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突發戰爭 日本研討戰時血漿供應機制

【大紀元2023年10月10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呈工報導)俄烏戰爭硝煙未息,哈馬斯又向以色列開火,亞太局勢也隨著朝鮮核威脅與中共在台灣海峽及南海的軍事挑釁增加,爆發衝突的風險也在逐日升高。為了應對突發戰爭,日本防衛省正在探討自衛隊在戰爭狀態下的血漿供應機制。

10月6日,日本防衛省組織相關專家,召開了首次探討血液製劑的採購、長期保存,以及在戰場上可能使用的輸血方法等問題。

6名專家與防衛省官員共14人出席會議,防衛省就《自衛隊醫療機構‧能力的概要》等相關五份文件做了說明。其後,各位委員就相關問題發表意見。其要點為:關於軍人間輸血議題中的應注意事項、緊急情況下非典型(低滴度O型)輸血的必要條件、美式保存血小板全血製劑在日本運用的可行性及安全性等。

為確保血漿供應 自衛隊員將獻血

與此同時,日本防衛省發布了6份相關資料,在《關於自衛隊血液製劑使用的基本思考》中,闡述了輸血在戰爭中的重要性,強調基於戰爭的進展和狀態等,需要保證在所需時間與場所確保血液補給,要使防衛省和自衛隊能自主確保血液供應。

文件具體提出,戰爭爆發時,會有大量的負傷人員,確保及時供應血液製劑十分重要。因此,除了運用儲備的血液製劑外,在血液不足的情況下,作為最終方法,可在軍人中實施採血、輸血。文件給出了解決相關課題的方向性意見。

此外,防衛省從本年度開始已在自衛隊中央醫院(東京)實驗製造血漿製劑。製造血漿製劑所用的血,將以25萬自衛隊員為主。採血保存期為10年。此外,還要購入可同時運送8名傷員的大型急救車40輛,以及構建可移動式戰地手術系統等。另外,以日本西南諸島自衛隊駐紮地為中心將在幾年內建設冷藏庫。

日本政府在去年通過的《防衛力量整備計劃》中規定,2023年度,撥9000萬日元(約合60萬美元)用於血液保管等相關費用,同時繼續從日本紅十字會購入血漿,以防不時之需。

值得注意的是,該文件還將《中國(中共)侵略台灣的模擬(CSIS)》附在文件中作為「參考資料」,並將日本也納入參戰國中。該模擬借用了美國智庫戰略國際問題研究所(CSIS)今年1月9日發布的報告。

完善救助體制 確保血液供應

日本防衛省官網介紹,在戰爭醫療中,造成死亡的原因多是因受傷導致失血。在日本本月發布的《國家防衛戰略衛生措施概要——提高醫療戰爭受傷能力》中,列舉了美國在反恐戰爭中死亡原因的相關數據:在OIF(伊拉克自由行動)和OEF(持久自由行動)中受傷的4,596名士兵中,4,016人(87%)在被送往醫療機構之前在前線死亡;其中976人(24%)有生存希望。在有生存希望者中,氣管堵塞等致死者為11人,占9%;而流血致死者為888人,高達91%。

日本防衛省還在相關文件中介紹了俄烏戰爭中體現出的輸血戰略。2022年1月28日,俄羅斯向與烏克蘭接壤邊境增派兵力,與此同時,也將包含輸血用血液製劑等醫療物資沿著國境線移動,引起美國的關注與警惕。因此,美國高官判斷:俄羅斯已經具備向烏克蘭發動攻擊的能力。

去年2月17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獲悉,俄羅斯部隊向烏克蘭邊境移動的同時,除了周邊飛行的戰鬥機在增加,儲備用於輸血的血液等醫療物資也在移動。因此,他對俄羅斯聲稱撤軍之說持否定態度。美國防部長作此判斷的一個重要依據,就是血漿的儲備及隨部隊移動。

該文指出,在戰爭醫療中,輸血戰略十分重要,各國軍隊都依據軍隊規模、運用狀況制定和實施不同的輸血戰略。

鑒於此,該《概要》指出:必須確保在前線及時救護、及時轉移、緊急實施外科手術,以及實施外科手術所需的血液製劑。《概要》將傷員搶救過程分為四個層級,初級最重要的處置就是「積極的輸血治療」。

日本民間獻血情況

在日本,輸血用血液由日本紅十字會負責採集、管理、分配。今後,如自衛隊構建獨自的採血、儲存和使用系統,將部分脫離紅十字會,但一段時間仍需從紅十字會購買。

在日本街頭、大學校園等地,經常可以看到印有紅十字會標誌的獻血車,也有一些民間團體協助紅十字會徵募獻血。

10月8日,大紀元記者採訪了一位大阪地區獅子會的幹部,他們的獅子會長期幫助紅十字會做徵募獻血工作。據他說,日本各地的獅子會俱樂部,經常在各地區商店街、車站等人流多的地方開展獻血活動。每天獻血者大約有100人,其中女士比男士多一些。每人一次抽200cc~400cc,65歲的只抽200cc,而70歲以上的一般勸阻他們不要獻血。獅子會把民眾獻的血交給日本紅十字會。

(記者鍾元對本文有貢獻)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