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性人講述自己經歷的悔恨和救贖

【2022年11月1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趙孜濟編譯)「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我太自私了」,82歲的沃爾特‧海耶(Walt Heyer)告訴《大紀元時報》,「我毀了我的事業,毀了一個擁有善良妻子和兩個孩子的美好家庭,因為沒有人大聲疾呼,談論你不能改變性別的這一事實。」

海耶出生於加利福尼亞州,是一位作家和活動家,現在住在東海岸。他說他小時候遭受過創傷,成年後,他接受了變性手術,並以跨性別女性的身分生活了八年,然後在1991年又變了回來。

海耶說,因創傷而選擇變性,自己對此感到非常後悔。他現在經營著sexchangeregret.com網站,以引導其他人遠離不可逆轉的手術或生活選擇,幫助人們選擇治療解決方案。

沃爾特‧海耶的成長照。(沃爾特‧海耶提供)

「我想發出人們可以傾聽的聲音,並阻止他們接受完全不必要的荷爾蒙和手術,因為這可能會摧毀他們的生活」,他說。

祕密的兩重生活

海耶回憶說,他很小的時候就被家人毆打和騷擾,這加劇了創傷,導致他在13歲時祕密將自己認定為「克里斯塔爾‧韋斯特」(Christal West,女性名稱)。成年後,他在舊金山和聖地亞哥的俱樂部和酒吧中是一個女性,同時,又在白天過著雙重生活,有一份好工作,有家庭。

雖然他已婚並有兩個孩子,但海耶的祕密生活在黑暗的掩護下繼續。「你可以把鬍子剃掉。它長得很快,沒什麼大不了的」,他說,「這只是偽裝的一部分。」

1974年,他被心理學家保羅‧沃克博士(Paul Walker)診斷出患有性別焦慮症,並開始服用女性荷爾蒙。1981年夏天,他遇到了斯坦利‧貝伯(Stanley Beiber)醫生。貝伯在他職業生涯中做過5,000次變性手術。

兩年後的1983年4月,海耶在科羅拉多州的特立尼達(Trinidad)做了手術。

(左)海耶在1980年代的照片,(右)變性後的海耶。(由沃爾特‧海耶提供)

「他們沒有切斷陰莖,他們只是使用陰莖,將其反轉朝向體內」,他說,「沒有人談論過後果。後果是可怕的。他們永遠不能生孩子。」

雖然海耶已經有了孩子,但他的選擇造成了嚴重的後果。他說,他離婚了,幾乎立即失去了他心愛的工作。他當時是一名助理設計工程師,為阿波羅太空任務從事低溫工作。沒有人願意雇他。自1983年10月25日以來,海耶再也沒有過真正的職業。

「我只是為了自己,完全是自私的,我沒有考慮我的孩子」,他說,「我為了自己的目的拋棄了他們,這就是為什麼我把這叫作『變性遺憾』,因為我後悔我對周圍我非常愛的人造成的傷害。」

「手術除了毀掉我的職業之外什麼也沒解決。我有一段時間無家可歸。我成了一個酗酒者和吸毒者。……我到處嘗試,為生存做了很多事情。我從收入豐厚到破產。」

贖回和恢復

在海耶生命的最後40年裡,很多變化發生了。但是也許還不夠。

「我免費住在一個通常每月花費要4,000美元的康復中心」,他說,「我開始參加各種聚會。……我決定開始去教堂。……我的身分是『勞拉‧詹森』。那是一個婦女康復中心,我以勞拉的身分去教堂。」

1989年,海耶住進了一個舊金山酒精藥物康復中心(Alcohol Drug Recovery Center)的成癮治療項目中由政府資助的房間。

現在他認為,對他的性別焦慮症的診斷是完全不正確的。這種創傷——他小時候遭受的身體和性虐待——沒有得到「合適的照顧者」的照顧。他當時需要的是創傷治療師,而不是外科醫生。

在贊助者的幫助下,當時50歲的海耶在離開中心後找到了一個住處。但是,由於如此多的人生之路被燒毀,除了信仰,幾乎沒有什麼其它途徑可以改變他的人生。信仰開闢了一條通往靈魂救贖(而非身體救贖)之地的關鍵新道路。

