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從中共前11月財政數據談地方債務炸彈

【2024年01月01日訊】12月15日,中共財政部公布2023年11月財政收支情況。從2023年頭11月財政數據看,中共的財政困境相當深了。這裡只略談其中的地方政府債務這顆定時炸彈。

中共的政府債務結構,地方政府債務(含隱性債務)約占4/5,中央政府約占1/5。為什麼這樣呢?關鍵是中共著迷於中央集權,「財權上移、事權下移」,事幾乎都讓地方來辦。地方沒錢怎麼辦?

一個是中央轉移支付。通過分稅制,中央左手從地方收錢,又通過右手放回去。這看似多此一舉,但一收一放之間,就掐住了地方的脖子。根據《關於2022年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與2023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的報告》,2023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00,165億元;可現實是2023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竟高達10.06萬億元。這個數據對比是不是太瘋狂了?顯然,中共財政體制的設計太荒謬。

但就算把中央預算收入全部轉移給地方,仍填不了地方財政的窟窿。再怎麼辦?讓地方發債(為此中共於2015年修改了《預算法》)。

中共財政部數據,截至2023年11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406,386億元;其中,一般債務158,459億元,專項債務247,927億元。地方政府債券剩餘平均年限9.2 年,其中一般債券6.4年,專項債券11.0年;平均利率3.27%,其中一般債券3.27%,專項債券3.28%。

請注意,2019年之前,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還不到20萬億元。然而,今年10月末,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首次突破40萬億元關口(為401,011億元)。僅僅4年就翻了番,可見地方政府債務增長之迅速!

如此巨大的債務,地方政府根本還不了了(其實地方政府也沒想過要還),僅債務付息支出對財政的壓力就非常之大。

2022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中,債務付息支出11,358億元,跨過萬億門檻。而2023年1-11月,債務付息支出同比增長5.4%,已達10,882億元。10,882億元的債務付息支出意味著什麼呢?占同期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4.56%,超過同期的交通運輸支出(10,370億元)、科學技術支出(8193億元),是同期文化旅遊體育與傳媒支出(3,232億元)的3倍多。

而且,就趨勢而言,債務付息支出增長率超過了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長率,更超過了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率(見下圖)。寅吃卯糧!

2019-2023債務付息支出及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收入增長率

資料來源:中共財政部

問題是,債務不僅要付息支出,也要還本。根據財政部數據,2023年1-10月,地方政府債券到期償還本金34,387億元。付利息已很難了,怎麼還本金呢?中共還是一個字——「拖」,就是借新債還舊債(而非安排財政資金等來償還),1-10月發行再融資債券償還本金30,610億元,占到期償還本金比重近九成。顧頭不顧尾啊。

這樣,我們就看到這樣一個前所未有的數字:今年前11個月,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總計約9.14萬億元(首次突破9萬億元關口),遠遠超過2022年全年發債規模(約7.4萬億元),相當於今年前三季度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約9.1萬億元)。這個9.14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券中,一個是新增債券4.55萬億元(同比下降約4%),主要是將借來的錢投向公益性項目重大項目建設;另一個就是再融資債券4.59萬億元(主要是將籌資用來償還到期政府債券本金或存量政府債務),同比增長約82%。

2023年再融資債券發行約82%的增幅,是不是地方政府債務的火藥桶到了一點就燃的地步?

但是,以上說的還僅僅是地方顯性債務,官方正式承認的,更大的問題是地方隱性債務(主要是城投債務),官方口頭不承認但實質卻甩不掉的。

地方隱性債務最突出的兩個問題,一是底數不清。中共各級政府之間也是相互瞞騙,真實數據誰也說不清,多次搞摸底。這裡只引用兩個外界的評估數據:截至2022年底,標普全球評級指出,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務總額定為超過46萬億元人民幣(6.5萬億美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估計達到66萬億元人民幣(約9.1萬億美元)。二是期限短、利息高。地方政府債券剩餘平均年限9.2 年,平均利率3.27%。而隱性債務期限則短多了,利率起步都是7、8個點,還有不少是兩位數利率的。而所有這些隱性債務問題,都沒有在官方的財政數據上顯示。

中共當局也知道問題的嚴重。 7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制定實施一攬子化債方案。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全國財政工作會議提出新一輪財稅體制改革。但是,中共腐爛透了,早已喪失了改革的能力,只能坐等炸彈爆炸了。

大紀元首發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