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以色列空軍 打擊哈馬斯的主要手段

【大紀元2023年10月18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以色列國防軍在社交媒體上一直非常活躍。自10月7日哈馬斯發動襲擊以來,他們的頁面提供了最新活動情況和空襲影片。一些影片還顯示了「鐵劍」行動中使用的武器裝備,以色列空軍似乎正在使用其可以使用的所有作戰飛機。

以色列空軍(IAF)於1948年以色列獨立戰爭期間成立。近幾十年來,以色列空軍一直強調的最主要能力就是對地攻擊。儘管在以色列空軍現有裝備序列中,甚至還沒有專門的轟炸機,但是以色列空軍的所有戰鬥機的主要職能,都側重對地攻擊的任務能力。這些職能甚至在這些飛機採購的最初階段,就已經進行了規劃。因此,所有以色列版本的戰鬥機,包括F-15、F-16和F-35都非常注重對地攻擊武器的掛載量和遠程精確對地攻擊能力的發揮。而相對來說,以色列空軍並不像世界其它空軍那樣更突出地強調空戰能力,因為在中東以色列空軍已經沒有空對空作戰的競爭對手,這使他們可以大膽地將注意力更多地分配給對地攻擊任務。

根據全球火力排名,以色列軍隊在145個國家中排名第18位。以色列國防軍約有17.3萬名軍事人員。以色列的空軍擁有581架飛機,在129個國家中排名第9。其中包括251架攻擊機、128架直升機、10架空中加油機、23架特種任務飛機、15架軍用運輸機、154架教練機,以及另外數十架包括F-35在內的正處於採購過程中的其它作戰飛機。

以色列空軍機隊主要以F-15和F-16戰鬥機為基礎,其中也包括數量並不是很多的F-35隱身戰鬥機。

以色列的F-15機隊分為兩個主要分支,F-15巴茲(Baz)和F-15I拉姆(Ra’am)。Baz多年來一直在升級,配備多功能顯示器、相控陣(AESA)雷達,並不斷豐富使用對地攻擊彈藥的能力,使這些飛機與更先進的Ra’am的作戰能力已經不相上下。

在此次對加沙地帶的空襲行動中,F-15的典型配置似乎是三枚GBU-31(V)1聯合直接對地攻擊彈藥(JDAM),以及Elta(ELL-8222)電子對抗(ECM)吊艙。這些飛機都沒有掛載外部油箱,而且空對空武器僅限於兩枚短距空對空導彈。聯合直接對地攻擊彈藥似乎配備了MXU-735A/B實心栓,與標準配置相比,它們具有更強的穿透力。

以色列空軍更大的機隊由F-16「戰隼」組成,分為F-16C/D巴拉克(Barak),以及F-16I蘇法(Soufa)。

以色列是美國以外最大的F-16營運商,自開始服役以來,F-16一直是以色列歷次軍事行動的主力。巴拉克機隊多年來一直在不斷地升級,並不斷地獲得新的能力。

F-16典型的對地攻擊配置,通常配備4枚GBU-31(V)1聯合直接對地攻擊彈藥,機腹中線上的一個外部油箱和機翼掛架上的兩枚空對空導彈。以色列的F-16也是唯一能夠在內部塔架上掛載聯合直接對地攻擊彈藥的飛機。

以色列空軍將F-35命名為阿迪爾(Adir),在希伯來語中,Adir是全能者的意思。截至今年1月,以色列已經收到了總共33架F-35戰鬥機。到2024年,以色列將收到50架F-35。最終,以色列F-35機隊的飛機總數將達到75架。

以色列現有的F-35戰鬥機分為三個中隊,駐紮在以色列南部的內瓦蒂姆空軍基地。從那裡,以色列的F-35無需任何空中加油,其作戰半徑就可以覆蓋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約旦、埃及、土耳其以及沙特阿拉伯大部分地區的目標。以色列甚至可能擴大F-35的航程,以便在不需要空中加油的情況下,攻擊伊朗境內的目標。

