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康生為什麼被毛澤東提拔重用?

【2023年11月21日訊】康生是百年中共史上臭名昭著的「政治打手」。他陰毒險惡,心狠手辣,毫無底線,根據毛澤東的意圖,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害人無數。

康生兩次得到毛提拔重用

康生一生有兩次得到毛澤東提拔重用:第一次是在延安整風時期;第二次在是文化大革命期間。

1942年,毛髮動延安整風運動,目的是確立毛在中共黨內的核心領導地位。毛搞延安整風,主要依靠中央總學習委員會,毛任主任,康生任副主任。

延安整風達成毛的目標後,在1945年的中共七大上,康生被毛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委員。

1966年,毛發動文化大革命,目的是確保毛在中共黨內的獨裁地位。毛發動文革初期,主要依靠中央文革小組,毛的妻子江青任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康生任中央文革小組顧問。

隨著毛澤東的政敵劉少奇等一個接一個被打倒,康生的官越做越大。

從1966年8月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到1973年的中共十大,康生被毛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副主席;在1975年1月的四屆全國人大上,康生被毛提拔重用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康生於1975年12月16日在北京病亡。

康生為什麼能夠得到毛提拔重用?

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他在蘇聯時照顧過毛的兩個兒子。

毛澤東和他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有三個兒子: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

1930年11月,楊開慧在長沙被殺後,毛的三個兒子流浪到上海。不久,毛岸龍病死。毛岸英、毛岸青住在以牧師身分做掩護的中共地下黨員董健吾家。

1936年7月初,在上海赤色工作工作的中共地下黨員楊承芳,奉命送毛岸英、毛岸青去蘇聯。

他們在上海乘法國郵輪康脫羅梭號,經香港、西貢、孟買、蘇伊士運河、地中海,8月初抵法國馬賽。

之後,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副團長康生,專程從莫斯科趕到馬賽,將毛岸英、毛岸青接到蘇聯,並將他們安排到莫斯科市郊的莫尼諾第二國際兒童院。

當時,毛岸英14歲、毛岸青13歲。康生在蘇聯時,給了毛的兩個兒子不少關心和照顧。康生的噓寒問暖,讓從小缺少父愛、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身處異國他鄉的兩兄弟感到特別溫暖。

這些消息傳到毛的耳朵裡,使毛對康生心生好感。

第二,他支持毛澤東娶江青。

1938年11月,45歲的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在延安的窯洞裡,娶了24歲的上海三流演員江青。

江青當時年齡不算大,卻是一個情場老手。她15歲嫁給濟南富家子弟裴明倫;18歲在青島與富家子弟俞啟威(黃敬)同居;22歲在上海與著名編劇唐納結婚;不久與唐納鬧翻,先是跟俞啟威舊情復燃、私奔,後與著名導演章泯同居,導致唐納在濟南、上海兩次自殺未遂,章泯妻離子散。

江青風流韻事,被上海各大報刊競相登載,成為上海灘街談巷議、廣為人知的醜聞。

江青1933年2月在青島經俞啟威介紹加入中共。在上海時,她也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的活動。但在1934年9月,她與地下黨員阿樂接頭時被抓捕。被關押兩個多月後,江青被釋放。

江青在上海的豔情醜聞及被抓捕情況,在延安有不少人知情。對於毛、江結婚,當時中共黨內有不少人反對。

據毛澤東的俄語翻譯師哲講,當時,毛、江婚姻是康生一手促成。

康生與江青是山東諸城老鄉。1937年11月,江青到延安三個月時,康生從莫斯科回到延安。

在延安,康生被任命為中央社會部部長、中央情報部部長、中央黨校校長,還被增補為中央書記處書記。康生的妻子曹軼歐任中央黨校幹部處處長。

康生、江青這兩個老鄉相見,分外親切。當時,康生見江青年輕漂亮,活潑可愛,便想到利用江青,為自己搭建晉升之梯。

師哲回憶說:「我回國不久,康生就同我講:在中國要搞好社會關係,建立友誼,有兩個法寶:一是教書,當教員,可供桃李滿天下。中國人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學生自然要擁護你,不像蘇聯人師生關係淡薄。二是當月下佬,為他人介紹老婆。」

