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投資禁令打響外資撤離中國第一槍

【2023年08月11日訊】(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出於國家安全考慮,美國總統拜登週三(8月9日)簽署對華投資禁令,禁止美國對中國某些敏感技術進行投資,並要求其它投資項目向政府通報。

該行政令聚焦私募股權投資、風險投資、合資企業和綠地投資,禁止美國對中國在半導體、量子計算的投資,以及通報其它類型的半導體及人工智能投資。行政令還禁止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參與被禁止的交易。

《華爾街日報》說,拜登政府正在向美國企業發出明確信號,引導投資遠離中國。

「從更長遠來看,中美正深陷龍虎鬥,兩國不得不脫離數十年來為雙邊關係提供壓艙石作用的經濟和商業聯繫,而上述新的投資限制措施可能會加速兩國進一步疏遠的勢頭。」報導說。

報導引述提供諮詢服務的行業人士的話說,雖然美國企業仍然對投資中國市場有興趣,但許多公司已經越來越猶豫要不要押注中國。

精品研究公司Trivium China的合夥人安德魯‧波爾克(Andrew Polk)告訴《華日》:「我們看到許多(美國)公司從根本上重新思考其中國戰略。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一定會改變戰略,但他們現在正對戰略進行壓力測試,因為我們顯然已經處在一個新的環境當中。」

波爾克表示,中國市場的風險調整回報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他的很多客戶對這一點都有共鳴。

追蹤跨國投資趨勢的PitchBook數據顯示,美國對中國的風險投資已從2021年第四季度438億美元的高位驟降至今年第二季度的105億美元。新行政令可能會對指定行業以外的投資產生寒蟬效應。

投資禁令跟出口管制雙管齊下

美國政府官員表示,該總統行政令是他們在對華關係中「去風險」努力的一部分,但不是要與中國「脫鉤」。

《紐約時報》說,美國政府官員表示,此舉完全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而不是為了獲得經濟優勢。但該行政令描述了將兩者分開的難度,它提到中共「消除民用、商業部門和軍事、國防工業部門之間障礙」的舉措。它還描述了北京對「獲取和轉移世界尖端技術,以實現軍事優勢」的關注。

拜登行政令的全文僅提到針對「特定關注國家」,但附件將其範圍限制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中國)及其兩個特別行政區——香港和澳門。

此外,根據行政令,投資中國這些領域的美國企業需要向財政部通報交易情況。

財政部就行政令發出的一份聲明說,該行政令是對現有出口管制措施的補充,是一個「具有嚴格針對性的行動」,政府堅持「開放投資的長期承諾」。

「拜登政府致力於通過適當保護對下一代軍事創新至關重要的技術來維護美國的安全,捍衛美國的國家安全。」聲明說。

關注通報要求 行業協會回應新規

專注於中國政治風險的諮詢公司Teneo的董事總經理吳佳柏(Gabriel Wildau)告訴《紐時》,該行政令範圍有限,直接影響不大,但其中包含的通報要求可能會產生寒蟬效應。

他說,華盛頓官員們越來越多地將美國企業在中國的投資「視為一種與外敵勾結的形式」。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研究員兼貿易與技術項目主任艾米麗‧本森(Emily Benson)表示,通報制度實際上是一種獲取信息並向美國政府提供數據的方法,以便政府能更好地了解在這些確定的技術領域中某些投資的數量和性質。

她解釋說,行政令不會立即生效,在此期間拜登政府將聽取多輪公眾對這些新規的反饋意見,包括最初的45天評論期。屆時,私營部門以及包括來自中國的企業等其他利益相關者將有機會發表意見。

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希望最終規則允許美國芯片公司在公平的環境中競爭,並進入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主要市場,以提升美國半導體行業的長期實力和超越全球競爭對手的創新能力。」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發表的一份聲明說,「我們將密切關注『涵蓋國家安全技術和產品』在制定規定的過程中被如何界定……我們希望政府能夠與美國的盟友和夥伴取得更多進展,以推進共同利益,並防止美國的單邊政策不利於美國公司與外國競爭對手之間的競爭。」

習希望保持美中關係 換經濟喘氣

《華日》說,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看來,在中國國內經濟增長乏力,經濟陷入通縮,外商投資驟減的情況下,與美國關係維持平穩,哪怕只是暫時的,也可以提高他在國內的威望。

據知情人士透露,中方外交部高級官員楊濤上週在華盛頓與美國國務院和其它部門官員進行了討論,重點之一是為習近平出席11月在舊金山舉行的亞太領導人峰會以及與拜登舉行單獨會談做準備。

官員們表示,雙方還推動修復溝通渠道,本月初步同意成立工作組來討論亞太地區和海事問題。關於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訪問北京的討論仍在進行中,可能在8月晚些時候,這將是拜登政府高級官員自6月以來的第四次密集訪華。

隨著行政令在最近幾個月逐漸成形,中共官員敦促拜登不要推出,並指責華盛頓試圖阻礙中國的發展。在該行政令於週三公布後,中共商務部發言人回應說,美方是在投資領域搞「脫鉤斷鏈」,中方表示嚴重關切,以及將保留採取措施的權利。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高級研究員加里‧克萊德‧哈夫鮑爾(Gary Clyde Hufbauer)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這項行政令正式開啟了美國限制對中國投資的第一步。

「我將其視為限制美國對中國直接投資打響的第一槍。」他說,「我預計許多企業將撤回任何對中國投資的計劃,它(限制措施)甚至可能會擴展到一些大型機構如貝萊德集團(BlackRock)等的投資組合投資。」

其實,中共也有一套它自己的投資限制措施,範圍遠超過美國的新規,而且適用於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境外投資。

它阻攔或叫停了例如購買房地產甚至歐洲足球俱樂部等低技術含量的對外投資,但允許甚至鼓勵進一步併購可帶來地緣政治優勢的科技企業,包括投資涉及飛機生產、機器人、人工智能和重型製造的海外企業。

華盛頓的最新舉措正值中國經濟罕見的非常脆弱之時。中共國家統計局週三宣布,消費者價格指數在前幾個月幾乎維持不變之後,7月出現了兩年多以來的首次下降。

責任編輯:林妍#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