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成外國網站被揭底 中共大外宣走向末路

【大紀元2024年0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今年2月初,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發布一份報告,指出在全球有一百多家偽裝成外國當地新聞媒體的網站,它們背後由同一家中國公關公司運作,充當「內容工廠」,宣傳親共內容。

這一事件讓中共大外宣再次成為輿論話題。分析認為,隨著中國經濟下行及中共當局四處樹敵,中共大外宣將不可避免走向末路。

偽裝成外國當地網站被揭底

偽裝成外國網站一事早在2020年就開始了,由於比較隱祕,直到兩年後的2022年8月,才被美國麥迪安網絡安全公司(Mandiant)首次披露。去年10月、11月意大利《頁報》(Il Foglio)和韓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CSC)分別報導,今年加拿大「公民實驗室」發布詳細報告,經路透社報導後,此事件方廣為人知。

這些偽裝網站的網頁格式類似,一般會拷貝當地主流媒體新聞,但很少給出新聞鏈接出處,報導有關中國的內容則完全複製中共說法;當需要攻擊一些中共反對的人物時,因為怕審查,這樣的文章很快又會被刪除。

NCSC報告說,針對韓國的偽裝網站有以下幾個特點:未經註冊;冒充韓國數字新聞協會會員;網站上缺少媒體公司的地址、聯繫信息和企業名稱;網站的名稱和域名與真實媒體公司相似,比如偽裝成《忠清時報》(ctimes.org)的假網站,與真實的《忠清時報》(ctimes.kr)相差無幾。

這些特點也適合於其它國家,比如《羅馬日報》(Roma Journal),看起來完全像是一家意大利新聞媒體,報導意大利當地新聞,並自稱是「意大利知名新聞網站」,但主頁一個不顯眼的「新聞稿」欄目,點選後就能看見一連串中共官媒的文章。

偽裝網站最多的國家有:韓國17個,日本15個,俄羅斯15個,英國11個,法國10個,巴西7個,土耳其6個,意大利6個,西班牙5個。

《頁報》報導,意大利6個假網站實際上有相同的IP地址,位於德國法蘭克福,供應商是中國騰訊公司。

這些偽裝網站內容粗糙、品質底下,流量也很低,都與一家中國公司「海賣雲享傳媒有限公司」有關。「企查查」信息顯示,海賣雲享成立於2019年10月,註冊地址在中國深圳市,註冊資金只有3萬元人民幣。

公司官網介紹,該公司主要「專注全球媒體傳播、海外網絡推廣」,媒體分發傳播可「覆蓋全球五大洲百來個國家,超過上萬家媒體網站」。

2018年左右,中共當局進行大外宣公開招標,要求競標方利用臉書、推特、YouTube、領英(LinkedIn)等海外主流社交平台,開展「網上重大主題宣傳」,招標中明確要求一定時間內達到一定的觀看量和粉絲數,不過中標的多數是中共官媒。

加拿大廣傳媒行政總裁、香港議會籌備委員會主席何良懋對大紀元表示,「在中共一黨專政體制裡面,意識形態從來是黨必須牢牢控制的敏感範疇。深圳這家公司估計是一個大外宣系統下的承包商,絕不可能是『私人作業』。但可能貪腐嚴重,被有權勢人士嚴重剋扣『工錢』,導致內容的質量低下。」

「大外宣當然是屬於中宣部控制的,也有可能派給地方去做,比方說派給山東,派給浙江,派給上海,給他們一個任務,讓他們自己發展,也是有可能的。」中國民主黨全委會執行長陳闖創律師對大紀元表示,運作經費有各種方式的,有時候是直接經費,有時候是通過補貼甚至稅務優惠。早幾年前就有一個公司,任務就是在推特上給中共的那些宣傳號碼漲粉,當然就是直接註冊公司,接了這個宣傳的單就完了。