「江青是1937 年秋冬到延安的,進魯迅藝術學院學習。江青和(毛)主席認識是康生安排的。」

康生先請江青到他住的棗園玩。不久,把江青從魯藝調到中央黨校學習,專門組織一個小班,有江青、張茹之、許明等五六個女同學。這個班直接由康生的妻子曹軼歐管。

「康生讓江青主動去找(毛)主席。沒有康生的指示,江青也沒有這麼大的膽子。沒有康生的安排,江青也無法進入(毛)主席的住地。」

「江青告訴我,是康生找她談話,說:(毛)主席一個人,生活上沒有人照顧,你去關心關心。」

當時,毛的妻子賀子珍,因為毛與一個叫吳莉莉的漂亮中國女人,一個叫史沫特萊的美國女人關係親密,跟毛鬧翻了,已離開延安,到了西安,準備去蘇聯。這正好給了江青「乘虛而入」的機會。

江青聽康生的話,從幫助毛收拾房間、打掃衛生開始接近毛。毛當時45年,賀子珍、吳莉莉、史沫特萊,三個女人一台戲,鬧得不亦樂乎。後來,三個女人都離開延安,他正感到寂寞難耐。突然,眼前出現一個頗有風姿的女生,心情大為好轉。

毛本來就好色。江青主動親近他,他豈能放過。一來二去,江青有時夜不歸宿,住在毛那裡,不回中央黨校了。

得知毛、江戀愛的消息,江在中央黨校的一些同學,比如,曾任上海中央特科負責人的王世英等聯名,給中共中央總書記張聞天寫信,堅決反對毛娶江青。

在外地的一些中共官員,如江蘇省委書記劉曉,也給延安打電報,反對毛、江結婚。張聞天也反對毛、江結婚。

這時,康生堅定地站在毛一邊,支持毛娶江青。這令毛對康生又多了一份信任。

第三,他善於投毛澤東之所好。

在延安時期,中共「留學蘇聯派」的代表王明,與「中共本土派」的代表毛澤東,發生激烈的權力鬥爭。

鬥爭的結果是:王明敗,毛澤東勝。

康生原本是以王明為首的「留蘇派」成員之一。王明當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團長時,康生任副團長,一直跟在王明屁股後面,為王明抬轎子。

但是,當他在延安看到王明大勢已去,毛在中共的核心領導地位得到蘇共中央認可後,立即站在毛的一邊,對王明落井下石。

據後來擔任張聞天的祕書的何方講,1941年底,在西北局的一次幹部會議上,康生大講自己在莫斯科時就是反對王明路線的,是同王明作鬥爭的;而王明是一向壓制他、打擊他、排擠他的。

康生迅速站在毛一邊,加上上面提到的兩件事,很快便贏得毛的信任,被毛任命為中央總學委副主任,掌握全黨整風運動的領導權。

1949年中共建政後,康生在爭當中共中央華東局第一書記時,敗給饒漱石。饒當了華東局第一書記,康生為第二書記。此後,康生長期稱病,等待東山再起的機會。

1954年,毛澤東打了一個「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康生的「政敵」饒漱石被打倒。

饒漱石倒台後,康生的「病」根立即消除。1956年,經過長達六個年頭的「冬眠」後,康生復出,在中共八大上,當選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

當時,康生探聽到毛澤東準備花更多精力從事理論研究,便千方百計把自己打扮成「理論權威」,以接近毛。

1957年3月,康生被任命為中央文教小組副組長。1959年3月,被任命為《毛澤東選集》編委會副主任。

康生還建議,在中央文教小組下設一個理論小組,自任組長。1959年下半年,康生兼管中央黨校的工作。這樣,康生掌握了中共理論工作的領導權。

康生抓理論工作的重頭戲,就是搞對毛的個人崇拜。

1958年夏,康生在北京音樂堂給政治教師作報告時,稱「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的頂峰」。1959年12月,他在軍事科學院和高等軍事學院幹部大會上說,在各兄弟黨中,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最明顯的、最突出的、最全面的是毛澤東」。

