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Skype無法撥通中國電話 電訊專家揭內幕

【大紀元2023年05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易如報導)微軟即時通訊軟件Skype近期無法接通中國手機,甚至座機也不行,其中國運營商通知中只說是技術問題。許多在海外慣用Skype打電話回國的網友紛紛抱怨,質疑是國內網絡防火牆又升級。熟悉中國電訊運營業務的旅美電訊專家透露,中共為政治安全,寧願卡掉國際通話

Skype突然無法接通國內電話 中國運營商受關注

「Skype突然打不了國內手機」話題,連日來引發海外華人圈關注。

在一個網絡論壇,樓主表示:「我在美國,一種用手機Skype App打大陸的朋友手機;自從上週起,就打不了了。每次響兩聲就disconnect,說your connection is too weak。搜了一下,不只是我一個人。估計是國內的網絡防火牆又升級了。」

網友跟帖:「是的!我家也打不通了……也不知道啥時候可以修好。」「太噁心了吧,國內居然這樣。」「快跟朝鮮一樣了。」「幸好FaceTime Audio還能用……」

(網路截圖)

馬來西亞李女士5月15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她經常用Skype給家裡打電話,現在不但手機,座機也打不了。澳大利亞羅女士和台灣熊女士也向記者反饋同樣的問題。

記者15日打江西省政府的座機測試,提示:「你的連線太弱,請稍後再試。」然後一直打不通。

記者查看Skype的中國運營商「時光譜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下稱時光譜)的官網,上邊有5月6日掛出的「Skype緊急通知」:「因技術問題,導致Skype暫無法撥打中國大陸地區的電話,相關技術人員正在全力處理中,請大家耐心等待,由此給您帶來的不便,我們深表歉意!」

(網路截圖)

時光譜官網介紹,該公司「依託」光明網、光明日報社,是Skype在中國地區的獨家戰略合作夥伴,負責Skype在中國大陸地區的業務運營。

公開資料顯示,Skype創立於2003年。此前美國eBay公司曾在2005年收購Skype,並於2007年和TOM集團在中國大陸成立合資公司,負責為中國大陸市場研發、運營中文版Skype。TOM是李嘉誠旗下企業。

2011年5月,微軟全盤收購Skype。2013年11月,Skype宣布與光明方正公司達成戰略合作,在中國大陸推出新的Skype,光明方正是中共黨媒光明網與北大方正的合資企業。大陸Skype中文官網即現在的時光譜網站。官媒《經濟日報》2013年稱,Skype在全球擁有3億活躍用戶。

專家:中共懼政治不安全 或要求Skype配合

美國硅谷電訊無線業務及網絡寬帶工程師鐘山5月15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時光譜是黨媒光明日報的子公司。這次事件背後,可能是政府通過防火牆的技術能力和政治安全的政策要求,來與微軟談整改措施,預計會逼迫下一版本Skype完全接受政府約束,或者按照要求和政府聯合開發。

他推測:以前當局對Skype能做到識別其業務但不能識別「敵我」用戶,所以當局先在技術上整體關掉業務,勒令其下個版本要解決敵我識別問題,就是做用戶身分鑑別,以及做通話存盤。

鐘山說,「Skype的使用者包括很多反共反極權壓迫話題,例如海外收集中共迫害政治異議者的惡人榜項目,其志願者會直接使用Skype向國內惡勢力團伙成員打電話告知其已經被上榜核查。還有海外媒體訪談境內政治異議者。也有一部分潛在的逃亡者建立海外聯繫也是依靠Skype。」

美國硅谷電訊無線業務及網絡寬帶工程師鐘山(鐘山提供)

大紀元記者了解到,海外大量華人,都還用Skype和國內親人聯繫。

鐘山進一步解釋說,Skype國際通話運用VoIP(Voice over IP)。VoIP是指利用互聯網協議語音技術的設備或程序。

「如果遵守WTO的規則,這個業務應該完全交給外資,但中共的特色就是談判時要求交給中資公司來運營,以前是李嘉誠企業,現在就換成光明網,明明白白是黨的喉舌。北大方正是提供技術,光明網是主導,主要控制審查。」

鐘山說,微軟在中國有很多既得利益,以前因為有很多外資公司在中國,都要用Skype,中共政府不想得罪這麼多的外資公司,所以之前這是模糊地帶,大家就得過且過。習近平執政到現在,外資公司跑的差不多了,當局也就不顧忌。反正留下的用戶也可能較多涉及反共的,打進來的這些電話,都是中共不喜歡的,所以就想打壓掉了。

「目前的運營商是完全姓黨的,寧可不掙這個錢,也要限制VoIP的業務,尤其限制Skype的業務。」

就Skype無法打通中國電話,是否因中共政府加強管控和審查所致,大紀元記者於北京時間15日發郵向時光網公司尋求置評。對方未即時回應。

分析:中共利用科技幹缺德事 防火牆可卡掉通話

鐘山表示,在技術上,中共的防火牆已能完全識別出Skype的流量包。

他披露,中共電信當局曾與中山大學做產學研合作,分析VoIP電話業務包的特徵,進一步針對Skype的國內業務開發識別碼,交給做人工智能的下游合作商。目前在防火牆方面針對數據包(和數據流),已採取AI定向識別揀選。

他說,VoIP本身協議是加密的,只對合作下游開放。但是通過國內的產業鏈的合作,當局現在基本能識別出來,在防火牆上就可以卡掉數據包不轉發。「不給轉發數據包,這個通話就中斷了,就報錯了。」

鐘山還提醒,不管是用什麼方式通話,只要通過中國電信轉接的,一定會全部被監控,都有錄音,它這套本身就是諜報系統。「你談什麼敏感話題,能有百分之八十幾的識別率。」

紐約董女士5月15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她買了Skype的年卡,帳戶上,加上計劃至少還有兩百美金。她的同學也是在美國,買的是一個月25美金左右的電話卡,現在都打不了。「希望Skype公司能儘快解決,不然我們損失挺大。」

鐘山則表示,不能指望微軟。「微軟保持著一個做法,是不得罪中共政府,所以不會很積極去處理這件事。」

鐘山早年在中國大陸從事電訊運營商下的寬帶集成業務,也涉及手機短信和多媒體業務,他曾是電訊項目的負責人。

他感嘆:我們幹這個行業的人,不經意的多多少少都有助紂為虐。技術本來是無害的,是中性的,但是中共就專搞歪門邪道,拿來搞諜報系統用,而且在國內成為一個高端的學問。現在中共又用人工智能來幹這種事,掐人家的正常通話。

「中國的通信網絡系統,都在幹這種歪門邪道的事,幹缺德事。」鐘山說,希望把這些事情揭露出來,讓國際社會知道。◇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