中共大外宣的兩個時間點

中共大外宣擴張的背景之下,其中關鍵年份是2009年和2019年,前者是大外宣正式開始之時,而後者則是大外宣在民主國家遭遇到強烈阻力的時候。

中共大外宣自2008年後變得更加主動,當年西方世界爆發金融危機,中共當局顯得非常興奮,認為這是對外宣傳所謂中共模式的好機會。2009年中共注資450億元人民幣,正式推出大外宣計劃。

上圖為大外宣華文媒體全球分布圖(微軟2023年報告截圖)。獲得海外華人廣泛支持的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遭中共政權鎮壓,當局首先對海外華語媒體進行收買與滲透,多數海外華文媒體被收買。

「那時加拿大、美國的中文報紙,哪怕以前不親共的報紙,也都是說中國經濟有多好多好,然後英文媒體也都跟著鼓譟。」加拿大卡爾加里附近小鎮前議員石清對大紀元表示,那些最先開始鼓譟中國經濟好的媒體,都得到了中共的大量經濟利益,比如一些廣告之類的。他們就覺得只要誇中國好,他們媒體的生存狀況就會好很多,所以大家漸漸失去了警覺性。

「我以前認識一個媒體人,其實他內心還是很反感共產黨,但是他說在理念上他必須跟共產黨保持一致,不然的話這些媒體都活不下去。」他說。

上圖是中共大外宣對各個國家影響力示意圖,顏色越深影響越大(自由之家2022年報告截圖)。2000年初,中共投資數十億美元以開展大外宣工程,在世界各地以多種語言塑造媒體內容及論述;對民主國家常用的手法之一就是所謂的「借船出海」,收購外國媒體公司、保持絕對控股權或持有部分外媒股權或與外媒內容共享,通過外媒間接傳播中共聲音;現在中共的重點主要集中在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尤其在非洲提供數字電視及網絡服務。

2019年又是另外一個轉折點,當年發生香港反送中運動,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中共開始在社交媒體如推特、臉書上的虛假敘事活動爆增,主要是抹黑香港抗議者及把病毒甩鍋給美國。

上圖為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29日期間,每週中共官媒在Facebook上推送政治宣傳廣告的數量,一半以上的廣告是在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29日期間創建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報告截圖)

(「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報告截圖)

這些偽裝的外國網站設立的時間剛好也是2020年左右,最常見的攻擊對象也都與疫情有關,如攻擊揭露中共釋放COVID-19病毒的病毒科學家閻麗夢,或指控美國對東南亞國家當地居民進行生物實驗。

首先針對的是韓國和日本的受眾。從2021年2月開始,重點轉移到歐洲國家。在2023年初轉移到拉丁美洲國家。現在全球範圍至少有123個偽裝網站被發現出來。

如今,中共的大外宣包括多語種官媒網站、外國網紅、數字電視網絡等基礎設施、微信等平台,及各種欺騙和脅迫手段,構成一個極其複雜的體系。

陳闖創表示,(對中共而言)這些都需要,如果說哪個最重要,肯定像TikTok和微信平台更重要。網紅一般就是領風騷幾百天甚至幾十天,培養幾個可能馬上就過期了。中共可以控制的這種平台,才是最重要的。

「他們可以控制平台內容,比如TikTok和微信平台上,哪些言論是不能發的,控制這個平台不就有更大的影響嗎?」

陳闖創說,像之前Zoom平台,中共就可以直接通過給Zoom在中國的公司發號施令,因為Zoom在中國有很多人員。說某些內容,比如說基督教聚會、法輪功聚會、民主反共聚會,就不讓搞,不就控制輿論了嘛。

何良懋也認為,在這種官定話語系統中,首要控制群眾面最廣泛的社交媒體,因而在微信/WeChat、抖音/TikTok所花費的力度最大,且更有系統和持續地散播官定要唱好中共的各類型資訊。中共最懂得做好群眾工作,深入民間的社交媒體於是提供了上佳宣傳平台,讓中共的系統宣傳訊息,如水銀瀉地般深入到全球各地的尋常百姓家。

