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風水高人揭祕:富貴的祕訣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1958年,當時30歲的李嘉誠還只是一個小商人,正經營著長江工業有限公司,廠房一分為二。一邊依舊生產經營多年的塑膠玩具,一邊則研發生產新產品──塑膠花。

為什麼李嘉誠看中塑膠花呢?有一天,他在讀英文雜誌時發現,意大利一家企業已經研發出製造塑膠花的技術,並即將量產,不多久就會在歐洲推出。頗有商業頭腦的李嘉誠馬上想到,歐美人都喜歡在屋內屋外裝飾花卉,但是現代快節奏的生活讓人們無暇照顧嬌貴的植物,塑膠花正好彌補這一點,一定會熱賣。而當時,香港一切向歐美看齊,這個塑膠花在香港也必然會紅火。

說幹就幹,抓準商機的李嘉誠果然很快就嚐到了甜頭,很快他的塑膠花熱賣,生意火爆。但是,由於產品供不應求,李嘉誠的廠子出現了降低質量應付訂單的情況。不誠信的惡果也很快顯現,許多客戶要求退貨,銀行追債,客戶追款,塑膠廠瀕臨破產。為了還債,李嘉誠之後的妻子,表妹莊月明把自己的首飾都拿出來變賣了。

這一次的遭遇讓李嘉誠意識到誠信的重要,但是要重整企業,東山再起哪兒是那麼容易的?難道自己真的會像14歲時算命先生說的那樣嗎?李嘉誠心有不甘。

那麼,那位算命先生都說了些什麼呢?

結果迥異的兩次算命

李嘉誠小的時候,家人為了躲避戰亂,舉家從廣州逃到了香港,可是沒多久香港也被日軍侵占。家境貧窮的李嘉誠一家,日子更不好過了。那時的李嘉誠看上去也總是灰頭土臉的。

1942年,李嘉誠14歲時,一位算命先生看到他雙目無光、骨瘦如柴,和他母親說,這個小子日後難成大器。如果安分守己可以勉強謀生,但要飛黃騰達是沒這個福分了。

從此,李嘉誠對於算命先生可就沒什麼好感。

然而,李嘉誠沒有想到的是,1958年的一次聚會,又會遇到一位算命先生,而這個人不僅將為他的人生帶來重大轉機,而且日後也會成為他的御用風水師。這個人就是陳伯。

說起陳伯,倒也有幾分神奇色彩。他的名字叫陳朗,祖籍四川,幼年時家境富裕。小時候曾路過算命看相攤子,對算命看相與玄學風水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他父親便請了兩位師傅教授這方面的知識。陳伯後來篤信道教,精通易經八卦,尤其擅長風水和相術。由於身世不錯外加看相算卦確實有兩把刷子,陳伯在香港不久就已頗有名氣。

原本對算命沒啥興趣的李嘉誠,也樂意聽他說說。於是,陳伯問李嘉誠,你希望這輩子能掙多少錢?李嘉誠回答:三千萬就很滿足了。陳伯卻對他說,你命裡的財庫不是平的,是漫出來的,你將來必定成為香港首富!

陳伯的話,對於當時處於低谷期的李嘉誠來說,無疑是莫大的鼓勵,也為他增加了幾分膽氣。就在這一年,李嘉誠進軍地產業,購地置業也少不了陳伯的指點。而李嘉誠之後的事業發展,也確實如陳伯所預言的,越做越大,在幾次經濟危機中,別人賠錢他賺錢,積累了巨額財富,真的成為了香港首富。陳伯呢,從此被李嘉誠捧為坐上賓,不僅李嘉誠的辦公室是按陳伯的意見布置的,他居住的半山別墅,也是請陳伯看的風水,才搬進去的。

而李嘉誠在之後的香港中環風水大戰中能夠一直平平安安的,也全靠陳伯的幫助。那這其中又是怎樣的一段故事呢?我們來說說。

驚心動魄的風水戰

來,先給大家看一張圖。

這三座高樓,從左到右,分別是中銀大廈、長江集團中心大廈以及滙豐銀行。滙豐銀行是最先建立的,請高人設計了風水,生意一直不錯,財源廣進。之後,中銀大廈來了,採取了三面鋼刀設計,一面直指滙豐銀行。說來也怪,滙豐銀行的日子真就不好過了,不僅業績大幅度滑坡,股價也隨之大跌。怎麼辦?在請教了風水師之後,滙豐很快就在頂樓架起了兩門長達17米的大鋼炮,直對中銀大廈,形成「刀炮對戰」,化解了危機。

