動機,這可以轉化為更好的燃油率;還可以生產更大的發動機,這意味著可以配備更大的飛機,攜帶更多的貨物、更多乘客。

台灣朝陽科技大學航空機械系助理教授何明輝(何明輝提供)

台灣朝陽科技大學航空機械系助理教授何明輝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國產發動機)效能低一點,耗油大一點,如果說導入民用市場,這些效能達不到的話,肯定在經濟成本上就不能跟人家做競爭。如果民航市場的銷路打不開的話,賠錢的話,就做不下去。」

在美國司法部的起訴書中,一名中共情報人員徐延軍使用化名、幌子公司和虛假文件,並通過密集的黑客行動來獲取GE公司機密,目標是一位專門從事噴氣發動機設計的通用電氣航空工程師。後來事情敗漏,徐延軍被引渡到美國受審,並被以間諜罪被判處20年監禁。

楊一逵認為,「在目前美中高度競爭的國際結構下,中國(中共)又採取勇於鬥爭,與過於侵略式的外交手段,高舉中共的意識形態,中方想要透過商業合作取得關鍵引擎技術的機會,變得十分渺茫。」

飛機核心技術無法仿製 「雙心」卡中共脖子

專家表示,飛機發動機本身無祕密可言,一家中國機身公司與一家外國發動機公司合作組裝飛機時,中國公司可以拆解和檢查任何進口的商業用途動力裝置,比如空客A350上最新的勞斯萊斯發動機Trent XWB,但核心技術無法仿製。

何明輝表示,「有些關鍵材料需要承受高溫、高壓、高轉速,只有在高壓高溫的情況下,發動機才能產生比較高的推進效率,一般機械不可能製造做出來,還有機械配合度方面,如果配合度不好的話,根本壓不到那麼大的氣壓,沒辦法產生很高效率的推力。」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中央社)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表示,發動機最重要的是在材料部分,發動機設計理論大家不會差距太遠,最關鍵的就是發動機葉片,要承受極高溫度還有旋轉速度,這部分中共還是無法突破。

「中共是逆向工程的高手,可是關鍵技術拷貝不來,畫貓畫虎就是畫不了心,所以這雙心,一個是芯片,一個是發動機的機心,這兩個心中共目前短期內都很難克服的,中國的網友說中共的飛機都有心臟病也蠻傳神的。」他說。

美國國防分析研究所專家馬爾科夫(David R. Markov)對美國《空軍雜誌》(Air & Space Forces Magazine)表示,飛機發動機技術不是一個燒錢就能解決的問題,中國的許多科學家、工程師、設計師和產品產品經理只有20多歲和30歲出頭,缺乏幾十年的專業經驗。

馬爾科夫解釋說現代航空發動機,特別是超巡航戰鬥機發動機,對工人技藝的要求要多於科學,發動機的許多現象,僅僅靠計算無法理解,勞斯萊斯、普惠和通用電氣等生產商的發動機工人擁有中國人缺乏的「隱性知識」(tacit knowledge),他們可以通過經驗,讓發動機達到某種效果,中國(中共)還不具備這種能力。

另外,C919缺乏的另一項能力是系統整合。蘭德2014年報告說,中國商飛一直困擾於C919設計的系統整合,中國商飛的設計團隊缺乏複雜系統與飛機整合方面的經驗。

台灣國立成功大學航空太空工程學系副教授賴盈志(國立成功大學官網)

台灣國立成功大學航空太空工程學系副教授賴盈志對大紀元表示,「民用飛機最難處應該說它是一個很大的系統,要經過很多不同的零組件或者程序,才有辦法把很多複雜的東西整合在一起,國際上其實也沒有幾個國家做得到。」

楊一逵表示,「C919最大的技術問題就是中國(中共)對客機製造與產業鏈技術的不成熟,從機體、機載電子、動力系統,到零組件,C919的組成幾乎完全依賴美歐供應商的供給。高精密的飛航機械不是簡單的把零組件,設備組裝在一起就可以了。這當中需要成熟的技術性人力、工程師,經驗與該產業鏈各種環境、設備與人力的配搭。」