大外宣走向末路

現在中共大外宣可能又進入了一個新階段。一是因為中共當局越來越不得人心,大外宣沒有用了。不管是西方,還是中國體制內的人,一致反對習近平,反對共產黨。

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22北京的全球媒體影響力:威權擴充和民主的復原力量》寫道,在過去三年,中共一方面加大其媒體影響力,不斷湧現新的策略;而另一方面,北京與習近平尤其是在民主國家中的國際聲譽明顯下降。事實上,中共的外交官、國家媒體機構和其代理人,在民主國家展開活動時都會遇到嚴重的障礙。除了基本民主保護媒體自由的抵禦能力外,公眾也越來越了解北京的活動,政府、調查記者和公民社會的活躍人士也更積極地偵查、揭發和抵抗相關的影響力工程。

上圖為2019年被下架的中共大外宣推特帳戶,大部分帳戶創建於2019年,也有相當數量的帳戶是在幾年前創建的。除推特外,2019年後臉書、谷歌旗下的視頻網站Youtube等,也都紛紛宣布封禁中共大外宣帳號或頻道。去年8月份臉書又刪除逾7000中共外宣帳號。

「自由之家」報告繼續寫道,中共的行動往往破壞了它想要宣傳的論述,中國國內侵犯人權的行為和激進的外交政策,削弱了中共外交官和媒體試圖粉飾其是一個負責任的國際參與者的正面故事。在調查的30個國家中,有23個國家的公眾輿論對中國(中共)或中國(中共)政府的評價均有下降。

石清也感受到了這種變化,他對大紀元表示,「我以前是市政議員,經常去省裡開會。八、九年前的時候,很多人都說中共經濟有多麼好,我都跟別人唱反調,說這是不可能的,中國經濟垮的時候將是一個海嘯,離得越遠受害越小,否則將來跑都跑不及。」

「但那時候我的聲音很微弱,主流根本就不會認同,只有個別記者會把我的話寫進去,但現在大家都主動去這樣說了。」他說,「習近平2019年就開始露出狼牙了,當年加拿大兩個麥克被抓,還有中共放出病毒,在這兩波衝擊下,現在不用我說,其實大家都在說了。」

石清表示,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大外宣再怎麼折騰,作用都不大,因為事實就擺在那裡。即使外國以前很擁共的那些西方政界人士,現在都不得不表現出來要遠離中國。所以大外宣慢慢就不起作用了,可能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另外中共經濟不行,也拿不出那麼多錢了。石清告訴大紀元,中共在海外的滲透主要都是花中共的外匯,要用外匯來付這些東西。中共現在外匯事實上很緊缺,經濟不行它現在是沒錢了,特別是針對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就完全縮回去了。

「他們的人告訴我,是沒錢了。中共對媒體滲透,以前都是靠廣告、給他們生意啊,現在反正錢也很少,比以前少很多了。」

石清表示,「在我這附近,就有以私人公司的名義來做這些事情,然後向中國(中共)政府拿錢。也不一定是外包,就是有的人主動來做這些事情,然後就告訴多有成效,這樣能夠拿到錢。現在好多人拿不到,中共自己人可能還是拿得到,但以前這些外圍自己找活幹的這些人,現在恐怕是都拿不到錢,這些人申請不到經費就離開了。」

「大外宣需要資源和金錢去運作。中共財政日益枯竭,預料投入大外宣的資源和金錢雖然趨減,但不一定導致大外宣短期內失敗,因為各地還有不少擁共分子繼續唱好中共。」何良懋說。

陳闖創表示,中共在經濟下滑的情況之下,減少一部分的開支是有可能的,還不至於(完全放棄大外宣)。

「當然需要自由世界全社會的警惕和對抗,這才可以。美國自己也要警惕起來,抖音、微信這些就應該封了。除非他們把數據,把基礎都轉移到美國來,不然的話就是不可信任、不可靠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