有趣的是,迄今為止社交媒體流傳的視頻和圖像中,並未顯示拉斐爾「香料」(Spice)炸彈等以色列製造的智能炸彈參與行動的情況。

香料人工智慧炸彈,具備主動目標識別功能,可以準確識別並精確打擊目標。這種炸彈可以配備在F-16戰鬥機上,其最新型的香料250,最大射程達到100公里。

總體上,今天以色列空軍給人的印象是強大的現代化武器裝備,加上專業的戰術手段。以色列空軍將一直承擔戰爭中的重要角色。即使在接下來的大規模地面行動中,以色列空軍仍將發揮巨大的聯合作戰能力和對地攻擊優勢,並決定著整個戰爭的進程。

10月13日,美國空軍宣布F-15E戰鬥機已抵達中東,美國希望在這場持續的衝突中,通過顯示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來發揮地區穩定的作用。美國空軍中央司令部表示,第494遠徵戰鬥機中隊的F-15E攻擊鷹的先進技術,將使美軍能夠應對任何危機或突發事件,並在與對手的交戰中擊敗對手。

在F-15攻擊鷹抵達之前,美國的A-10攻擊機就已部署到該地區。A-10被認為不適合參加在印太地區與中共的高端競爭。但它在中東地區的歷次反恐作戰中表現出色,這也是美國將一部分經過升級改裝後的A-10部署到中東地區的主要原因。

相比之下,哈馬斯手上除了步兵輕武器以外,就是各種自製的火箭彈和無人機。在這種火力對比情況下,即使雙方被拖入城市巷戰,哈馬斯也沒有多少勝算的機會。

哈馬斯對以色列國防軍造成傷亡的最大可能就是透過以色列人質或巴勒斯坦人肉盾牌,將以色列軍隊拖入城市廢墟和地下隧道,進行肉搏戰。這也是以色列軍隊下一階段戰爭中將要經歷的最大考驗。

以色列是否會如哈馬斯所希望的那樣,在城市地下狹小的隧道內與哈馬斯進行肉搏還很難說,因為戰鬥畢竟還沒有進行到那樣的過程中去。

目前,加沙巴勒斯坦人的命運越來越受到全世界的關注,他們的出路可能是一個更大的,不是在短時間能夠得出結論的話題。但是在所有問題中,寄生在巴勒斯坦人身上的哈馬斯,可能是現在對巴勒斯坦人命運威脅最大的問題。

哈馬斯挑起了這場螳螂與火車之戰。他們偷襲以色列最初取得的所謂勝利的全部意義在於,他們向全世界證明,他們是一群毫無人性的恐怖主義罪犯。

哈馬斯引來殺身之禍以後,非但不敢站出來承擔後果或採取措施降低巴勒斯坦人的損失,相反卻號召巴勒斯坦人擋在哈馬斯與以色列軍隊之間作為人肉盾牌,甚至以打擊巴勒斯坦平民目標並嫁禍給以色列,來轉移國際視線,使事態以進一步複雜化。

10月17日,位於加沙的阿赫利阿拉伯醫院發生毀滅性爆炸,造成數百人死亡,巴勒斯坦官員將這次攻擊歸咎於以色列。這次大屠殺引發了新的抗議活動。

事件發生後不久,以色列軍方表示將公布證據,包括無人機拍攝的畫面和截獲的對話等,證明伊斯蘭激進組織應該對加沙這家醫院受到的致命攻擊負責。

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丹尼爾‧哈加里(Daniel Hagari)說,我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有人嫁禍以色列。哈加里表示,爆炸發生時,沒有以色列飛機在醫院地區執行任務。而且,這些爆炸的影響不是以色列戰鬥機使用的武器所造成的那種典型的破壞類型。

爭論不會以任何一方的辯解而告結束。在這場人為製造的災難中,哈馬斯正在挑起輿論混亂,從而影響以色列即將開始的下一步行動。不過我們似乎已經看到,以色列消滅哈馬斯的決心,沒有在輿論壓力下產生任何動搖。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關注《時事軍事-夏洛山》: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6pro4fi585ppZp9ySKkwd0W19f0c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