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雅句】任是無情也動人 薛寶釵如何安頓自身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07日訊】歡迎回到馨香雅句,我是雅蘭,上次我們談到女子出閣之前會學習很多內容來修養自身,今天我們分享一個中國文化裡的大家閨秀——薛寶釵,薛寶釵的性情和為人處世上都給我們很多啟示,今天我們就來談談她。

中國文化儒釋道三家,薛寶釵對這三方面都很精通,佛家的超脫、道家的自然,儒家的中庸,在她身上都有很好地體現。判詞裡說薛寶釵是「山中高士晶瑩雪」,就是說她冰雪聰明,薛寶釵的聰慧體現在她內心的境界上,我們可以從一首詞裡看出,當時薛寶釵曾給賈寶玉說了一折子戲裡的詞,賈寶玉差點因為這首詞而頓悟,這也為後來寶玉出家埋下了伏筆。這是怎麼回事呢。

在《紅樓夢》二十二回裡寶釵過生日,賈母拿出二十兩銀子給寶釵過十五歲生日,王熙鳳把這個生日操辦得很熱鬧,又吃酒,又看戲。

賈母讓寶釵點戲,寶釵知道賈母喜歡熱鬧,就點了一出《山門》。寶玉不喜歡,嫌太吵。寶釵說這個戲非常好,裡邊有個詞寄生草寫得極妙,「你可曾知道」,寶玉便湊近來央告:「好姐姐,念給我聽聽!」

寶釵便念給他聽道:「漫搵英雄淚,相離處士家,謝慈悲,剃度在蓮台下。沒緣法,轉眼分離乍。赤條條,來去無牽掛。那裡討煙蓑雨笠捲單行?一任俺芒鞋破缽隨緣化!」

這戲是魯智深辭別師父時唱的,當時魯智深打死惡霸後,在五台山落髮為僧,但因為他又醉酒打壞寺院和僧人,被他的師父智真長老遣送出寺院,而這時候魯智深孑然一身,天上下著雨,頭上戴著斗笠,天地茫茫,他到底該何去何從啊,算了就穿著草鞋拿著破碗隨處化緣吧。這戲表面熱鬧,但是裡面卻有一種對生命的徹悟和超脫,有點像蘇軾的詩詞「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當歷經世事的變幻,內心有了坦然安定,就有了從容,不管外界風雨陰晴,已經無所謂了。戲裡的「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一任俺芒鞋破缽隨緣化」這兩句說到寶玉的心裡了。

晚上寶玉和史湘雲林黛玉鬧彆扭,想到白天聽到的「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他心中一冷,便提筆寫下兩首詞,裡邊充滿了禪機和參悟,第二天林黛玉和寶釵一看寶玉寫的詞,就想他是不是要參禪悟道了吧。

寶釵趕緊把這些詞撕了個粉碎,遞給丫頭們,叫快燒了,說:「這是我的不是了。我昨兒一支曲子,把他這個話惹出來。這些道書機鋒,最能移性的,明兒認真說起這些瘋話,存了這個念頭,豈不是從我這支曲子起的呢?我成了個罪魁了!」 當時寶玉打消了參禪悟道的念頭,但是多年之後,寶玉果然出家,應了那句「芒鞋破缽隨緣化」的詞。

或許家族的沒落、父親的早逝,讓冰雪聰明的薛寶釵早已看透了世間榮華不過幻境一場,如此即使出身在大戶人家,也只守著一顆孤寂清簡的心,對自己的住處衣物一概清素簡潔。

在大觀園裡寶釵住的地方叫蘅蕪苑,諧音「恆無怨」,寓意永遠沒有怨言。《紅樓夢》裡第四十回是這樣描寫的:賈母因見岸上的清廈曠朗,便問「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眾人道:「是。」賈母忙命攏岸,順著雲步石梯上去,一同進了蘅蕪苑,只覺異香撲鼻…進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案上只有一個土定瓶中供著數枝菊花,並兩部書,茶奩茶杯而已。床上只吊著青紗帳幔,衾褥也十分樸素。

寥寥數筆卻讓我們印象深刻,沒想到這位出生在大戶人家的小姐,房間裡的擺設卻如此精簡,僅僅是一案、一床、兩部書,還有簡單的茶杯,唯一的裝飾就是案上的幾枝菊花,這或許也是薛寶釵內心世界和性格的外在反映,淡泊、簡約,靜默,卻表達出質樸又意蘊豐富氣息。

大觀園裡,黛玉的房間,書架上壘著滿滿的書;探春的秋爽齋,名人字畫琳瑯滿目,就連「檻外人」妙玉的櫳翠庵裡,喝茶的茶杯都是「綠玉斗」這樣的珍奇古玩,但是蘅蕪苑裡大戶人家薛寶釵的房間,卻雪洞一般清冷素淨,這或許折射出薛寶釵的內心,早已看破富貴無常,一切精簡。

