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歲農婦被打毒針致殘 再遭公檢法構陷

【大紀元2024年0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潔思綜合報導)近期,黑龍江佳木斯公檢法相關人員圖謀構陷和迫害72歲的農家婦女宋會蘭。她因修煉法輪功曾於2011年遭綁架,在非法關押期間被打毒針,導致右腳壞死脫落成殘疾人。

明慧網報導,2024年2月6日上午9點多,保衛派出所兩個警察再次去宋會蘭家。宋會蘭的女兒告訴他們媽媽不在家,問他們要幹什麼。他們說要給宋會蘭拍照,讓她到法院去簽「取保候審」

下午1點多,從向陽法院又來了兩男一女到宋會蘭家,讓她去簽字。宋會蘭不在家。其中一人說,「老太太回來也不會簽字的。」

2月7日,法院委託保衛派出所兩名警察去宋會蘭家,再讓她簽字。宋會蘭跟他們講自己修煉法輪功受益及被迫害致殘的經過,最後對他們說,「簽了對你們不好。我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違法犯罪。」兩人無語,急忙離去。

對她這樣的騷擾從2023年就開始了,起因要追溯到幾年前。2021年9月29日,宋會蘭和其他兩位法輪功學員在公園裡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劫持到樺南縣看守所。在家人、律師、眾多親朋好友的營救下,她被釋放。警察說她是無罪釋放。

一年半後,2023年4月7日下午,宋會蘭女兒王輝突然接到派出所電話,說讓她媽媽到派出所為「取保候審」簽字。王輝說,當時她媽媽是無罪釋放的,簽什麼字?警察說不是無罪釋放,是「取保候審」,還說只是走個程序,不會抓人。王輝信以為真,就簽了字。

4月11日上午,警察又打電話給王輝,說要給她媽媽辦個手續。於是當天來了兩個法院人員和一個派出所警察。他們告訴宋會蘭,「你現在是監視居住。」拿出兩份文件讓她簽字。一份是:犯罪嫌疑人訴訟權利告知書,一份是: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告知書。宋會蘭拒簽。

9月4日,派出所警察打電話給王輝,說檢查院的人要見她媽媽,約個時間。王輝說她媽媽七十多歲了,身體不好,睡覺會憋醒,心臟難受。警察提出第二天下午1點鐘來人。

第二天,檢察院公訴科長李利鋒帶領五六個工作人員去了宋會蘭家,還是讓她簽字。宋會蘭讓他們先聽聽自己的經歷,說她曾患有腎炎、乳腺腫塊疼痛難忍、宮頸糜爛、乙肝、風濕性關節炎等疾病,而且二十多年來經常和丈夫吵架。正當她臥床不起,絕望時,鄰居給她推薦法輪功。她修煉不到兩個月,身體疑難病全好了。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家庭和睦了。

她還給他們講自己在湯原看守所被打毒針致殘的經過,給他們看殘腿的照片,並告訴他們,自己的左腿外側由於壞死沒有血液循環,沒有知覺。她女兒說,媽媽心臟疼,是在湯原看守所被迫害的。在醫院做了心電圖說心電異常。

李利鋒問有病歷嗎?宋會蘭說:「有,在保衛派出所呢。現在子宮脫垂走路磨得疼,就是這次在樺南看守所涼板鋪上冰的。」

聽完後,幾個人不作聲。李利鋒見宋會蘭不簽字,就領著幾個人走了。

這之後,直到今年2月7日,法院人員、派出所警察仍不斷騷擾她,逼她簽字。

悲慘的遭遇

2010年12月13日,宋會蘭遭綁架,後被劫持到湯原看守所。2011年2月23日,看守所所長閆勇和獄警數人將她按在鋪上,強行快速點滴一瓶不明藥物。

當時,她感到剜心地難受,痛苦得滿地打滾,說不出話來。之後,她的膝蓋以下全部失去知覺,身體發硬、僵直,連舌頭都發硬。

2月28日後半夜,她的心臟異常難受,生不如死。宋慧蘭的右腿起了大紫泡。獄醫第二天看了宋慧蘭的右腿後說:「這條腿廢了。」

之後宋慧蘭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大腦反應遲鈍,記憶斷斷續續。

被放回家後,宋慧蘭身體僵直,眼神發呆,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彎,像木頭人一樣。

她的右腿以下,腳面、腳趾全部壞死,呈黑色,摸上去硬梆梆,像鐵板一樣。

2011年5月25日,她的右腳掉落。

宋會蘭。(明慧網)

