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學家:「正常——為什麼成了現實中的稀缺品?」

整理:袁斌

【2023年12月12日訊】中共反神反天反地反人類,跟人間正道完全是逆著的。在它統治下的中國,正常的東西自然成了稀有之物,甚至成了反常之物,反常反倒成了正常。

知名社會學家、清華大學教授和博導孫立平日前在其微信號上發布的《正常:為什麼成了現實中的稀缺品?》一文也印證了這一點。

孫立平先生開門見山說:「按理說,正常應該是最不稀缺的東西。因為它是一種自然狀態。但在現實中,卻往往相反。」

他舉了一個例子。

前幾天,他去了他一次單位,也就是清華大學。按說,這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情吧,但卻並不容易。

怎麼不容易?

首先,車輛需要報備。幸虧他有學生在學校工作,已經給報備好了。但還不行,進門時要看校園卡,同行的人驗身分證。完事兒了?沒有。因為他進門後進入的是屬教學區的領土,而他要去的單位設在家屬區的領土上,去時暢行無阻,但回來要從家屬區進入教學區才能出門,於是,又是校園卡、身分證。

「不用跟我說其中的道理。我就想問,也不是什麼敏感單位,一個單位裡的人,要這麼才能進入單位,這正常嗎?」孫立平質疑道。

「其實,我這麼抱怨,已經顯得有點太不知足了,據說隔壁還得刷臉呢。到了單位,聊起天來,人們說,像你這樣退休的,已經不錯了,還有沒退休的呢?他們不知還得幹多少不情不願,與工作無關的事情。時間就這麼白白浪費掉了。所以,有的沒有更高人生目標的人,就盼著早點退休。」

這一點,體制內的人,尤其是需要坐班的體制內人,感受可能更深。孫立平有一個學生,是政府的一個處級官員,晚上加班到10點左右,幾乎是家常便飯。

實際上,很多人都抱怨,沒有一種正常的生活。

孫立平提到幾年前某市市委書記一篇曾刷爆朋友圈的文章。這位書記說,不要讓5+2、白+黑、8+X成為工作常態。我們每個人同時也是子女,人父、人母,人夫、人妻,同時做好這些,才能成為一個有理性、有理智、人格健全的社會人。是啊,不能做個正常的人,自己連個正常的生活都沒有,能有一個正常的工作心態嗎?

據孫立平觀察,現在,扭曲正常,似乎已經成了一些人的執念。工作,好像不加班就是不努力,加班才是在工作;做事,好像不過分就不算成績,不轟轟烈烈就是平庸。幹什麼事情,都弄得跟打仗一樣。於是,大家比賽著不正常。

他接著問道:「但這真的有意義嗎?機關裡,上班時經常做一些無用功,下班後在那裡苦熬,真的就能把工作做得更好嗎?公司裡,晚上10點之前都在那燈火通明,人困馬乏的,真的就能提高多少效率嗎?國外的一些高科技公司加班的很少,為什麼?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他們認為這樣效率低。當然不全是這原因了。」

寫到這裡時, 孫立平說他本想接著從比較宏觀的角度談經濟社會生活中那些不正常現象的。這,也是這篇文章本來的主題。但這時,正好看到一個朋友群裡在討論孩子的正常成長問題。他逐決定順著這個話題往下說。

事情的起因是,近日,北京一所著名中學的初中學生們因學業壓力過大等問題,在微博發長文控訴校長,公開抗爭。文中稱,學校每天安排12節課,七點十分就要到校,晚上九點才能回家,中間吃飯時間過短,且沒有自習的時間。事情發生後,家長反饋稱,學校家長會已經通知了,改8點上學,取消分層走班,晚自習自願學習,不考試不講課。

群裡有些中小學生的家長,一聊到這個事情,大家都很焦慮。「難道我們就不能讓孩子們能正常地成長,該學習學習,該玩耍玩耍,有一個健康的心靈,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嗎?」有家長質疑道。

孫立平說,據報道,2021年權威數據顯示,中國有高達5400萬人患有抑鬱症,占到全國總人口數的4.2%。其中,青年患病率最高,18歲到34歲的青年患抑鬱症的人數要高於其他年齡段,而大學生和職場人員占了大部分。這不很值得我們深思嗎?

孫立平還說,「我們現在經常說,不忘初心。最大的初心是什麼?我想,是生活本身,是人們有一種正常的、健康的生活。

孫立平先生最後提了一個問題:「我們為什麼不正常生活呢?人生就那麼幾十年。」

這個問題提的提得很好。但孫立平不敢說的是,在中共的統治下,中國人可能正常生活嗎?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