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自主攻擊型無人機將上烏戰場

【大紀元2024年04月04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人類歷史上的任何一次戰爭,都沒有像今天這樣,詳細、真實地將其殘暴如此淋漓盡致地揭露出來,除了無所不在的攝像鏡頭以外,第一人稱視角無人機(FPV)起了決定性作用,它們已成為戰場雙方攻防必不可少的重要武器,人工智能也在快速加入進來。而所有這一切,都開始於烏克蘭戰場。

數不清的視頻顯示了烏克蘭戰場上,雙方消滅對手裝備和人員的真實圖像,那些在生命最後瞬間驚恐的眼神以及在槍彈、爆炸和火焰中痛苦掙扎讓人無法直視的畫面,被雙方用來顯示勝利,不加掩飾地公之於眾,以至於人們開始麻木,甚至不認為那是真實的。第一人稱視角無人機不僅是記錄者,也是這些殘酷畫面的製造者。

大規模自動化無人機群的破壞力和殺傷力可能是超乎想像的,其心理影響與物理破壞一樣大。從社交媒體流傳的無人機第一人稱視角拍攝的視頻,看到前線部隊被無人機撕成碎片的畫面,將給前線士兵造成嚴重心理問題。它們暗示敵人,無人機殺手一直在身後監視著他們的行動。特別是在雙方都備受彈藥短缺困擾的情況下,無人機被用來彌補地面炮火不足,並幫助穩定前線,它們正在快速改變戰爭面貌。

然而,更大的改變可能很快就會到來,那就是人工智能無人機。自主攻擊型無人機的想法和戰場前景,可能會給未來戰爭帶來噩夢,因為它只需要很少人甚至不需要人類操作員控制。當自主致命武器將人類決策者排除在外的時候,就是人類面臨真正危險的時候。不管人們多麼不喜歡這場戰爭和多麼討厭這些殺人武器,從戰爭敘事的觀點看,抗擊侵略的一方仍然受到同情和尊敬。但這並不等於任何一方可以沒有底線地追求戰爭目標。

基輔和莫斯科都已經看到了無人機在戰場上的巨大潛力,但在數量和能力上,目前俄羅斯暫時占有優勢,他們擁有數量可觀的海雕-10(Orlan-10)、柳葉刀(ZALA)和沙赫德(Shahed)以及其它無人機,其殺傷能力已經在戰場得到證實,它們不僅襲擊烏克蘭重要基礎設施,也造成大量平民傷亡。

而烏克蘭方面更意識到,在地面火炮彈藥短時間内得不到補充的情況下,無人機已成為維持抗擊俄羅斯入侵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其重要性還在不斷上升。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設定了一個雄心勃勃的目標,那就是在2024年製造100萬架無人機。看起來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數字,烏克蘭顯然正試圖創造紀錄,今年前兩個月就生產了20萬架無人機。其中許多是小型第一人稱視角攻擊型無人機,據說許多飛機是人們利用業餘時間在餐桌上組裝完成的。而這些飛機的開發是由新一代無人機團隊,結合前線實戰經驗和需求進行設計和測試。成熟後他們才會將其投入生產。

烏克蘭無人機製造商野黃蜂(Wild Hornets)聯合創始人德米特羅·普羅達紐克(Dmytro Prodanyuk)表示,100萬的數字不會嚇倒任何人,烏克蘭現在的產量是6個月前的幾倍。如果物流充足,無人機的產量不會是100萬,而是幾個100萬。普羅達紐克與烏克蘭數位轉型部長費德羅夫(Mykhailo Fedorov)的觀點一致,後者也相信只要有足夠的資金,就有可能生產超過200萬架無人機。

最初,很少有軍隊指揮官相信第一人稱視角無人機的能力,直到前線部隊開始裝備並利用這些小型無人機取得相當大的戰場效果以後才被全面接納。普羅達紐克認為,烏克蘭製造FPV無人機的主要瓶頸是缺乏資金。如果分配給眾多無人機製造商的資金得到更好的管理,產量將會迅速增加。特別是在戰爭狀態下,沒有人想借此發國難財。

