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國經濟放緩 西方看到機遇及風險

【大紀元2023年09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陳霆綜合報導)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發現,在當前的經濟困境中,越來越多中國的結構性問題已浮現,這些問題最終將加強西方在地緣政治競爭中的優勢

據彭博社報導(鏈接),最近美國、意大利、日本和其它國家的官員都表示,數十年來的主流經濟論調正迅速轉變。

過去許多官員認為,中國似乎不可避免地將超越日漸衰落的美國,成為新的主要經濟大國,但現在情況已不再如此。現在人們認為,就算中國未必會衰落,但很可能已接近實力的頂峰。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今年稍早的一次競選活動中稱,中國經濟是一顆「定時炸彈」,因為它在債務、人口結構等多方面面臨長期挑戰。週二(8月29日),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也透露,美國公司告訴她,中國已變得越來越「不可投資」。

新美國安全中心(New American Security)首席執行官理查德‧方丹(Richard Fontaine)說:「普遍的共識似乎正從關切中國不可阻擋的崛起,轉變為擔憂中國經濟和人口出現不可逆轉的衰落。」

2023年7月20日,中國北京,一名男子在購物中心查看手機。 (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西方普遍認為中國將邁入停滯不前的時代

今年6月,美國財長耶倫(Janet Yellen)在北京之行前夕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說,中國不斷減少的人口「對經濟增長和投資構成了挑戰」,她還指出其它一些問題,如青年失業率飆升和房地產行業崩潰。

美國官員認為,數十年來中共忽視了進一步開放經濟的呼聲,已釀成大患。雖然現在還無法判斷中國經濟是否已達到頂峰,但他們認為,長期問題勢必限制經濟增長。

美國副財長阿德耶莫(Wally Adeyemo)本週說:「中(共)國正在為外國直接投資和外國公司創造一個不太有利的環境。」

七國集團(G7)的官員們也在思考,中國經濟困境將如何衝擊他們自己國家的市場。

最新一期的《外交事務》雜誌(鏈接),像是為崛起中的中國經濟寫了一首安魂曲,其中有文章指出,中國的增長奇跡已結束,停滯不前的時代即將開始。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一直是警告中國崛起後果的場所,但在8月21日的聽證會上,分析師們發言的主題是經濟脆弱性。

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中國市場研究主管洛根‧懷特(Logan Wright)說:「北京將永遠無法令人信服地宣稱自己是全球經濟霸主。」

中國經濟放緩的持久性尚不明確。但是,儘管北京最近每週都出台新措施,試圖重振其萎靡不振的經濟,但迄今為止一直沒有效果。當局也因為擔心走入不可持續的債務困境,沒有實施全面的刺激措施。

彭博經濟研究(Bloomberg Economics)分析,在美元走強的助力之下,美國經濟最近成功拉開了與中國的差距,且這一趨勢似乎可能繼續下去。

近期人民幣匯率持續走低,中共國有銀行忙著拋售美元買入人民幣。財經專家表示,中共急了。(STR/AFP)

北京日益封閉 助長「去風險化」趨勢

8月,拜登政府公布了備受關注的對外投資限制措施,但這些措施相對薄弱,而且範圍狹窄。

彭博社指出,這部分不僅是美國投資者遊說的結果,一位政府官員私下透露,華府刻意壓低了限制措施的力度,因為白宮認為,北京自身日益加劇的敵視政策和經濟緊張局勢對投資的抑制作用比美國限制措施更有效。

西方官員認為,中國經濟放緩表明,疫情過後各國減少了對中國的依賴並重新審視產業政策是有效的。

雖然「去風險化」運動是美國主導的,但顯然它在七國集團得到了共鳴。

官員們還表示,在許多戰略領域,中國仍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這也意味著,西方國家將繼續強化本土產業政策,支持替代供應鏈。

經濟放緩也意味著中國對富裕世界經濟夥伴的影響力將減弱。一些美國官員認為,這有助於他們說服歐洲和其它盟國遠離中國。

法國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FRS)研究員博達安(Antoine Bondaz)說,中國經濟結構性放緩的後果是,歐洲企業正選擇撤出中國,或將新賭注押在印度或東南亞。

圖為印度一家工廠。(ARUN SANKA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仍是重大挑戰 或引發更多地緣政治紛爭

直到今年早先,珍妮弗‧哈里斯(Jennifer Harris)都還在拜登國家安全委員會任職,多年來,她一直提倡美國採取更強硬的貿易和工業政策。

「有兩件事是正確的。」哈里斯說,首先,中國會未富先老。但不能忽視第二件事,即北京肯定會針對某些戰略產業制定產業政策。

曾長期擔任美國高級貿易談判代表、現任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的溫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說:「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樂觀的美國以及一個再次面臨一系列經濟打擊的中國。」

卡特勒說:「儘管如此,美國不應因此自滿。這可能削弱中國的競爭力,但它仍是一個強大的經濟對手。」

然而,長期以來,中共政權對其獨裁模式的宣傳一直建立在經濟崛起的基礎上。現在看來,這種模式至少已傷痕累累,吸引力正在減弱。

中國經濟放緩意味著對大宗商品和其它進口產品的需求減少,並可能削弱中國在非洲等地區的影響力。

不過,對華府和其它國家的政策制定者來說,他們正密切關注北京接下來的行動。

一些人擔心,經濟動盪可能促使中共將困境歸咎於西方,加劇緊張局勢。

哈里斯也是擔心北京輕率行事的人之一。她說:「停滯不前的中國經濟,很可能會把北京推向更多的地緣政治動盪。」

雖然也有觀點認為,經濟放緩將導致中共領導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國內問題上,削弱其在全球舞台上的野心。然而在許多關鍵領域,中共仍野心勃勃,它的國防開支和軍事實力持續增長,且在未來許多年裡,北京仍是全球經濟中一個重要的競爭對手。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