關於滙豐銀行樓上的鋼炮,還有個小插曲。據說有一年颱風,把滙豐銀行樓上的炮筒吹歪了,對準了渣打銀行。這可不是小事,渣打銀行的一紙律師函送到了滙豐銀行,要求限期改正。看來大家都還真蠻信風水的。

這場「香港中環風水戰」驚心動魄,在香港可謂人盡皆知,廣為流傳,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我們之前《香港風水陣》這期節目,裡面有更詳細的描述。

那麼這兩座大廈中間的長江集團中心大廈又來湊什麼熱鬧呢?20世紀90年代初,香港政府給李嘉誠批了一塊「風水寶地」,就是中銀大廈和滙豐銀行之間的那塊地方。這可咋辦,夾在它們中間,不成了「挨千刀的炮灰」了嗎?後來還是陳伯給李嘉誠指點迷津,破了這個風水煞。

初看長江集團中心大廈時,很多人都覺得沒啥特色,缺乏線條美。但是這裡面的玄機可就深了。大廈設計師西薩‧佩里(César Pelli)就曾說:「李嘉誠信風水,他相信四四方方的盒子形大廈可抵擋中銀的煞氣。」其實還不僅僅是四方形,大廈四邊的稜角都被磨平了,有風水師點評,說這是為了避免太過「鋒利」與中銀硬磕。此外,整棟大樓都採用了防彈玻璃,以「封住」和「抵擋」外部的傷害。看起來,真就像銅牆鐵壁一般。

長江集團中心大樓的283米的高度也是有講究的。李嘉誠自己也說過,「我聽從我的風水師建議,長江集團中心要高過旁邊的滙豐總行(179米),但要矮過另一旁的中銀大廈(367米)。如果在中國銀行及滙豐總行的最高點劃一條斜線,長江集團中心就在這條斜線之下。」風水師解讀,這樣就避開了刀炮相交點。

果然,長江集團中心蓋成之後,不受兩邊大廈影響。而李嘉誠的事業也如日中天。真是任你們刀槍劍雨,我自閒庭信步。

看到這兒,也許有朋友會說,風水師這麼牛?哪天我也找人去算算。這裡還是勸您打消這個念頭,畢竟真正的高人不容易找,萬一遇到坑蒙拐騙的江湖術士,可就把自己害苦了。那麼,要想人生富貴有什麼好辦法嗎?也許可以聽一聽陳伯留下的話。

富貴祕訣

2002年,隱居在四川青城山的陳伯病重,被送入香港養和醫院,住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醫生與服務。李嘉誠也聞訊趕來,支付全部醫療費。然而,在做了三次手術,花費千萬元醫藥費,受盡痛苦之後,陳伯還是去世了。

陳伯在臨終前透露,他之所以要做三次手術受盡痛苦,是因為洩漏了太多天機,受到了天懲。

陳伯最後的日子裡,不少富豪名流去討教長久的富貴之方。網上流傳出陳伯最後留下的致富祕訣,這裡節選一些,大家聽一聽有沒有道理。

陳伯說,「做生意要走正路,自己有種因(福德),成功是早晚的問題,福種得厚,緣自然就來得快,急不得。走正路(做生意正正當當、規規矩矩)也是在造福,立一個好的榜樣讓人學習,這種福也不是幾個億可以計算的。千萬不要想走歪路,否則福損得很快,命中本來有萬億的福,走歪路,減損成幾十億,自己還以為成功了,沒想到將來要受造惡的果報,實在得不償失。」

他還提到,「現在世道很壞,大家為了求名、求利不擇手段,問題還是出在沒有聖教(聖賢教育),廉恥沒有了,更不要說仁義道德。你們這些人,如果想要世世代代保有富貴,最重要的還是要把聖教(聖賢教育)給提倡起來。人人有廉恥,人禍就少了,人禍少,天災自然就減了。」

中國古人就說「一命、二運、三風水」,也說「積善人家必有餘慶」,所以要想富貴好命,可不是擺個風水陣就能有用的,得了不該得的名利,德不配位,終究長久不了啊。譬如說,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常常看到,有的藝人紅了,結果沒多久聲名狼藉了;有的官員飛黃騰達的,沒幾年鋃鐺入獄了。所以啊,行善種福德才能真正地獲得「好命」。這裡給大家介紹一則民間流傳的僕人變武將的改命故事。

