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難潮再現?中國年輕走線者談冒死出走原因

【2023年05月25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1949年後的中國多次出現過大規模逃難潮。如今,這些曾被認為已成為歷史的逃難大潮再次上演:大批中國人徒步穿越雨林,深夜涉海翻山,冒生命危險也要逃離。

週一(22日),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執行長界立建從推特發出一條消息:一位據說來自湖北的走線中年女子,在巴拿馬海域因撞船事件不幸遇難。據走線者介紹,出現事故的海域是走線途中最危險的海域。接應的蛇頭怕被警察發現,往往選擇深夜入海,且不敢開燈;風高浪急,船速又快,多條船同時下海後,極易發生海難。

很多中國年輕人看不到希望

此前一天(21日),來自內蒙古呼和浩特的「90後」馬瑞,和幾十名年輕走線者一起現身洛杉磯聖莫妮卡海灘,參與界立建等組織的「國殤之柱」圖片巡展活動,以紀念六四天安門屠殺殉難者、抗議中共暴政。他們拉動「國殤之柱」巨型條幅,盡情呼喊著口號。在人潮湧動的景點,人們紛紛打開手機相機記錄這一幕。

「一直以來,我在中國生活很壓抑,很多年輕人都看不到希望。」馬瑞告訴記者,「我看到中共迫害(人權)的一些真相,感到非常氣憤。」

2023年5月21日,今年3月5日抵美的走線者馬瑞,參加聖莫妮卡海灘的「國殤之柱」圖片巡展活動。(馬尚恩/大紀元)

學計算機的馬瑞經常翻牆,可以看到一般民眾看不到的很多情況,如烏魯木齊火災事件,及隨後白紙革命的視頻;去年河南封城期間,他還看到中共警察毆打富士康工人的視頻,「感覺他們太暴力了」。

馬瑞說,和其他人一樣,他上路之前研究了走線途中的不確定因素,包括生命風險,「但我願意冒這個險」。他今年元旦出發,歷經風險,直到3月5日才幸運抵美。

「在國內生活,共產黨太獨裁,它的所作所為太令人壓抑了。」馬瑞強調,「我不想在中國生活得半死不活,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會走線。」

沒想過被扣境外勢力的帽子

生於1998年的謝深,去年在參加上海街頭的白紙運動後,一直提心吊膽地生活,因為中共持續抓捕參與抗議者。幸運的是,在被當局找上門之前,他悄悄來到了美國留學。

當局給白紙運動扣上「境外勢力操縱」的帽子。「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一天,被我從小接受教育的『祖國』扣上這頂帽子。」謝深說,「我是幸運的,如果在國內被處決,也基本不會有什麼人知道。」

謝深坦言,他出國前甚至不知道有「六四」事件發生,「看到這個活動海報的時候,我甚至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他說:「上網搜索後,我看到事情的全貌,我感到震驚,感到荒謬:在首都北京,在天安門前,(中共)居然能這樣大規模屠殺民眾。」

更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一震驚世界的大事件,國內千禧一代鮮有人知,「這些事情擺在我面前時,我的世界觀是崩塌的」。

「它們(中共)為什麼掩蓋真相?明知是錯的還繼續做,這是什麼行為?」謝深相信有一天,更多的中國人會知道真相,從而加入反抗中共的行列。

法律人士:中共殘暴本性不會變

如何評價中共的走向?它會停止迫害民眾嗎?中國民主黨法律委員會主任曾躍美在受訪時表示,中共政權建立在暴力和謊言基礎上,建政後製造了無數滅絕人性的慘案,「它的殘暴本性是寫入黨章和『法律』的,根本上是無法改變的」。

曾躍美說,像六四學生一樣的改革呼籲者、那些為民權抗爭的良心人士不斷遭到抓捕判刑,證明中共毫無改良之可能,「我們應當徹底對中共放棄幻想,只有結束暴政,才能撫慰受害家庭的創傷」。

2023年5月21日,中國民主黨法律委員會主任曾躍美,參加聖莫妮卡海灘的「國殤之柱」」圖片巡展活動。(馬尚恩/大紀元)

來自大陸的張先生1989年從美國歸國途經香港,親見大批學生市民聲援北京學生,如今他也來到活動現場。他表示:「三十多年了,我們的自由仍然沒有得到,我們還要繼續不斷抗爭,喚醒更多人反對暴政。」

界立建在總結發言中表示,巡展遊行是為幫助更多人了解中共的邪惡獨裁。「中共不僅威脅華人、更嚴重威脅著全世界的安全。」他說,「我們希望更多人覺醒、拋棄對中共的幻想。結束中共,才是所有人安全的保障。」◇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