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戰爭加速兩大陣營對立 以色列中國夢碎

【大紀元2023年10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俄烏戰爭以來,中西方兩大陣營形成對壘局面,近期爆發的以巴衝突加劇了這種趨勢。儘管以色列努力平衡與俄羅斯、中共的關係,但兩國都公開敵視以色列,這似乎出自陣營的立場,而非雙邊關係。

以色列在極度失望的情況下中國夢碎,會不會拋棄傳統的「政經分離」,對中共政權去風險化?

中共為何首次批評以色列?

與前兩屆相比,最近在北京舉辦的第三屆「一帶一路 」峰會的場面顯得有些寒磣,西方國家領導人基本缺席,來的多是全球南方的小兄弟,這使得這個當初以經濟為主題的論壇,反而充滿了強烈的中西陣營對立的地緣政治色彩。

這次峰會是在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恐怖襲擊背景下舉行的,觀察人士普遍認為,哈馬斯敢於以小擊大,背後不僅僅是伊朗,同時還有俄羅斯和中共,俄羅斯、中共和伊朗結盟的態勢更加明顯。

中共也似乎放棄了以往在中東問題上小心翼翼的平衡做法,恐怖襲擊發生後,拒絕譴責哈馬斯,甚至連「哈馬斯」的名字都沒有提及,而代之以「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

10月14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與沙特外交大臣通話時,首次批評以色列的行為已超越自衛範圍,應該停止對加沙民眾的集體懲罰。

在第二天與土耳其外長的通話中,王毅把恐怖襲擊歸結為「巴勒斯坦生存權長期不能落實」,中共將繼續站在「和平公道」一邊,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維護自身民族權利的「正義」事業。

知名評論人士橫河在其節目《橫河觀點》中說:中共這次很可能在中東戰略上有一次新的嘗試,甚至可能已經確定了一個中東戰略,不再假裝中立狀態了,真的是要站在一方了。雖然中共一直支持巴勒斯坦,像這次這麼明顯的站隊,我記得是第一次。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駱亞/大紀元)

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對大紀元分析說,以前蘇聯支持以色列反對英國對巴勒斯坦地區的統治,把以色列看成是盟友,中共也跟著支持,60年代中蘇分裂以後,中共要去當第三世界領袖,才轉而支持巴勒斯坦。

「後來鄧小平搞務實外交,開始搞平衡,對第三世界疏遠了很多。習近平上台後把美國當成頭號敵人,就按毛澤東的統戰理論,以色列是美國的鐵桿朋友,分化不了就作為對立面,屬於戰的一方,把以色列當成美國的跟班來去對付,所以這是一個轉折點。」

如果放到更大的國際環境下,不難發現,本次以巴衝突就更不簡單,它可能是俄羅斯、中共和伊朗聯合挑戰美國領導的全球秩序的一次操練,而在此過程中,真正的戰爭可能已不再是槍炮,而是爭奪全球話語權和人心。

在中共看來,巴勒斯坦在表面上符合殖民主義和壓迫理論的所有要件,面針對將加沙居民當成肉盾和人質的哈馬斯,中共藉機高調門發動起認知戰,意圖帶動全球輿論。

馮崇義表示,哈馬斯打以色列完全是恐怖主義行動,抓平民當人質,婦女兒童、外國人一起抓,這本質上不是戰爭。哈馬斯非常狡猾,它在搏一個東西,你敢打我就會死很多無辜平民,全球左派和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就會去譴責以色列。

「為什麼拜登要親自出馬到以色列,就是告訴以色列採取更有效的方式,在消滅恐怖組織的同時,如何減少平民的傷亡,如何更加充分做好信息戰和認知作戰,不急於求成。」他說。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鍾志東。(鍾志東提供)

「這是哈馬斯希望能夠正當化它的手段。」台灣國家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鍾志東博士告訴大紀元,「假如人肉盾牌發生功效的時候,說不定整體國際輿論就會不一樣,哈馬斯就達到其目標,站在巴勒斯坦立場上的中國(中共)跟俄羅斯又得到一個正當性。相較之下支持以色列的美國和歐洲的一些盟邦方,就會陷入一個困境,所以說給以色列出難題。」

以巴衝突下的俄中伊的陣營行動

俄羅斯、中共和伊朗正在形成一個新的軸心,這三個國家政治制度與意識形態上雖然不同,但因反美利益而結成同盟。在這次以巴衝突中,三方都公開敵視以色列,似乎出自陣營的立場,而非雙邊關係。

因為就雙邊關係而言,以色列一直以來試圖平衡與中共、俄羅斯的關係,在俄烏戰爭中,以色列拒絕了向烏克蘭運送武器的所有要求。而與中共的關係上,以色列深度參與「一帶一路」,也是西方技術輸出中國的後門。

伊朗幾個月來一直在尋求統一各條戰線來對抗以色列,這三個國家對以色列的一致譴責,可能是一種反美、反西方一致的陣營行為。

實際上,早在2019年12月下旬,俄羅斯、伊朗和中共就在印度洋和阿曼灣舉行了海軍演習,努力打造一個反美集團的形象。2023年7月4日,正值美國國慶日,伊朗加入由俄羅斯、中共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SCO)。