鄭興兒改命

明朝有一位著名的相士叫袁珙,字柳莊。他著有《柳莊神相》一書,是許多學習相術人的必讀課本。

袁珙在朱棣還是燕王時,就慧眼識得他是真龍天子。待朱棣登基後,封了袁柳莊一個三品官。袁珙有一個兒子叫袁忠徹。他也得了其父相術的真傳,幫人看相沒有不靈驗的。當時有一個王部郎,家裡的人經常生病,因此愁容滿面。一日,袁忠徹前來拜訪,正聊著這事呢,正好一個叫鄭興兒的僕人端茶上來。袁忠徹看了這僕人一眼,大驚道「原來如此」。等僕人離去之後,他告訴王部郎,這位僕人命運多舛,而且妨主。王部郎雖然不捨鄭興兒忠厚老實,做事勤謹,但是為了家人著想,只好和鄭興兒說明原因,遣送出門。自此果然家中人口平安,全家都覺得袁忠徹果真相術了得。

這鄭興兒也真是忠厚之人,無故被譴走,也不曾抱怨,暫時沒處去,於是就住在一間破廟裡。有一日,鄭興兒上廁所,見牆上有一個布包,打開來,卻是二十多兩銀子,當下十分高興,「造化,造化,有了這銀子就不怕窮了,被主人趕出來也沒事了。」可是轉念又一想,袁神相說自己命該窮苦,怎有福氣消受這些銀兩?若有人丟失這麼大一筆錢,鬧出幾條人命來如何是好?還是等人來找時,還給他吧。拿定主意後,鄭興兒就在原地等候,天黑之後,找條草墊子鋪上,竟在廁所睡下等待失主。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就看見一個人蓬著頭,紅著眼睛衝了進來,看見牆上空空的,大驚失色道:「東西已不見,如何回得去?」接著就用頭撞牆。鄭興兒忙上前攔住一問,原來這人姓張,人稱張都管,來自河間府,這次進京是替他主人鄭指揮來兵部疏通關係,討個職位的。誰知昨天把主人給的銀兩丟了,回去無法交代,不如一頭撞死算了。鄭興兒趕忙拿出了包裹還他,張都管喜出望外,要分一半銀兩給鄭興兒。鄭興兒說,若是貪你的銀子昨天就都拿走了,何必還要受一夜臭氣呢。於是把整個包都塞了過去。

張都管用了銀子,為鄭指揮謀得了巡撫標下旗鼓官一職,帶了鄭興兒回家報喜,並向主人講述了鄭興兒拾金不昧的事情。這個鄭指揮年近六旬,沒有子嗣,喊鄭興兒進來仔細看了看說:「此非下賤之相,且器量寬宏,宅心仁厚,它日必有前途。」於是認鄭興兒做義子,名字改作鄭興邦。之後,鄭指揮連連升遷,調入京城,做了游擊將軍,鄭興邦也做了武官。

鄭興邦想自己從離京到今日,不到三年,恍如夢境。王部郎此時還在京,想起主人昔日好處,應去拜望,又恐義父見怪,就和義父商量,結果義父稱讚他說:「貴不忘帳,新不忘舊,都是人生實受用好處。有何妨礙?去吧,去吧。」

鄭興邦穿了普通的衣服,來到王部郎府第求見。進去之後就行大禮,王部郎一時沒認出來,忙叫不敢,鄭興邦道:「主人不認得興兒了?」部郎仔細一看,真是當年自己送走的那位僕人。

王部郎問這是怎麼回事?鄭興邦就把認了義父的事說了出來。正聊著,下人通報,袁忠徹來拜,王部郎大笑:「今日來取笑他一回。」叫鄭興邦換上家僕打扮,依舊捧上茶水。袁忠徹接茶時,看到鄭興邦,很驚訝地說:「此為金帶武將,為何在府中做僕人?」王部郎說道:「這就是我之前趕出去的僕人興兒,他因為沒處去,又回來了。」袁忠徹又仔細地看了鄭興邦,答道:「之前沒說錯,今天也沒說錯,看郎君陰德紋起,必是救人性命,或還人之物,骨相已變,今日富貴便因此而來。」這時,鄭興邦大驚:「袁爺真是神仙吶。」於是,就把廁中還金之事講了出來。王部郎聽後也欽佩不已:「鄭君德行,袁公神相,俱是不朽。」當下設宴,三人盡歡而散。

這真是皆大歡喜的好結局呀。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和大家分享到這裡了。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見。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