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失敗案例多 專家:中共假大空

【大紀元2023年10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報導)台灣財團法人國策研究院舉行「中國帶路戰略十年總檢討座談會」。專家表示,「一帶一路」白皮書歌功頌德所描述景象與中國經濟崩壞情況,形成強烈對比。還有專家指出,10年前他就認為「一帶一路」內容空洞,形成中共「假、大、空」狀態。

中共舉辦的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18日結束,儘管當局宣傳的參與國陣容「強大」,但與上屆論壇參與國的數量和影響力相比已大幅縮水。台灣財團法人國策研究院今天(19日)舉行座談會,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執行長董立文指出,國際社會長期以來對中共「一帶一路」的質疑主軸,是債務外交與新經濟殖民主義。

中共「一帶一路」大撒幣 為什麼不照顧貧苦中國人

董立文分析國際社會質疑「一帶一路」的原因有三:第一,透明度低,增加貪污腐敗的風險;第二,開發模式封閉,當事國難以參與;第三,高額債務對沿線國家及中共自身都帶來風險。另外,政權更迭、政黨輪替、地方政府、社區人民反彈與恐怖攻擊,而帶來的當事國毀約、重新訂約與議價、主動減債或直接擺爛放棄等不良後果。

他表示,今年習近平缺席G20峰會和聯合國大會,加上花了2,248億元人民幣舉辦杭州亞運,卻沒能換來亞洲各國領袖的捧場,標誌著中共被世界孤立。這次大規模舉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即便中共首度公布的「一帶一路」白皮書,充滿抽象、華麗詞藻與歌功頌德的堆砌詞語,但卻無法掩飾內容的含混與矛盾,更與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崩壞的現狀,形成尖銳的諷刺對比。

董立文說,他看完今年白皮書發現,中共當局大打數字迷糊仗,提出更多含混數據,前後對應不起來,並且使人無法理解。他認為,其實有另一組數字值得大家關切:中共國務院10日公布,中國目前低收入人口至少有6,600萬人。但各界都認為,實際數字應更高。根本問題在於中國經濟與社會存在這麼多嚴重問題,那麼中共為什麼不照顧自己國民的發展與福利,而要推「一帶一路」去全球大撒幣?大浪費?

「一帶一路」失敗案例多 中共假大空

一帶一路10年vs經濟崩壞 專家:中共假大空
台灣財團法人國策研究院院長田弘茂。(鍾元/大紀元)

國策研究院院長田弘茂說,10年前中共提出「一帶一路」,原設想要建造中國到世界各地的海陸通道和經濟走廊,目的是為追求全球強權地位,所鋪造的經濟、軍事及其它基礎架構和設施,重點包括蓋鐵路、公路、港口、機場和大型水壩,所有的這些項目基本上在過去10年屬於大型的工程。這些項目有些是成功的,但是大部分是失敗的案例,導致若干參加這些項目的國家迄今債台高築、負債累累。

田弘茂說,「現在我們回顧中共一帶一路的一切所為,當然看到十年前和今天相比,中共所面對的內外情勢發生了重大變化。中國內部的能量,包括經濟、金融方面的能量,已經不再能夠依照原來以建造大型工程這種項目再繼續下去。因此藉著舉辦這次一帶一路論壇,我料想中共已經或是會提出完整的未來修正版本。」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范世平指出,早在10年前,他參加過「一帶一路」的相關會議,就發覺是「假大空」的狀態,整體框架很大,內容空洞,卻是把很多既定要做的東西,全部都歸到「一帶一路」去了,稱為是所謂「偉大的」工程。但「一帶一路」經過10年的實情是意大利(台譯義大利)等國要退出,並且讓第三世界國家債台高築、貪污腐敗,目前來講,實際的情況可能是一個大的爛尾項目。

一帶一路10年vs經濟崩壞 專家:中共假大空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范世平。(鍾元/大紀元)

范世平說,最近有一本禁書《崇禎:勤政的亡國君》忽然下架了,該書封面有一句話:「昏招連連步步錯,越是勤政越亡國」。習近平搞的「一帶一路」,當然他很積極、很努力,可是搞了10年的結果,會不會真的是「昏招連連步步錯」、「越是勤政越亡國」呢?中共在沒有監督制衡情況下,這種像「一帶一路」大手筆的爛帳還很多,應該誰來承擔責任,恐怕會是13億中國人民繼續被割韭菜的結果。

座談會主持人、國策研究院資深顧問、中華民國前駐美大使高碩泰說,中共在大陸宣傳「一帶一路」等什麼都是「大」,但除了「大」之外,當然還有「假」和「空」。可是不管「大戰略」、「大布局」、「大外宣」、「大國夢」,其實在每個「大」的後面,都可以加一個大問號「?」大家可以從這個地方切入,去思考一帶一路對中國、對全球代表的意涵跟影響。

一帶一路10年「新雁行」體系失敗 參與國家陸續退出

一帶一路10年vs經濟崩壞 專家:中共假大空
台新金控首席經濟學家李鎮宇。(鍾元/大紀元)

台新金控首席經濟學家李鎮宇說,中共想發展出以大陸為首的「新雁行」體系,他們帶著技術、公司、移工、工程師到當地,並要求沒有錢的當地政府與合作企業跟中國銀行借款,以推動建設。然而創造的就業機會很少留給當地,多數是留給中國人,利潤也是中資企業獲得,而留給當地的反而是高額債務。

李鎮宇提到,日本的「雁行理論」是帶著技術、資金前往當地,日本公司和當地公司、資金合作,協助當地產業升級並創造就業機會。這樣的結果是「日本往前飛,後面帶著一群雁一起飛」。然而中共的「新雁行」體系,讓大家知道真相就不要參加、退出了。這樣最後的結果是「中共往前飛了半天,結果回頭一看,發現只有自己在飛,其它後面的雁子都飛走了」。

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林正義表示,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美國直到川普(特朗普)政府對中共進行貿易談判、貿易戰,才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轉變為明顯不信任,除批評中國(中共)藉該倡議輸出不當影響力,更透過「債務陷阱外交」,使發展中國家陷入更大的經濟困境,再順勢掌控海外重大基礎設施。

林正義說,川普簽署2018年《更好地利用投資促進發展法》設立新政府機制「美國國際發展金融公司」,擴大對外援助的工具與能量,也是美國回應與抵制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重大依據。2019年川普政府與日本、澳洲推出600億美金「藍點網絡」(Blue Dot Network)支持全球高品質基礎設施,拜登政府延續並於2021年在《重建美好世界》方案下,擴大成為G7的集體計劃。2022年在德國舉行G7高峰會,拜登號召建立「全球基礎設施暨投資夥伴關係」,並在2027年前集資6,000億美金,協助發展中國家基礎建設。

中共日前舉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林正義表示,隨著中國經濟成長遲緩,加上中共對海外投資的資金自2018年以來已持續枯竭,對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關注不可能一如過去。相較而言,拜登與G7的集資才真正要開始落實。隨著意大利計劃退出一帶一路,歐盟國家只有匈牙利出席第三屆高峰論壇,G20國家也只有俄羅斯、印尼領袖出席。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