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功勝參加國際會議 專家:面對四大難題

【大紀元2023年10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易如報導)10月9日至10月16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2023年秋季年會在摩洛哥召開,中共央行行長潘功勝本週參加會議,這是他自7月接替易綱以來首次參加重要的國際會議,倍受外界關注。

不過專家表示,他面臨債務從組等諸多難題,但他沒有掌握實權,只是作為一個管道,起參考和匯報作用。

潘功勝面臨的一大難題——債務重組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2023年秋季年會期間,10月13日,潘功勝與美國財政部長耶倫舉行了41分鐘的會談。

美國財政部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耶倫與潘功勝就宏觀經濟和金融發展交換了意見,「他們還討論了國際金融架構和債務問題。」

耶倫與潘功勝談論的債務問題,是潘功勝參加IMF年會面臨的一個難題。

中國是許多發展中國家最大的主權貸款人。中共已向約150個發展中國家提供了近1萬億美元的貸款。到2022年,中共當局在的海外貸款組合中,60%用於支持陷入困境的借款國。

由世界銀行經濟學家塞巴斯蒂安‧霍恩等人撰寫的《中國作為國際最後貸款方》一書表示,欠債國家中,中等收入國家占中國海外貸款總額的80%,構成重大的資產負債表風險。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在「一帶一路」方面有提供很多貸款給發展中國家去做一些基礎設施的建設。

「這些基礎建設的投資通常缺乏足夠的運輸量,缺乏足夠的經濟效益,然後成為財政包袱,被比喻為債務陷阱,於是就會引出債務重整的問題。」他說。

他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並不樂見國際貨幣基金出來推動所謂的債務重整。」

「國際貨幣基金要協調債務的分攤,他們需要詳細的債務資料,然後安排大家來公平地承擔一些債務減免,然後中共不希望債務減免,而是希望債務延期,甚至於債權轉股權。」

他認為,「中共本來打算是當借款國拿不出錢來還債時,能夠改成出讓機場或碼頭給中國,然後出借99年變成海外軍事基地」,這樣的操作已經在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有了成效。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資料照。(新唐人電視台)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中共的貸款也等於在變相做海外軍事擴張。」他說,這也是跟美國增強對抗的本錢。

經濟搖搖欲墜 專家:潘功勝見招拆招 過一天算一天

10月12日和13日,在2023年摩洛哥IMF和世界銀行秋季年會期間,G20召開今年第四次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潘功勝在會議上發言,為中共經濟政策辯護,稱積極因素日益增多等。他還稱,中共央行實施的「穩健」貨幣政策,為實體經濟提供支持等。

潘功勝於7月25日被任命為新一屆的中共央行行長。在他上任之際,中國經濟正陷入困境。他上任幾週內,央行大幅下調了關鍵貸款利率,降幅為三年來最大;隨後又採取了其它措施,包括削減貸款人必須持有的現金儲備量,試圖刺激經濟。

吳嘉隆表示,「中共央行一定會有一些動作,包括放水、降準、降息什麼的,表示他有在做事,可是使出這些手段之後整個大局還是無法挽回的。」

吳嘉隆說,應對房地產泡沫方面,「他(潘功勝)一開始推出緊縮式(政策)要限制泡沫不要繼續越吹越大,是很危險的;現在發現泡沫可能破掉了,不撐一下也不行,所以又回來寬鬆,變成見招拆招了。」

他說,中共政策反反覆覆,令政策的可信度喪失。「貨幣政策最重要的是建立人們對政策的信心、對政策當局的能力的信任。」

「尤其是銀行存款領不出來這樣的一個問題,將來還會讓人民對金融機構失去信心。」他說。

吳嘉隆認為,現在中國的金融問題、債務危機、房地產危機基本上找不到解決辦法,所以中共現在是見招拆招過一天算一天。

10月2日,世界銀行(WB)下調了中國2024年的經濟增長預測,並警告中國不斷增加的債務,以及繼續擴大的房地產危機,可能損害中國經濟,並波及其它國家。

9月12日,美國眾議院對中共特別委員會在紐約召開「系統性風險:中共對美國金融穩定性之威脅」的聽證會。*

潘功勝面臨的難題——人民幣國際化影響美中關係

潘功勝在摩洛哥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談到的央行「穩健」貨幣政策中,其中包括穩人民幣匯率和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對大紀元表示,潘功勝在干預人民幣匯率方面、外商投資的外匯管理和結算方面起一定作用,但不是決定性作用。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un Huang)(黃大衛授權)

「人民幣未來的走勢,關鍵還是要看中國國內經濟,中國國內經濟主要是看中國的對外貿易,對外國際關係,還有小部分參考他的經濟政策。」 他說,「下一步中美關係和中歐關係怎麽走,這是決定了人民幣匯率的方向。」

他表示,如果經濟政策和美中關係都有改善的話,人民幣匯率有可能就穩定下來,「要是不行的話,人民幣匯率就比較危險。」

此外,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吳嘉隆認為,中共希望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更多的去美元化,在一些被美國制裁的國家推動人民幣的使用,可能建立人民幣跨境結算系統來部分的取代原來的美元結算系統。

「美中關係是急轉直下,一個重要原因是金融。」他說,根源之一就是中共透過一帶一路在海外推展人民幣國際化和去美元化。

「中共在國際上跟美國對著幹,還喊著要去美元化,讓美國把中國視為威脅者,國家安全、國家利益的威脅者。」 他說。

吳嘉隆表示,經濟金融已經跟地緣政治對外關係牢牢地綁在一起,「美中關係不好的話,經濟跟金融不可能有解決的辦法。」

10月13日,潘功勝和耶倫會面時,他們討論的一個話題是如何使美國財政部和中共央行共同主持的金融工作小組發揮實質性和富有成效的作用。

美中金融工作組是最近幾個月兩國高層為緩和雙邊關係而密切接觸產生的一個成果。

潘功勝有實權嗎?

中共央行行長是中國金融體系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但專家認為,潘功勝基本不會有實權。

潘功勝的頂頭上司是何立峰,何立峰是專門分管經濟和金融的的國務院副總理。習近平3月宣布成立新的中共金融委員會和金融工作委員會。它們可能會在比央行更高的級別上制定政策。

黃大衛表示,潘功勝參加此輪國際重要會議,「他可能就把國際上對中國貸款給發展中國家他們無力償還的問題,可能再向北京中央經濟會議去匯報。」

「他應該說只是作為一個參考和匯報作用,真正能夠掌握話語權的還是北京的中央經濟領導小組,所以他並不是最後的拍板人。」

他說,「但是他的意見相當重要,他是作為一個唯一的管道,這個是主要作用,最後決定可能還要看政治關係和國際關係。」

吳嘉隆認為,在應對資金外逃、房地產泡沫和資本管制等方面,潘功勝有專業操作的成分,但是習近平可能有政治性的要求,也算是政治性操作。

「從習近平的角度來講,他希望避免社會動盪,避免社會抗爭,所以如果金融跟房地產危機一再爆發的話,也會危及社會跟政治的穩定性,所以他也會從政治的角度來思考如何應對金融問題跟債務危機。」

「潘功勝的任務就是儘量做,表示央行有在儘力。」他說,「上面要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決策方面的問題肯定是何立峰或習近平這邊去敲定,但是如果將來有問題的話肯定是讓潘功勝來當背鍋俠。」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