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觀察】房地產泡沫崩裂 中南海為何不急?

【2023年08月18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秦鵬觀察》。今天是美東時間8月17日,京港台時間8月18日。

今天焦點:中國房地產泡沫正在破裂,還有幾個大雷隱隱作響。中國是否真的通縮了?與失去了30年的日本相比,中國有哪些獨特問題更可怕?

全世界都在問,中國政府為什麼不著急解決陷入困境的經濟?經濟學家許成鋼透露了一個中南海的深層祕密。

破裂的房地產泡沫 真實情況更嚴重

清代作家孔尚任在名作《桃花扇》裡面有一個經典名句,「眼見他起朱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用這句話,來形容中國的房地產著名企業碧桂園,真的不能再恰當了。

就在3年前的8月,《財富》500大榜單正式發佈,中國上榜企業達到了驚人的124家,歷史上第一次超過了美國(121家),碧桂園穩穩坐在了全球房企的頭把交椅上。那一年,中國前四大房企是碧桂園、恆大、綠地、萬科,每一個都是響當當的名字。

但是,誰能夠想到,不久後,這些巨頭們先後陷入麻煩,恆大會因為創始人許家印的離婚傳聞被證監會調查,碧桂園也在拚命向各地政府求救無果後不得不發布公告躺平呢?

房地產著名博主獸爺、獸樓處透露,早在去年7月,碧桂園的女當家楊惠妍就被「怎麼辦」的問題困擾著,當時管理層剛宣布了上半年的業績盈利,但同時也做出了一個判斷,認為在當時的大環境下,碧桂園早晚挺不住。隨後,開始向廣東省各地政府求救。

今年3月楊惠妍正式接棒,上任第三天就把58個區域公司砍到了29個,但依然無法避免接踵而至的壞消息。1月份,銷售額220億,3月份250億,到7月份,120億。這對負債一萬多億的巨無霸來說,實在是杯水車薪。

於是,7月份,碧桂園的雷終於爆了。

現在,業內很多人在呼籲當局救救碧桂園,但中國政府沒有,也不太可能真的出重手,原因很簡單:

第一,這家公司的現金流短缺上千億,即使勉強接上,最終還是要靠銷售來彌補,而三四線城市的商品房銷售正在迅速崩塌;

第二,在當前形勢下,要快速回籠資金,就要降價求量,但這也會加大企業虧損。

國際財經媒體彭博社8月17日報導,中國房價下跌的幅度遠超官方數據。其中,上海和深圳的高檔社區、超過半數的二三線城市,二手房房價至少暴跌了15%,杭州的阿里巴巴總部附近,二手房價,則從2021年的高峰跌了大約25%。

而中國政府的數字,新房房價只比高峰時下降2.4%,二手房下滑6%。

一句話,真實情況是,中國商品房銷售現在量價齊跌,房地產泡沫在迅速破裂中,這種全行業的災難,對每一家公司都是一記沈重的打擊。

中國陷入通縮 為什麼比日本更可怕?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中共官方發布了很多數據,增加了人們的擔憂,7月份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年減0.3%,生產者價格指數(PPI)年減4.4%,這是自2020年11月以來中國CPI、PPI首度同步呈現年化下降。而固定資產投資、進出口、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與利潤,也大幅低於預期。7月份人民幣新增貸款,也斷崖式下跌。

所有這些信息,都不容置疑的傳遞出一個信號:中國經濟正處於通縮狀態。

但是官方對此的應對,是小幅降息,以及統計局和央行義正嚴辭的否認:中國經濟目前不存在通貨緊縮的現象,下階段也不會出現通貨緊縮。

那麼,當局為什麼不承認通縮呢?因為這是一個困擾了日本30年的世界性難題,承認了會進一步打擊投資人信心,狀況會進一步惡化。

持續通縮為什麼可怕?因為,它除了會刺破房地產泡沫,還會刺破一系列其它的債務泡沫:

1、引發地方債危機。房地產崩塌,會沈重打擊嚴重依賴房地產的地方政府。今年以來,貴州、昆明、湖北武漢政府已先後爆雷,彭博社把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隱性債務」,列為亞洲今年最大的金融風險。

2、引發連環金融暴雷。目前,因為地產和地方債被刺破的金融企業,包括中植系和中融信託。儘管光大信託、五礦信託和中航信託及多家私募基金都進行了闢謠,但金融圈的一個朋友告訴我,很多信託的底層資產都是地產和地方債,實際上都是很多家公司一起吞下的,所以很多信託公司都受到嚴重影響。

這個朋友還告訴我,中共當局對此的態度是,既然之前數以千萬的P2P等受害者最後都忍氣吞聲的被維穩下去了,那麼,這一次,中植系等十幾萬富豪受害者,當局也會採取同樣的鎮壓方法。

這個消息,目前已經被證實了。週四,彭博社透露說,中共警方收到了中融等全國各地的客戶名單,走訪了那些前往北京總部抗議者的家,要求他們不要公開抗議。這些客戶遍及北京、四川、江蘇和山東等省市。浙江的一名客戶表示,他認識的幾十名投資者,都收到了警方電話。

在這裡,我要特別提醒一下:信託、理財產品、中小銀行等都可能是未來爆雷的對象。據統計,截至2022年底,信託行業資金規模高達22萬億人民幣,理財產品則高達27.65萬億元。