楊一逵舉例說,即便台積電的廠房與機台落入中共手中,若沒有西方供應商持續的供應零組件與維修,沒有高階的工程師,沒有經驗與知識,空有台積電的廠房與機台,並不能產出與台積電相同效能與級數的產品。

中共國有企業普遍的分級管理方式也是存在的問題之一。蘭德報告說,這阻礙了實現複雜項目及時全面推進所需的交互通信和決策權下放。航空業分析師Richard Aboulafia認為:「中國擁有巨大的資源和大量的人才,但政府主導的技術複製體系卻為此帶來了災難。」

中共利用軍民融合 發展C919為軍用技術鋪路

中共商用航空業由中共空軍中發展而來,從來沒有完全私有化或從軍事母體完全分開。當2008年中國商飛公司成立時,其成員多有軍方的航天和導彈行業背景,具有運載火箭設計背景的張慶偉,被任命為首任中國商飛公司董事長。

蘭德報告指出,當時之所以將中國商飛從中航工業中分離出來,原因之一是為了方便外國企業為中國商飛的兩大商用飛機項目——ARJ-21翔鳳客機和C919客機提供飛機組件。中共政府當時希望或相信,如果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看到外國公司的貿易對象不是中航工業或其下屬單位,而是一家商用航空專業生產商,會放鬆技術出口方面的限制。

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的分析人員認為,中共航空製造企業正在把從與西方夥伴商業合作中學習到的創新理念、質量控制和先進的管理方法,轉移到軍用產品的製造中。

2016年4月15日,美國GE航空和法國賽峰集團的合資企業CFM開發的LEAP-1A發動機。複合材料製造的發動機風扇葉片系統是GE的競爭優勢所在。(REMY GABALDA/AFP via Getty Images)

對於商用客機的發動機技術是否也能轉化為中共軍用飛機這個問題,亞太航空專家白廣原(Bradley Perrett)認為:在高涵道渦扇發動機(high-bypass turbofan)方面學到的任何東西,都可以進入中國(中共)的軍用發動機項目,實際上也可以用於民用,但需要有專利。

楊一逵表示 ,「中國(中共)全力支持C919發展的首要戰略目的,是要透過軍民融合技術同步提升國防能力與經濟產能。C919的發展可帶動中國的航空產業,航空機械產業鏈與供應鏈。這對中國(中共)國防實力的提升極為重要的。同樣可以運用在C919的技術,也可轉為國防軍用的技術。換言之,中共強軍計劃已鑲嵌於新興科技與經濟發展之中,致力深化軍用及民用技術的雙向流動及對接,利用民間商用的經濟動能與跨國合作,協同推進中共的軍事能力。」

美國在2021年1月將中國商飛列入限制出口的「實體清單」後,在同年6月又將其移除,儘管中國商飛的母公司與部隊的聯繫而將其列入黑名單,美國始終未對C919商用飛機業務實施打擊。

當時,五角大樓在關於中國商飛的聲明中說,它決心強調和反擊中共「軍民融合發展戰略」,該戰略通過私營公司和大學,獲得先進技術和專業知識來支持中共軍隊的現代化。

美國航空業資深顧問斯坦利·趙(Stanley Chao)表示,中國商飛與軍方的關係在業內「眾所周知」,經過多年從外國合作夥伴和供應商那裡吸收知識,中共國有企業「現在有了基本的基礎和知識,可以自己製造 」。

楊一逵表示,中共發展C919還有另外兩個戰略目的,一是想要改變波音公司(Boeing)與空中巴士(Airbus)主導國際客機市場,達成三分天下的目標。雖然目前其能力與技術有限,尚有一大段距離。

二是倘若未來中共單邊以武力破壞印太的區域安全穩定,西方、印太與理念相同的國家集體對中共進行經濟與供應鏈制裁時,中共需要一套可以脫離西方制裁的供應鏈。因此,中共C919的發展是這深層戰略目的中的一個環節。簡言之,中共正在為一種長期鬥爭的環境進行準備。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