1960年1月4日,康生指示中央黨校負責人:毛澤東思想是「最高最後標準」。中央黨校學員「必須先學毛著,後學馬列著作」,甚至提出,學習馬列著作也要「以毛澤東思想為綱」。

康生抓理論工作的另一個重點,就是配合毛爭當國際共運領袖,在反對「蘇共修正主義」的過程中,組織起草「九評蘇聯共產黨」。

在「九評蘇聯共產黨」中,康生領導的寫作班子替毛總結出「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這是毛發動文革最重要的理論基礎。

第四,他整起人來心狠手辣。

1924年,康生從青島一所教會中學畢業後,考入上海大學社會科學系,改名趙容。據康生履歷表記載,在此學習期間,1925年加入中共。大學畢業後,康生開始從事中共地下活動,在中共特科工作,包括參與暗殺中共特科元老顧順章一家十多人。

1934年,康生到莫斯科的第二年,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基洛夫被人暗殺,斯大林藉此掀起一場大清洗運動。

1934年至1937年,康生親歷了斯大林的大清洗,從中學到了不少整人的手段。

在此期間,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專門成立一個王明、康生辦公室,羅織罪狀,用「托派」、「國際間諜」、「日本特務」、「國民黨特務」、「特務嫌疑」等強加的罪名,把一批從中國到蘇聯去的中共黨員學生打成反革命,判刑、流放、勞改,甚至殺害。

上海特科派赴蘇聯的吳富等五人,中共早期共青團官員俞秀松等三人,均被王、康誣陷殺害;中共早期領導人李立三被判重刑;中共早期工運領導陳郁、楊秀峰、何一民等被誣陷勞教;中共工運領導周達文被流放遠東。

延安整風時期,康生為了配合毛的意圖,整人異常凶狠。他整人的手段,概括地說,就是「無中生有「,亂扣帽子」,「亂抓辮子」,「亂打棍子」,甚至往死裡打。

他認為延安「特務如麻」,抓了1萬5千個特務。據後來擔任毛澤東祕書的李銳講,事實證明,其中一個特務也沒有。

時任抗日軍政大學校長徐向前在回憶錄中寫道:「『示範坦白』、『集體勸說』、『五分鐘勸說』、『個別談話』、『大會報告』、『抓水蘿蔔』(外紅內白),應有盡有。更可笑的是所謂『照相』。開大會時,他們把人一批批地叫到台上站立,大家給他們『照相』。如果面不改色,便證明沒有問題;否則即是嫌疑分子、審查對象。他們大搞『逼供信』、『車輪戰』……真是駭人聽聞。」

在延安,康生製造了中共史上的一起重大冤案——王實味反黨集團案。1947年7月,根據康生的指示,王實味被殺害。

與王實味一起被殺害的,還有三名俄羅斯人,一名南斯拉夫人。他們本是要求借道延安,設法去南洋和澳洲謀生的,落入康生手中後,稀裡糊塗成了孤魂野鬼。他們的屍體被塞進一口枯井裡。

在延安,康生甚至干過「活摘器官」這樣喪天害理的事。

據《師哲回憶錄》講,他曾到延安柳樹店的和平醫院參觀。他看到大廳的大槽內「用福爾馬林浸泡著一具男屍,年約30餘歲」。

陪同的護士長說:「這是醫學解剖用的,原來有三具,已解剖用完一具,另一具只剩下半邊,唯這具完整,還未作用……他們都是反革命分子,是由康生批准處理的。他們的姓名、來歷,我們一概不知道。」

師哲問:「他們被送來時是活人?」回答:「當然。以醫病的名義送來,然後處理的。」

結語

中共元老陳雲曾講:「康生是鬼不是人。」

毛為什麼提拔重用康生這個「是鬼不是人」的人?

2004年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開了謎底:中共是一個假、惡、斗、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邪黨。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