有一點,我也要反覆跟大家說,按照中共官方的資管新規,自2022年開始,所有的銀行理財不再承諾保底收益。所以,一定不要聽任何理財經理跟你說的天花亂墜!高達40多萬億的信託產品和理財產品,本質上都是風險投資品。如果你不能判斷,最好改成存款到幾大國有銀行,相對來說,要保險一些。

另外,通貨緊縮,還可能造成個人的債務危機爆發,出現房屋斷供、失業、家庭破產,家人就醫、就學、養老危機等等。

很多人都喜歡把中國面臨的危機,和日本失去的30年相提並論,實際上中國的問題將要比日本嚴重的多。因為,當時的日本已經是發達國家很多年了,企業家們沒有躺平,所以就在這30年中,日本資本在海外再造了一個新日本,海外資產高達10萬億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外投資國,豐田等跨國企業富可敵國。

相比之下,中國式通縮,是在未富先老的情況下開始的,不僅掉入了習近平一直心心念念,要極力避免的三大陷阱:塔西佗陷阱、修昔底德陷阱、中等收入陷阱,而且還因為被美國日本等技術制裁,不可避免的要掉入第四個陷阱——中等技術陷阱。

過去40年,中國依靠四大因素成功,一、改革,政府給民間放權,地方政府之間競爭,二、放開民營經濟發展,三、和美國等交好,加入國際分工,成為世界工廠,四、跟上了世界技術進步,大大提高了勞動生產率。

現在,由於中共當局倒行逆施,這四方面都在全面倒退。這也和日本完全不同!

目前,日本已經走出了這個可怕的通縮狀態,預計第二季度GDP增長率高達年增長6%,但是,中國要為此付出多大和多久的代價呢?

中國政府為什麼不著急?祕密在這兒

目前,隨著中國不斷出現房地產危機、金融危機,以及經濟面臨通縮的風險加大,很多人都在問,為什麼中共當局不採取大膽的措施來挽救呢?

這一段時間,很多人都在找習近平去哪兒了,涿州水災他不在,經濟出問題他也不在。甚至,美國總統拜登都在點他的名說,面對中國經濟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習近平可能會把禍水引向境外,「因為當壞人遇到問題時,他們就會做壞事。」

可是我們看到,中南海很沉得住氣,最多就是出來辟個謠,以及象徵性地拿出一堆喇叭偶爾一隻眼罩,試圖矇混過關,相反的,對全民抓間諜倒是很用心,這讓外界更加惶惶不安,導致外商直接投資大幅縮水。

8月17日,路透社詢問《為什麼中國不急於解決陷入困境的經濟?》,部分專家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一種觀點認為,官員們現在半躺平了,就像木偶一樣,上面指揮一下動一動,不說明白就不動。他們不知道習近平到底要做什麼,因為中共最高層今年向官員發出了模糊的高層指示,要求官員平衡經濟發展與國家安全。所以,他們在等著明確信息。

另外一種觀點則認為,改革意味著共產黨要將權力從國家轉移到私營企業,這讓當局猶豫不決。因為習近平強調要黨領導一切。

這些專家們都認為,中共最後可能會等到經濟已經被造成更嚴重傷害的時候才動手,就像去年年底,當全世界都已經在大瘟疫中開放,中共才匆匆忙忙的放開,一片狼藉那樣。

目前,中共當局還在嘴硬。週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對媒體表示:「少數西方政客和媒體放大、炒作中國疫後經濟復甦進程中存在的階段性問題,最終難逃被現實打臉的命運。」

週四,中共國務院千呼萬喚始出來,但只是空洞的表示,將「優化」民營企業環境,加大吸引外資力度,但沒有透露具體細節。也就是說,工具箱裡拿出來的是又一隻喇叭。

為什麼這樣呢?

斯坦福大學的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學者許成鋼表示,中共領導人沒有急於採取措施提振私營部門信心,可能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讓中國共產黨長期恐懼的是,如果資本主義和私營經濟足夠強大,中共政權可能會被推翻。」他說,這種想法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很明顯。

本週可怕數據發布的第二天,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的講話《中國式現代化是強國建設、民族復興的康莊大道》,在講話中警告西方資本主義經濟模式。這是習近平在今年二月的講話,裡面沒有提及結構性失衡,或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當然,很多人不理解習近平說的中國式現代化,和鄧小平時代的道路到底有什麼實質性區別,可能覺得聽起來,中國式現代化似乎也沒有什麼錯啊 ?我這裡有一份中國學者的一個公開解釋,大家看一下。

習近平新世代,不再強調「政企分開」,讓企業充分發展,卻強調黨領導一切;放棄了過去的「面向世界、面向未來,與世界接軌」,強調「堅決不走西方式的現代化道路」;放棄了「發展是硬道理,市場主導」,強調「鬥爭是硬道理」,要領導人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有為政府」;放棄了「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強調「黨建是第一生產力」。

大家認為,這樣中共新版本的「現代化」,能夠拯救中國經濟嗎?

許成鋼對此很擔憂。他認為,「我們可能都必須長期忍受經濟活力衰退的局面。」

好了,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裡。請大家訂閱《秦鵬觀察》,讓我們繼續跟蹤國際和國內重大事件,透過現象看本質。謝謝大家,我們下次節目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X6rw_QzJbFzvr1CzivxIg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eiqjdnq7go7cVXgAJjJp39H61270c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