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使美國護士明白了福禍的真意

【2022年10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很多人可能會很驚訝,我們通常認為的「福」和「禍」在下一世的表現方式和這一世截然相反。世俗的舒適不可能是永恆的,而艱辛卻會帶來喜悅。

來自肯塔基州的退休護士、52歲的潘妮‧維特布羅特(Penny Wittbrodt)對此有切身的體驗。在過敏發作導致她昏迷之後,她分別在2014年和2016年有過兩次不同的瀕死體驗

她穿越到天地之間的空間,遇到散發著愛的能量的靈性生命,包括她已故的祖母和上帝本人。這些經歷使她對生活的看法轉了180度。從第二次瀕死體驗中醒來後,她說她的過敏反應已經治癒了。她回到世間的決定是很不情願做出的,因為在她看來,那個地方幾乎是天堂,但她還沒有完成在地球上要達到的目標。

「我有對貝類過敏反應的歷史,但我多年來沒有發作過。我只是把這些過敏性注射藥物EpiPen放在身邊。」她在2021年接受薩門‧奧克斯(Shaman Oaks)採訪時說,「當時我呼吸和吞嚥困難……我是一名護士,我當時想,『天啊!這是過敏反應。』所以我給自己打了一針EpiPen。我兒子開車送我去醫院。」

在等待治療時,潘妮在醫院走廊裡被喘鳴所困擾,感覺像死了一樣。她看起來非常可怕。當護士覺得她可能即將死亡時,潘妮停止了呼吸。她「彈出」了自己的身體。她親眼看見了自己:「我在想,『夥計,那個女孩是誰?她病得很重。』我沒有意識到那是我自己。」

(由潘妮‧維特布羅特提供)

離開她的肉體外殼,進入精神世界之後,潘妮表現出一種她描述為「非固體」的狀態,並進入了一個「壓迫性」的黑暗空間。她的感知被改變了,包括她的時間感。「這裡(地球上)的時間是如此結構化,那裡的時間真的遠離了你」,她說,「與這個塵世的時間相比,我在虛空中度過的時間可能是大約10年。」

「我突然想到,我所處的精神空間是我在地球上自己建立的精神空間的圖像反映。……自從多年前離婚以來,我一直在自己周圍築起一堵牆來保護我,保護孩子們。我在塵世建立的隔離跟著我來到了另一空間。」

當她悟到這一點時,窒息的黑暗瞬間像玻璃一樣「破碎」了,一道燦爛的光芒照進來。然後一個靈魂出現在她面前。那是潘妮的祖母,她不是以老太太的形象出現,而是以一個金色的天使般的女人的形象出現,她有著火一般的頭髮。

「我很欣慰,有人在那裡,我並不孤單。黑暗已經消失了……我闖過來了。我哭了」,潘妮說,「祖母用心靈感應對我說『親愛的,冷靜下來。』這些話是一種鎮靜劑,是精神的安慰能量。」

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潘妮又獨自一人漂浮在光明中。她的思想在那個空間會成為現實。「我會有一些念頭,念頭一產生,答案就在那裡了」,她告訴《大紀元時報》,「我記得我當時想『花』,然後突然……我低頭一看,我的思緒已經造出來花了。它們是黃色的,不是我們理解的黃色,而是『輝煌的』」。

「每朵花都有自己的振動,自己的歌聲,自己的氣味和味道。而且你不必靠近就可以體驗它」,她說,「你可以看著它。沒有一朵花相互衝突。每一片草葉都有自己的共鳴和歌聲。這一切都在和諧地工作。它比我在地球上的任何經歷都要豐富得多。」

潘妮隨後描述了與上帝會面的經歷。上帝說,她因親人在生活中受到的遭遇而對上帝懷有怨恨。然後,上帝向她透露,當進入永恆時,在地球上的所謂的「禍」會結出救贖的果實,超出凡人卑微的理解。

示意圖。(Shutterstock; 插圖: Public Domain)

「我說,『我已經看到了你讓我的孩子所經歷的一切。他們的父親在他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拋棄了他們,他離開我已經夠我受的了。我不應該承受這種苦難。』」潘妮接受薩門‧奧克斯採訪時說。

「我可以接受前夫對我所做的任何事情,但是看著孩子們在電話裡和他說話,然後每天去郵箱檢查他說的要送給孩子的禮物,雖然它永遠不會來,看著孩子們每天心碎地走回去……什麼樣的上帝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這種「不公正」激起了她對上帝的怨恨。在她的瀕死體驗之旅中,上帝向她揭示了他的意圖,並清除了她作為一個凡人對真實情況的誤解。上帝和她向前閃去,潘妮看到她的大兒子大衛在看台上看著他自己的兒子踢足球。大衛說:「媽媽,我要成為一個對得起他的父親。」

她回憶說,多年後——她沒有告訴兒子這個故事——大衛在看他兒子踢球時說出了這些話。

「我當時倒吸了一口氣。我想,『哦,天哪,發生了,確實有上帝存在!他確實就在那裡。』有時候我會懷疑那種瀕死體驗,因為很多人都懷疑它。但(上帝)說,『不,我就在這裡。』」

許多表面上的「不公正」,比如兒童忍受癌症的折磨或生來就有可怕的畸形,在天堂都有更高的目的。「他們是最有犧牲精神的」,潘妮談到這些,「他們忍受了這麼多,只是為了有機會向人們展示一種超越言語的愛。」

潘妮與上帝一起在幸福的光芒中漂浮著,她非常不願意回去。她感覺到一根繩子將她與她塵世的身體連接起來,她知道她要回去了。她也明白了,以前她沒有像上帝所希望的那樣生活,一點也沒有。

「我逃避了我應該做的事情。我無法形容離開(精神空間)時我有多傷心」,她說,「我(現在的)丈夫問,『你為什麼不想再回來呢?』我說,『在你自己去過那裡之前,我無法讓你明白這一點。』」

「『我知道你最終會沒事的。』我決定回來,我哭了。……我對上帝說,『至少讓我記住這個經歷,因為如果我遺忘它,我想我就不會再有任何希望。』」

佩妮在醫院的呼吸機上,處於醫學上誘發的昏迷狀態/康復後的佩妮。(由潘妮‧維特布羅特提供)

凡人生來就有著永恆的目的,這與我們所認為的「福」不同:當一切都一帆風順時,這實際上並不好,潘妮說,當我們沉睡在舒適中,無所事事時,這很糟糕。我們註定要向前邁進,迎接挑戰,分享善意。

為了完成她的目的,她莊嚴地選擇在世俗世界中重新進入她的人體。

「在我們進入今生之前,我們實際上經歷了一個決策過程,我們諮詢過精神嚮導,關於我們想投生的家庭以及我們在世間想學習的教訓」,她說,「當我們到達這裡時,我們都忘記了這一點。我試圖提醒人們,在你來之前,你知道你將要面對的苦難。你曾經決定『這就是我想過的生活。我想得到這些教訓,因為這些教訓將有助於我精神的成長。』」

回來後,潘妮在社交媒體上以及在各種播客和平台上的採訪中與世界分享了她的瀕死體驗。她一直努力提供證據證明她的經歷,展示她確實看到了當時她不可能看到的東西,除非她真的離開了身體,比如她姐姐在某一天穿的不匹配的衣服,她在Facebook上發的短信,等等。

這個故事只是潘妮與世界分享經歷的一小部分。

潘妮和丈夫唐(Don)。(由潘妮‧維特布羅特提供)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