海耶的近照。(由ADF通過Walt Heyer提供)

當時他與他的心理醫生舉行了一次祈禱會,而這個祈禱會導致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幾乎是超自然的異象。

「我看到主在向下看。……主為我而來,但不是在50歲時為我而來」,他說,「他從我的童年來到我身邊,那童年是如此破碎。那時他救贖了我,並說:『和我在一起你將永遠安全。』」

「我需要對自己的生活負責,而不是因為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而責怪別人。……祈禱是深刻的」,海耶說,他現在重新認自己為「沃爾特」。

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錯,但也知道他被原諒了。

「我被救贖了,並恢復了我本來的樣子。我也意識到我從來都不是『勞拉‧詹森』」,他說,「人類歷史上沒有人改變過他們的性別。它從未完成過。在科學上、醫學上、手術上、荷爾蒙上……這都是不可能的。我停止了假面人生,我意識到我找回了自己的生活。」

「我是幸運兒之一。」

「人們被欺騙了」

海耶現在完全清醒了,他試圖找回自己的生命。他接受了痛苦的逆轉手術,承認「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並嘗試了各種工作,賣車和咖啡師。最終,他意識到自己需要學習一門新課程,並進入大學學習。他成為教會護理事工的主任,到現在已經有三年半了。

今天,他擔心年輕一代所面臨的「社會傳染」。他擔心性別焦慮症在社會上已經被推廣和傳播到危險的程度。學生在學校被洗腦,在某些官方宣傳的影響下,甚至一些父母也覺得有必要幫助孩子改變性別。

「一個活著的兒子總比一個死去的女兒好」,這種瘋狂的說法到處散播。

「這個地球上的任何孩子都不應該接受外科手術來切除他們身體的任何部位」,海耶說,「孩子的大腦直到24歲或25歲才能完全發育成熟。我們為什麼要干預?」

「你可以很容易地看到人們被欺騙了,那些正在接受激素和接受外科手術的人。……任何時候,如果有人利用孩子來摧毀下一代,我們都必須退後一步,深吸一口氣,看看是誰在做這件事。」

他說,反宗教、反家庭和反男性的意識形態推動這一思潮來消除性別認同。他補充說,「馬克思主義只是想要『工人』,他們不想要『男性』和『女性』。如果他們能摧毀這個稱呼,那麼他們就會摧毀我們社會的結構。」

避免荷爾蒙 避免手術

海耶建議,更現實的是,受創傷的兒童應該接受談話療法或EMDR(眼動脫敏和再處理),這是一種心理治療形式。

「如果創傷事件導致全身性煩躁不安,我就建議他們接受創傷治療」,他說,「當我和這些人交談時,他們確實接受了廣泛性焦慮症的治療,他們說他們能夠避免激素,能夠避免手術。……他們的身體沒有改變,他們不必忍受外科手術的後果。」

海耶又結婚了。他繼續他的倡導,並在全球各種會議和活動中發表演講。2010年,當sexchangeregret.com推出時,他們吸引了微不足道的700次點擊。到2015年,這一數字已增加到356,000。

「我意識到人們非常渴望有人提供一個安全的地方,在那裡他們可以談論他們的遺憾」,他說,「我們能夠幫助很多人。其中一些我們無法幫助,但我們幫助了那些我們可以幫助的,我們做到了。這是非常有益的。」

很多人通過網站向他訴說他們的故事,這些故事令他感到不安,但希望他的故事和活動將有助於防止其他人做出不可逆轉的決定,例如手術。

「很多錢被輸送給左傾勢力用於這種瘋狂的行為,這真的讓我震驚」,他補充說,「我只是希望人們開始意識到他們造成的傷害有多大。……它摧毀了人們的生活。」

「我們還沒有足夠的人站起來說,『不要這樣做。』」

原文「『I Destroyed a Family』: Walt Tells How He Had Surgery to Be Laura, Then Detransitioned After Regretting」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