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李克強之死將加速中國政局突變

【2023年11月07日訊】李克強死因可疑,矛頭都指向了習近平當局。而習當局的應對,其實就是「維穩」二字,實在糟糕。

第一,面對質疑,不對李的死因和過程給予足夠的、合理的、可信的解釋(當然,中共向來如此);第二,鉗制輿論,壓制各界對李的悼念(例如傳300萬人悼李克強,北京「嚴厲批評」安徽省委);第三,利用「死人捧活人」,如訃告和官方發布的「李克強同志生平照片」都凸顯習的「核心」地位和李的恭順。

11月2日,李克強遺體火化,一切似乎平靜。然而,平靜只是假象,深處暗流涌動。習可能也一定程度感受到了李克強家人、中共元老、官員和各界人士的強烈反抗情緒。

其一,李家不會罷休

從央視畫面可以看到:遺體告別時,習打破慣例攜彭麗媛同來,但李克強夫人程虹對習眼色極冷,沒有交談。甚至李克強的女兒都沒有出現在鏡頭中,有論者解讀為 「她非常堅決地抵制與習近平等人握手」。如果李克強家人認定李死得不明不白,這勢必成為將來中共政治惡鬥中的一張牌,反習勢力以此攻擊習近平,「用死人打活人」,習將很難自辯。

其二,「團派」憤恨

與李克強有深厚關係的胡錦濤未現身葬禮。對比李鵬、李克強葬禮,兩人規格一致,但李鵬葬禮江澤民出席。江澤民葬禮,胡錦濤也有出席。李克強是胡錦濤的「團派」嫡系,然而「二十大」上「團派」團滅,李克強裸腿、胡錦濤也被架出會場。這次胡錦濤未參加李的葬禮,是病得嚴重來不了還是習不准許?「團派」是個寬泛的概念,與「太子黨」、「紅二代」相對,泛泛指平民出身的官員,是中共官員階層的主體,但很難派到金字塔頂尖和占據肥缺、實權位置。現在「習家軍」一家獨大,「團派」恨得要死,沒有能力造習近平的反,拆台還是有能量的。李克強生前沒能凝聚「團派」(習也不允許),死後反倒可能成為 「團派」大聯合的一面旗幟。

其三,中共政治老人人人自危

這次元老集體缺席李克強的葬禮。固然,2012年「十八大」習上台後,做了很多動作,對中共元老的監控全面加強,包括新華社在播報黨國領導人遺體告別式時,除現任國家級正職領導人和前任總書記之外的領導人,其他退休元老,一律不再提及,都以「等」字代替。但是,這並不妨礙政治老人們對李克強的同情和對習近平的仇視。李克強突然死亡,難道這種命運就一定不會落到自己頭上?人人自危。

不僅於此,日前有人爆料:由於中共政權經濟面臨危機,習向權貴家族收財產;現在除了兩家,所有權貴家族都上交了部分財產以換平安。「開始大家讓習近平上來,作為他們的共主,是為了來保住紅色江山、保住他們的利益。習近平口中說保住黨的家業,其實是保住各個家族的家業,結果後來習一股獨大,把原來各大股東、各個家族都排擠,邊緣化甚至於滅掉,就引起他們的不滿。」現在各大家族 和習已經刺刀見紅,徹底反目了。習現在用的人,基本是自己的閩浙舊部,是過去的祕書、打手。

而中共政治老人又有幾個是善茬呢?一定會想方設法把習扳倒。

其四,民眾覺醒:李克強的人生悲劇說明通過改變中共來復興中國的道路走不通

李克強也曾是有抱負的青年,文革後的1978年考入北大,想走這樣一條路:加入中共,手中有權力了之後再改變中共,引導中國融入民主世界。李畢業時送同學留言說:「有的人不曾以強力取勝,卻以真誠、忍讓、善良感人。其實,這是生活中真正的強者。」

但現實呢?李雖高貴為中共「二號人物」,但沒能實現理想,活得窩囊,死也不明不白。他的北大同學評論道,「李克強確確實實是被這個制度給害成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你說他是鬼吧,他其實懷著一顆仁愛的心,但你說他是人吧,在那個制度下,他至少要背書吧,他不能制止,他聽任了很多壞事的發生。」這就說明,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一定要退出共產黨,在共產黨之外,另謀中國的出路,中國才有希望。」

2004年《九評共產黨》一書橫空出世,戳穿中共的畫皮,激發中國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迄今超過4.2億人。李克強的人生悲劇,從反面證明《九評共產黨》給中國人指出的道路才是光明的,也將導引更多的中國人「三退」。而沒有共產黨新中國正破薄欲出。

結語

李克強的安保由中央警衛局負責,中央警衛局又由習近平的親信蔡奇直接掌控。李克強死因可疑,習當然負有責任。習近平和習家軍現在成了眾矢之的。當然,這不是說一定就是習下令謀殺的,習家軍裡面倒有些人可能有這個動機。習當局想解套,放出很多傳聞,想把責任推給其他派系、其他人。但是,這個世界從不乏明眼人。自己把自己套進出容易,想解套可就很難了。李克強之死已經成為一個標誌性事件,刺激中共政治勢力重新組合,反習勢力在大聯合,民眾也在覺醒。中國巨變的那天已經不遠了。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