這種內心的清淨也反映在她的穿戴上,寶釵從小時就是「廉靜寡欲極愛素淡」,年少時就不喜歡「花兒粉兒」之類的,衣服半新不舊,不喜歡塗脂抹粉,不戴一些富麗的閒雜首飾,把該減的都減了。《紅樓夢》裡關於寶釵的衣飾描寫,也不多見,比較集中的是在第八回,因寶釵身體欠安,寶玉來探視她:寶玉掀簾進去,就看見薛寶釵坐在炕上作針線,她穿著蜜合色棉襖,玫瑰紫二色金銀鼠比肩褂,蔥黃綾棉裙,一色半新不舊,看去不覺奢華。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語,人謂藏愚,安分隨時,自云守拙。

這段話我們看出寶釵不尚奢華:作為貴族的千金小姐,她的衣服以深淺不同的黃褐色為基調,配襯深紫色;而且無論衣裙「一色半新不舊」,就是那塊金鎖,也是掩在懷裡,先得「解了排扣」,才能從裡面大紅襖中掏出來。

從中我們能看出寶釵穩重老成,低調行事的性格。她沒有一般女孩子的天真爛漫,花枝招展,有的更多的是對世事洞明後的冷靜和清簡。

我們再來看一下寶釵的處世,在大觀園的姐妹中寶釵經史子集、詩詞曲賦,理財商道、中醫黃老、參禪悟機,她無所不能,博學多才,但是她卻從不輕易展露自己的才華。

寶釵寫的詩在紅樓詩社中常常奪魁,但她平時卻從不作詩,一住進大觀園香菱就對寶釵說:「好姑娘,你趁著這個工夫,教給我作詩罷。」 寶釵說:「我說你得隴望蜀呢。我勸你今兒頭一日進來,先出園東角門,從老太太起,各處各人你都瞧瞧,問候一聲兒……」

在寶釵眼裡,自己以親戚的身份住在大觀園,忽然帶香菱住進來,自然該和主人家打個招呼,告訴人「我來了」,講究禮數,這是基本的修養和人情世故,她覺得這比寫詩重要多了,寶釵覺得才華是放在照顧好基本的生活之後的。

湘雲和香菱高談闊論寫詩,寶釵笑道:「一個女孩兒家,只管拿著詩作正經事講起來,叫有學問的人聽了,反笑話說不守本分的。」

女孩拿詩作正經事,讓有學問的人笑話,現代人可能難以理解,女子精通才藝不是挺好的嗎,但寶釵認為「咱們這樣人家的姑娘,倒不要這些才華的名譽。」她看來詩詞不過是閨中遊戲,可以會,也可以不會。為什麼呢?寶釵引用了一句「女子無才便是德」。

寶釵的「女子無才便是德」,不是說女子沒有才華就有德行,而是:女子有才,但不恃才,不炫才,方為大德。當紅樓女子們熱忱投入詩詞酬唱時,而寶釵只是淡淡地應和。她日常大部分的時間用來做女紅,去學習那時候女子主內該學的技能,寶釵認為讀書獲得的才藝,不應是女子的裝飾,或炫耀的資本,讀書的根本,是提供更多應對人生的學問,她把從書中學到的學問更多用於內化自己的修養,以及平時的為人處世上。

寶釵的學識還體現在知進退,在第七十四回大觀園裡迎來了危機。事件的起因,是賈母的丫頭傻大姐在園中玩耍時,撿到一個「十錦春意香袋」,一面繡的是兩人赤裸相抱,一面是幾個字。這在禮教森嚴的賈府,無異於驚天霹靂,這東西到底是誰的,從哪來的,於是就有了後面抄檢大觀園的行動,大觀園裡小姐的房間裡被一個個翻箱倒櫃地抄檢,當晚,唯一免檢的是寶釵的蘅蕪苑。因鳳姐說寶釵是親戚,不便檢查,但寶釵肯定是知道抄檢這事的,第二天薛寶釵就以母親身體不好需人照顧為由,搬出大觀園。

大觀園裡抄檢儘管沒有波及到寶釵,但她看出這裡已非清淨之處,有 「危邦不入,亂邦不居」的清醒決斷,第二天就搬了出去,堅決遠離是非之地。她有原則,及時搬出可避免他人口舌,因為一個未出閣的姑娘,最主要的是清譽。儘管後來王夫人得知此事後挽留她,她還是堅決搬了出去。就像她的詩詞《詠白海棠》中寫的: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甕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欲償白帝憑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紅樓夢》裡說寶釵是「山中高士晶瑩雪」,或許就是因為她有冰雪聰明的性情,洞悉世事後內心守著一份清淨,在濁世中努力潔身自好,不隨波逐流,無論富貴還是平淡,都安之若素,處之坦然,雖然沒有出家,也有著「芒鞋破缽隨緣化」的心境了。今天我們就和大家分享到這,關於中國的文化還有哪些,我們下次和您接著分享。

(責任編輯:雲起)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