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進展:曾絕食抗議「禁逐令」華裔房東決不放棄抗爭「司法不公」

【2023年05月24日訊】(記者李瑩瑩聖荷西採訪報導)3年零3個月,爲了捍衛個人財產權益,數十次與政府、法院進行交涉的華裔房東George Wu,表示在這條艱辛的路上,將一直勇敢地站出來發出聲音,積極維權。

自從2020年2月份以來,George的租客就未繳房租,至今已長達近40個月,累計欠租近127,600美元,折合成人民幣九十萬。

他稱,雖然收不到房租,但是他還要繳地稅、保險費,以及日常維護房屋等費用,甚至包括租客的水費和垃圾費,「我已經沒辦法了,現在要借錢去付房貸、地稅」。

George的房子位於阿拉米達(Alameda)聖利安珠市(San Leandro),一西裔女子一家租住在那裡,自從COVID-19疫情開始以來,租客以「禁止驅逐租客令」(Eviction Moratorium)為由,拒付房租,不僅如此,還把房子轉租給別人來賺取租金。

2020年初,阿拉米達縣實施了禁止驅逐租客令,房東不得以任何理由驅逐租客,以保護疫情期間經濟上受到影響的租客。

由於該禁令,拒付房租的租客,無需提供與疫情有關的困難收入證明,也不能被房東驅逐,因此許多有良好工作收入的租客濫用該禁令,拒付房租,欺侮房東。

起訴租客 但被推遲審理18次

George曾多次到法院起訴租客,但法院均以該禁令為由,推遲審理18次,「每次法院推遲的時候,都會寄來一份書面通知,稱是因為禁止驅逐租客令這個原因推遲的。」他氣憤地説。

他曾經諮詢過律師,律師稱沒有辦法;警察也稱,沒有權力來驅逐房客,要得到法院的許可才行,「但問題就是法院不受理,原因是縣裡的政策不允許法院開庭,所以這是一個死循環」。

2月28日 ,在阿拉米達縣(Alameda)政府樓前,近百名各族裔民衆集會, 願終止「禁止驅逐租客令」。(李瑩瑩/大紀元)

勇敢站出來 絕食抗議

2023年2月26日,George來到阿拉米達縣政府樓前絕食抗議,當時他說:「我忍受到極限了,實在忍不下去了,我的美國夢變成了噩夢,沒有退路了,才來到這裡絕食抗議。」

自那以後,上百位不同族裔、和他有類似遭遇的小房東們,組織了大大小小的抗議活動,申述禁逐令帶給他們的諸多傷害,並抗議政府無視小房東們的私有財產權,每次的抗議集會上,也都會出現George的身影。

東灣出租房屋協會(EBRHA)、住房提供者組織In It Together、安居聯盟(BAHN)等多個房屋組織的代表,也數次參與抗議集會,大家高舉標語湧入縣議會、市議會,積極發言、給政府施壓。

抗議初見成效 多地結束禁逐令

多位小房東在受訪時表示,這個政策讓私人財產得不到保護,「很像共產主義」。

在民眾屢次到縣、市政府的抗議和疾呼下,阿拉米達縣議會決定在4月29日正式停止該禁令;奧克蘭市議會也投票決定,7月15日結束禁令;聖利安珠市議會也以5比1的投票,決定在7月31日結束禁令。

「政府之前對我們小房東的困境,幾乎不考慮,但當我們聚集到一起之後,形成合力、要求這個禁令儘快地結束,因此政府重視起來了,考慮了我們的訴求。」George說,「我們和議員們,一對一地碰面交涉,這也促使議員們投票,來制訂公平的政策。」

禁逐令結束了 租客就會搬走嗎?

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到了禁逐令結束,許多房東會覺得鬆了一口氣,期待租戶搬走、收回自己的房子,但現實果真如此嗎?

George表示,雖然禁逐令結束了,但是法律規定,房東們若要讓拖欠租金的租客搬走,還需要開庭受理。

他指出,現在關於房東和租客的法律,是不公平的,「租客有免費的律師,幫助打官司」,「而房東要想請到免費的律師,必須符合很苛刻的低收入條件,收入幾乎爲零,才可能符合。所以,基本沒有房東符合條件,這等同於房東沒有免費的律師幫助打官司」。

他舉例,由於聘請律師等費用太高了,動輒就上萬甚至十餘萬美元。之前有很多房東打不起官司,所以就忍氣吞聲地接受租客非常苛刻的條件,選擇調解了。

對司法不公和歧視 進行抗爭

George稱,租客的律師費用是由政府支付的,「政府將納稅人的錢,用於為租客提供免費的法律援助」。

據文件顯示,阿拉米達縣議會已經批准10,046,440美元,用於為租戶提供免費的法律服務,其中部分資金來自於納稅人上繳的房地產稅(Property Tax)。

「由於阿縣的禁令已結束,我的案子在18次被拒絕受理後,終於在法院開庭了,至今開了兩次庭,一次是5月10日,第2次是5月17日」,他説,「我的庭審案子,已經暴露出了司法的不公正,租客已經免費聘請了律師,但我目前請不起律師,只能硬扛著。」

他認爲,這個偏頗的政策是根深蒂固的,「大家都默認、不反對的話,是不行的」,「政府和司法系統,存在著對房東的偏見和歧視,房東和租客本應該是平等的。」

所以,他決定利用自己的案子作爲典型,在今後的開庭時,舉行集會、抗議等活動。

目前,他也得到了反對該政策的律師支持,並在多個住房組織的幫助下,打算一直抗爭下去。◇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4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