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FEMA警報是對權利的肆意踐踏

【2023年10月17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唐雲舒編譯)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FEMA)早就通知我們,他們要在10月4日進行「無線緊急警報」(WEA)系統測試。許多人沒收到這條信息,所以不知道。(那些知道的都提前關機了。)

因此,當(10月4日)美東時間下午2點18分(比通知的提前兩分鐘)人們的手機發出刺耳的警鈴聲、同時屏幕彈出一個貼紙時,大家都被嚇了一大跳。這個事情很快過去了,但我們大家卻被攪得心緒不寧。

我嚴重懷疑人們會對此感到寬慰,會覺得「謝天謝地,政府在關照我」。反正我沒聽到誰這麼說過。相反,大多數人覺得政府能夠幹這種事,很不對勁兒。

我的手機不歸我管嗎?答案很簡單:不歸我管。

你把手機調成靜音模式,警報信息會傳過來;你關閉所有通知,它還會傳過來;你關閉一切緊急警報,它仍然會傳過來。

媒體人士辯解說,這和「冷戰」時期經常出現在電視上的緊急廣播系統測試沒有兩樣。該系統是在1963年8月份設立的,是用於在戰爭爆發或出現嚴重國內危機時向美國人發出警報的。在隨後的35年裡,該系統共使用了20,000次,但沒有一次是在出現真正危機時使用的,而是用來提醒大家:政府就在你身邊。

為什麼10月4日的這次警報系統測試讓人覺得如此不同?在我成長時期,電視是播放既有內容的家用電器,不是用來定制我們想要的內容的,更別說隨時隨地帶在身上了。

本來,智能手機不像掛在牆上的電話和放在客廳電視櫃上的電視那樣,和人有一種距離感。手機由我們掌控,我們選擇其功能、鈴音以及安裝什麼應用程序,並根據我們的需要來使用它。人們已經和自己的手機建立起一種非常親密的關係,手機裡儲存的內容記錄了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而電視則始終都做不到這一點。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對這次「無線緊急警報」測試的感覺和「冷戰時期」的電視緊急廣播有著根本的不同。人們對這次警報測試的反應不是冷漠,就是惱怒和驚恐。

我們來說說大家為什麼應該對此感到驚恐。現任官員沒人投票贊成FEMA這麼做,這是「行政國」的決定。這種侵入私人空間的做法傳遞了一個信息,那就是誰或者什麼機構在掌權。FEMA能夠自行採取行動,這是個重大問題。

原因在於:當災難性的COVID疫情來襲時,FEMA主導應對措施,關閉了教堂、企業、健身房、公園、醫院,不讓其用於非防疫目的,讓美國人嘗到了沒有《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保護的生活是什麼滋味。

你會對此感到驚訝嗎?多半會。這是整個卑劣「劇情」中披露最少的事實之一。

2020年3月13日,也就是「COVID恐慌」達至極點時,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HHS)發布了一份叫做「改編自疫情危機行動計劃的美國政府COVID-19應對計劃」(PanCAP Adapted U.S. Government COVID-19 Response Plan)的文件,並將其標記為「機密」。當局後來發布了該文件,這是我們所知的最接近政府(防疫)計劃的大綱。

該文件裡有一張非常有趣的組織結構圖,非常明確地將制定(防疫)規則的權力賦予了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從而把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等公共機構擠到了次要位置。直到現在,這個情況都鮮為人知。

2020年美國政府COVID-19應對計劃中的白宮(疫情)特別行動小組組織結構圖。(網絡截圖)

但劇情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上述文件公布5天後,防疫政策制定權就移交給了FEMA。我們是從該局局長伊麗莎白‧齊默爾曼(Elizabeth Zimmerman)2021年4月14日在一個參議院聽證會上的證詞中得知這一信息的。

齊默爾曼在聽證會上說,「此外,HHS和FEMA為因應COVID-19疫情,改編了《2018年大流行危機行動計劃》(PanCAP),並於2020年3月實施。這項計劃將HHS定為聯邦領導(疫情應對的)機構,讓FEMA作為輔助機構、進行協調活動。不過,在全國COVID-19緊急狀態宣布僅僅五天後,FEMA就變成了領導機構。」

這是個重大的信息披露,此前這個情況從未對外公布過,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因為這些信息被定為機密,即使在公開後也沒有媒體報導。直到現在人們一直以為CDC是(疫情應對措施的)最終主導者,但實際上一切都是在FEMA指揮下進行的。

在以往的大流行病時期,HHS是所有應對計劃的領導機構,CDC是執行機構。而這次(CODID-19大流行)則大不相同,從2020年3月18日開始,由CDC、國家衛生研究院(NIAID)、美國國力衛生研究院(NIH)及其它公共衛生相關機構組成的HHS,在疫情應對中不再擔任官方領導角色——既不主導政策的制定,也不主導政策的實施,和齊默爾曼在證詞中寫的完全一致。

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實際上,那段時期美國的國家安全成了重中之重,情報部門的參與就不可避免。這就是為什麼國家安全局的分支機構——網絡安全暨基礎設施安全局(CISA)可以決定你的工作是必要,還是非必要的。

大家會注意到,當局在疫情政策制定方面幾乎沒有任何透明度可言,對其給全體美國人造成的傷害連個真誠的道歉都沒有,更別說還以公道了;相反,他們還以此為榮。他們會死死抓著權力不放,繼續這麼幹。

這就是10月4日FEMA進行緊急警報測試的更大背景,這是一種權力展示。該機構通過這種方式告訴你:你的手機不屬於你,你沒有隱私,你實際上沒有自由,我們想(對你)做什麼都可以隨時做。

這(緊急警報測試)是個具有象徵意義的做法,其目的是將他們在過去三年半裡為摧毀美國公民社會所使用的權力制度化。

因此,這並不是一個旨在保護你的無惡意警報系統。發出測試通知的機構三年前曾強迫你的公司和學校關閉,並對全體美國人進行(病毒)測試。這不是在保護你,也不會讓你安全,這是對你權利的肆意踐踏。

如果手機裡發出的警報鈴音讓你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那就對了。我們還遠未擺脫實施封鎖政策者的控制,我和你一樣迫切希望這場危機能夠結束。不幸的是,為了重獲核心的自由,我們需要付出生命代價去抗爭。這是值得的!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在學術界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並以五種語言出版了10本書,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鎖》(Liberty or Lockdown,2020年)。他也是《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編輯。他還定期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經濟專欄,並就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主題廣泛發聲。

原文:What Was That Alert on Our Phon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