2021年9月29日下午,宋會蘭和同伴在公園裡給人們送法輪功真相資料,遭綁架,劫持到佳木斯市樺南縣看守所。

她自己帶的雙拐被沒收,因而行走極為不便。她告訴看守所人員,她的雙側大腿靜脈壞死,腿安上了假肢,沒人理睬她。

她在看守所睡光板床、挨凍,傷殘的腿腳疼痛難忍,心臟病時而發作。看守所監室內有九張鋪位,卻擠住了十二三個人,都得側身躺下,不能翻身,這對殘疾的她來說難上加難。她要求釋放,所長不放人。

痛苦煎熬了二十天後,宋會蘭又被轉押到佳木斯市看守所。

她家人一次次去交涉,聘請了律師;海外法輪功學員不斷打電話,寫信,給參與迫害的人講真相。宋會蘭於2021年12月25日獲釋回家。

中共對慘遭迫害而被致殘的宋會蘭仍不放手,圖謀構陷迫害,凸顯其邪惡殘暴的本性,以及二十多年來對信仰「真、善、忍」修煉者迫害的慘烈程度。

明慧網報導顯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23年中,遭酷刑或不明藥物致殘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屢屢可見,以下列舉幾例。

被迫害致殘後再被非法判刑

黃柱峰

廣東茂名市法輪功學員,生於1970年4月,電氣自動化專科畢業後,多次受廠培訓,有五級電工證和助理工程師證。他工作負責,誠實守信,曾在茂名晴綸廠被評為先進。

黃柱峰曾於2000年2月、2001年9月4日,被分別非法勞教1年和2年;在廣東省三水勞教所遭酷刑迫害,導致左肩傷殘,時年33歲。出來後,他無法從事技術工作,靠打工維生。

2020年12月12日,黃柱峰下班回到租房處,被當地警察綁架、抄家。

為了構陷他,茂南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頭目江志雄和一社區人員,到他家與其交談。黃柱峰給他們耐心地講法輪功真相,這卻成了他的「罪證」。他被構陷到茂南區檢察院,後被起訴到茂南區法院。

2023年8月17日,黃柱峰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內被非法宣判。他被冤判2年10個月,勒索罰金1萬元。

呂開利

大連起重機技術信息部工程技術人員、工程師,自修煉法輪功以後,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單位任辦公室主任,連年被評為單位先進工作者、優秀技術人員,受同事和親友們的喜歡。

呂開利於2005年10月13日被大連市國保大隊祕密綁架,被關進由大連家村國安局特設的小白樓,遭到毒打,後被非法關押到遼陽市看守所。

2006年4月初,他被遼陽市法院非法判刑10年,關押在營口監獄;2007年12月20日,又被強行轉至盤錦監獄。

2010年8月29日,大隊長管鳳春得知呂開利傳播法輪功書籍的電子書,又一次迫害他,從中午11點開始用電棍電擊他,逼其「轉化」(放棄修煉),被他拒絕。他遭到4個小時電擊,全身被電得遍體鱗傷。

次日,遭受殘酷迫害的呂開利從樓頂墜落,腰椎、骨盆和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馬尾神經損傷,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監獄阻止他的家人來看他。

2015年出獄時,他架著雙拐,帶著導尿袋,艱難挪動身子。

2021年6月20日,他又被從家中綁架,9月17日被構陷到法院,12月16日遭甘井子法院非法視頻庭審,被冤判8個月,勒索罰金5,000元。

2022年2月19日,他冤獄期滿回家。

袁金明

山西省臨汾市侯馬市法輪功學員,修煉前脾氣暴躁,得理不饒人,有錢時聚眾飲酒;修煉後,浪子回頭,成了鄉鄰、親朋都誇讚的好青年。

2002年9月30日,他被侯馬市警察劫持到看守所,侯馬市「610」與檢察院、法院合夥,對他非法判刑3年。他被轉押到祁縣晉中監獄。

在獄中,他被罰站很長時間,導致腿腫,人瘦得皮包骨頭,肌肉萎縮。四個月後,他的腿已不能走路,上廁所由兩個人拖著。

2005年3月29日出獄前,袁金明被惡人毒打。

2007年7月26日,他再次被劫持,之後又遭冤判5年。期間,他被非法關押在祁縣監獄集訓隊嚴管一年,後來被下到老殘隊。

袁金明於2012年7月25日回家,但腿已殘廢。

2023年5月6日,袁金明被曲沃縣公安警察綁架。警察說他發真相資料時被拍攝到了。

同年11月20日,近六旬的袁金明被曲沃縣法院非法判刑3年6個月,勒索人民幣5,000元,之後再被劫持到山西晉中監獄迫害。

(資料來源於明慧網)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