野黃蜂生產多種不同功能的小型無人機,它們可携帶1.5到2.5公斤的有效載荷,攻擊範圍在10到20公里,成本在450到550美元之間。它們可以摧毀坦克、步兵戰車、火砲和防空系統等幾乎一切戰場目標。普羅達紐克認為,在無人機上花費的每一個美元都會對俄羅斯裝備造成大約200美元的損失。

小型無人機受到的最大挑戰是電子干擾。普羅達紐克表示,他們必須不斷更新設計,以對抗俄羅斯的電子戰。儘管俄羅斯部隊在前線部署了大量的反無人機干擾器,但硬件、戰術和操作員技能的結合,意味著無人機在前線的滲透率仍然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它們大部分都能夠到達俄羅斯人的陣地。

為了增加操作員對無人機的控制距離,雙方都在利用無人機作為無線電中繼,並使無人機能夠到達無線電訊號可能被地形或建築物遮擋的地方。最近,野黃蜂開發了一種被稱為蜂后(Queen Hornet)的新平台,不僅充當中繼器,而且還是攻擊型無人機的母艦。這使攻擊型無人機可以在前線附近待命時間更長,飛行中繼器可以提供更大的射程,打擊火砲和其它目標。

進一步的發展可能更令人驚訝,它將涉及人工智能的應用。第一批具有自動目標識別功能的烏克蘭FPV無人機已經投入使用。請注意,在這裡普羅達紐克並沒有說這些無人機具有自主攻擊能力,這在概念上有很大不同。自主導引系統比熟練的人類飛行員反應更快,命中率更高。普羅達紐克說,野黃蜂在這一領域很活躍。他認為這將是FPV無人機發展的關鍵轉折點,因為自動目標導引具有巨大潛力。

無人機帶來的主要變化是作戰範圍不斷擴大。目前人工智能還沒有完全接管人類的職能,但是隨著無人機自主能力的增加和全自動無人機的大規模使用,將使情況發生根本改變。它首先會帶來一個明顯的變化,就是更多的無人機可以同時飛行,因為沒有無線電鏈路和頻寬的限制。以前,人們看到的畫面都是單個無人機對單一目標的攻擊。而自主無人機可以實現一群無人機對一個區域内的所有目標同時發起攻擊,其效果所產生的誘惑,足以促使戰爭雙方加快推動自主無人機的發展。

普羅達紐克說,相信首次使用人工智能的自主無人機將在大約半年內到來,大約一年後,可能就會看到,大規模使用能夠獨立選擇和打擊目標的無人機。

大規模自主無人機攻擊,究竟會產生什麼影響,目前還無法確定。但從現有無人機的使用效果來看,其意義非同小可,甚至可能會取代其它地面炮火,成為戰場上的主導力量。普羅達紐克難以掩飾對自主無人機戰場能力的期待,他說,「將會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發生!」

他的話非常耐人尋味,似乎他也不知道會帶來什麼樣的確切後果,但他肯定那一定是人們前所未見的。

在普羅達紐克的言論中,我們沒有看到對人工智能接管殺戮機器的恐懼,以及對自主致命武器「人類在環」的道德承諾。特別是在陷入戰爭苦難並受到重要軍事援助中斷的不確定因素影響的艱難時刻,烏克蘭是否還能夠顧及並管理好一個國家的道德責任,並不令人樂觀。

而俄羅斯在追求戰爭目標的道路上更是不擇手段,甚至不斷拿核武器威脅西方停止對烏克蘭的支持。對於在戰爭中有利可圖的人工智能應用,除非受到技術條件的限制,否則俄羅斯可能不會因其它道德責任主動放棄發展效率更高的武器裝備。

當然,希望這種判斷並不符合事實。不幸的是,在烏克蘭戰場上首次出現自主殺人機器的可能性很大,需要國際社會發出警告,或採取措施施加影響。但是,做出這種努力並收到實際效果的可能性似乎不大。事實上,至今國際社會也沒有就此問題達成共識。儘管美國已經提出約束自主致命武器發展的道德倡議,希望形成一個有約束力的國際條約,但是包括中共、俄羅斯在内的許多國家都尚未做出任何實質性的響應。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關注《時事軍事-夏洛山》: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6pro4fi585ppZp9ySKkwd0W19f0c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