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裔領袖二度競選國會議員 談加州小企業困局

【2023年10月11日訊】(記者李梅橙縣報導)2024年大選,拉丁裔領袖彼得·埃爾南德斯(Peter Hernandez)將競選加州第18區聯邦眾議員。他表示,令人震驚的通貨膨脹、犯罪和無盡的支出給民眾帶來沉重打擊,而今是時候恢復美國豐富的遺產、機會、增長、繁榮和創新,重振經濟、讓政府為民負責和服務了。

為什麼要競選

埃爾南德斯是第二次競選聯邦眾議員,去年他獲得了34%的選票,這是所在選區共和黨競選者二十多年以來獲得的最高比例。他說:「我們很努力,有由84人組成的志願者團隊,我們訪問了65,000個家庭,給60萬居民打了電話,籌集到25萬美元。」

第18選區的拉丁裔選民占47%。埃爾南德斯表示:「大多數拉丁裔美國人更喜歡獲得機會而不是拿福利。從歷史上看,拉丁裔人仍然擁有良好的職業道德,如果我們的政策對商業更友好,就爲人們打開了機會之門。」他說,拉丁裔社區正在轉變中,他之所以獲得很多普通選民支持,是因爲「他們在我身上看到了自己」。

「拉丁裔人大多擁有傳統價值觀,熱愛家庭、勤奮工作,我們的語系中沒有那些多性別的詞。」他認為,「需要讓人們理解州政策如何造成、如何去解決當前這些問題,以及應該選什麼樣的議員」。埃爾南德斯熱愛這個國家,相信美國夢和企業家精神,他表示,參選是爲了服務社區、履行公民職責,永遠不會成爲職業政客。

埃爾南德斯曾任聖貝尼托縣(San Benito)監事,他尊重憲法、政府權力的分立與制衡。經歷了疫情關閉政策,他認爲加州存在著自上而下的權力濫用。「我們正在被剝奪地方控制權,必須面對來自加州立法機構的挑戰。」他認為,國會沒有對各州濫用權力予以制衡。

談到這兩年的通貨膨脹,埃爾南德斯引用里根總統的話:「當一個企業或個人的支出超過其收入時,它就會破產;當政府這樣做時,它會把帳單寄給你。」帳單通常有兩種方式:更高的稅負和通貨膨脹,後者無疑是一種課稅,人們購買相同的商品或服務需要付更多錢。他認為:「必須停止投票給那些以犧牲民眾利益爲代價的上層精英。」

第18區現任聯邦眾議員是76歲的民主黨人蘇珊·洛夫格倫(Susan Ellen “Zoe”Lofgren),1994年來已連任14屆。她曾任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和行政委員會主席,所在選區涵蓋矽谷大部分地區。新劃分的選區則包括聖貝尼托縣的全部以及聖克拉拉縣和蒙特雷縣的部分地區。

加州政策對小企業不友善

埃爾南德斯在聖貝尼托縣出生長大,父母是墨西哥移民。他曾在霍利斯特學區委員會任職四年,又任縣監事四年。他說:「我們(全家)都是勤奮工作的人,知道有些事情需要改變,並希望墨西哥裔人的聲音被聽到。」

小企業主出身的埃爾南德斯,感受到政府不良政策對經濟和企業的負面影響:經營成本在上升,供應鏈薄弱,最終使物價上升,轉嫁給消費者,「許多行業的小企業、小農場或夫妻店在消失,而政府明智的做法是支持小企業的生存」。

「我們需要的不是政府補貼,也不希望政府過多介入。規則是這樣的,當政府給你一些補貼時,他們會拿走另一些東西。」他認為,這其實剝奪了人們成功的能力,「我們國家不是這樣建立的」。

他說,加州對小企業徵很高的稅,商品銷售稅也高,加上環境監管措施、殘疾人法等要求,「你賺得越多,政府想拿走的越多,如果你變得富有,那你就要交財富稅」。埃爾南德斯批評州府沒能尊重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不專注於讓人們獲得成功。

政府的法規越來越繁複,他舉例:「在你開展或升級業務之前,必須符合那些要求,比如必須安裝殘疾人衛生間或浴室,費用約3萬美元。」如果能負擔得起,他很願意爲占1%的人士提供服務,但對小企業來說確實增加了成本;如果你不安裝,那可能要交5萬~10萬美元罰款,「還有其它規定,對你開展業務設置了非常嚴格的限制」。

加州最低時薪為15.50美元,比一些州的平均時薪高出一倍,當然房價、物價包括汽油價格也比大部分州高出許多。他說:「對最低工資的要求增加了企業的負擔,特別是對小企業,那麼就可能對顧客收更多錢,或減少員工和服務項目,才能負擔得起。」

埃爾南德斯認爲,這些限制導致了小企業的萎縮;當成本增加時,質量也可能會下降,這就是現實。那麼是否可以僱用臨時工來降低成本?以他的經驗,「通常成熟的成年人會做得比較好,也穩定,客戶才會獲得更好的服務」。

他最後表示,加州的政策對小企業並不友好,「如果企業能根據能力來發展,並有靈活的可支配收入來創新和投資新設備或新產品,那才會做得更好」。◇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