特拉維夫大學東亞學系漢語言學與東亞學終身教授張平在社交媒體X上認為:以色利和烏克蘭戰前,都是跟中國(中共)關係不錯的國家,但戰爭一爆發,這些友好關係全都沒用了。因為中國(中共)現在的行為準則是「陣營準則」,中以關係再好,好不過中俄伊陣營的整體戰略,抵消不了以色列本質上屬於西方陣營的事實。

「即使沒有所謂的領土主權,甚至於安全議題衝突的可能性,在以巴問題上,中國(中共)也會去支持巴勒斯坦」 ,鍾志東說,你要把美國的因素放進來,才能夠理解為什麼中國(中共)跟俄羅斯會來挺穆斯林國家,跟以色列競爭。

馮崇義表示,現在不像第一次冷戰時期,是兩種意識形態和兩種制度的對壘,現在自由民主世界陣營沒變,但它的對立面複雜了,不再純粹是共產主義。有共產中國作為大本營,加上俄國帝國主義和伊斯蘭極權主義,還包括一些恐怖組織。這個陣營也不像以前那麼密切,一方面在互相合作,一方面同床異夢,但是在共同對付以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角度上講,它們是一個陣營,可以說是專制主義陣營。

鍾志東認為,現在的確可以看到俄羅斯、中國(中共)、伊朗跟朝鮮四個國家抱團取暖。在中俄勢力的消長之下,中國(中共)現在等於變成是領頭羊,來跟歐美的西方國家競爭,這就是為什麼普京會吹捧說習近平是真正的世界領袖。

「但一下子歸類為集團對抗,好像全球都要選邊站隊,也不盡然。各國還是有特殊的考量,有些國家可能認為安全議題要重於經貿,有些認為經貿優於安全。」

他說,像這次參加一帶一路峰會的這些國家,大多數都是發展中國家,對它們來講,經貿的重要性可能會放在前面。但像菲律賓等跟中國周遭有領土糾紛的國家,會有安全上面的考慮。

「美國開始也是希望能夠跟中國政經分離,可是實際上最後碰到了價值理念和地緣戰略競爭的時候,經貿議題就會被壓下來,這時候安全、政治的重要性就會拉高起來。」

鍾志東說, 「兩大集團的競爭是存在的,但至於說這種競爭關係是不是代表雙邊關係不重要了,還不見得。」

10月18日,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等參加「一帶一路」國際論壇的外國領導人合影。(Suo Takekuma-Pool/Getty Images)

以色列中國夢或碎

在全球化時期,經濟話題能夠化解制度與意識形態的隔閡,這就是所謂「政經分離」,以色列在這方面尤為明顯。

張平在社交媒體X上寫道:在全球化時代「陣營」意識大大弱化,國家之間的相互關係超越了陣營。像以色列、澳大利亞這樣的美國盟國,會把戰略港口交給中國,歐洲國家會把自己的能源生命線交到俄羅斯手裡。

「以色列還是一帶一路國家,而且不是名義上的國家,是真刀真槍參與進去了的。以色列兩個最大的戰略港口:海法港和阿什杜德港,都在中國人手裡,美國軍艦去以色列,都不敢靠港。」 張平寫道。

但隨著俄烏戰爭和以巴衝突,情況可能發生了變化。俄烏戰爭中,由於中共沒有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東歐國家紛紛取消與中共的對話機制,歐美國家對中國供應鏈進行去風險化,所謂「政經分離」原則漸漸失效。

現在以色列對中共不譴責哈馬斯的行為非常失望,以色列這次會對中共進行去風險化嗎?

馮崇義表示,以前美國給以色列很大的自由度,以色列本身也去打擦邊球,想利用中國的市場。現在這樣情況下,中國(中共)這樣的站位是不能原諒的,以色列傷得很深,它要做一個大調整。

鍾志東表示,以色列本來希望在政經分離之下,能夠跟中國發展一定的經貿關係,可是這一次一定會讓整個重新思考。

「假如中國(中共)對巴勒斯坦的支持程度,到以色列沒有辦法接受,或因中國(中共)親巴勒斯坦,所謂政經分離就可能就會破功。一定會影響到以色列跟中國(中共)的經貿關係,譬如說兩個重要的港口現在被中國(中共)掌控話,在這一次事件之後,以色列會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同時強化以色列跟美國的合作,然後來反制中國(中共)在中東的擴張。」

鍾志東表示,北京之所以會有這種集團對抗,是因為中國經濟,假如中國經濟沒法維持持續成長,甚至面臨經濟危機的時候,就會欠缺全球的影響力。

「以前美國是協助中國崛起的最大力量,現在美國把(共產)中國定位為競爭對手,就會遏制(共產)中國的崛起,不會像以前很天真的想,說(共產)中國崛起後漸漸會民主自由化。」

他說,美國跟歐洲越來越清楚了,俄羅斯能夠持續能夠打那麼久,沒有中國(中共)在經濟上面的跟外交上面的支持的話,可能會更困難。中共對俄羅斯的支持,也讓歐美國家更認清與中共沒有辦法合作的一個本質。

「所以他們會不斷的強調去風險,不再強調像過去強調所謂的政經分離,而會把經濟放入政治跟安全上加以考量。實際上這也是中國(中共)的做法,因為中國(中共)從頭到尾都是把經濟政治化,把經濟當作一個政治的一個工具,增強在全球的影響力。」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