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問題系列報導

成功阻止女兒變性 父親呼籲遠離傳染源

【大紀元2023年11月01日訊】(大紀元舊金山記者李瑩瑩採訪、專題部記者易凡聯合報導)父親阿伯特萬萬沒想到,處在青春期的女兒在結交了跨性別者朋友後,在一兩個月內觀看了上千個有關變性的影片。自那以後,女兒試圖給自己變性。阿伯特和妻子經過無數倍的努力,才最終把她女兒從歧路上拉了回來。

阿伯特近日與大紀元分享了這段痛苦經歷以及自己對當今社會的思考。他希望自己的故事能給其它家庭帶來警醒和幫助。

住在美國加州的阿伯特是一家初創公司的行政總裁,他的妻子是一名老師。倆人只有一個女兒,今年15歲。

大約一年前,女兒漢娜在參加一個在家教育課程(homeschool programme)時,結識了一名變性者朋友。她深受影響,並開始接觸這種性別意識形態。

在那之後的一兩個月內,漢娜在YouTube上觀看了上千個關於變性的影片。「有一次我發現,她竟然在一天內點擊了700多個這方面的影片。孩子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看到這麼多變性的內容,簡直令人難以置信。」阿伯特感嘆道。

當時,夫妻二人果斷阻止了女兒上網,但是想不到漢娜不久之後竟然選擇了自殺。

經過搶救,漢娜的生命得以挽回,但是因為心理健康問題,又被送往了精神衛生機構。她被治療一週後回到家時,向父母表示,她認為自己是個男孩,想要變性。

阿伯特和妻子非常驚訝,他們之前聽說過這種事,但從未想到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夫妻二人開始尋求解決辦法。他們很快就發現,變性像是一種社會傳染病,女兒的變性想法就是從那個變性朋友和網絡上「傳染」來的。

兒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學家米里亞姆‧格羅斯曼(Miriam Grossman)博士曾指出,社會傳染是指一種感覺或行為現象在同齡人群體中傳播,通常是在青少年中傳播,尤其是女孩中。在精神病學中,曾有許多社會傳染的例子,如自殺、自殘和飲食失調。她說,「這就難怪有成群的女孩,她們在學校或網絡上結交朋友,並一起前往計劃生育聯盟或性別診所注射睪丸激素。」

幫孩子遠離傳染源

為了幫助女兒,阿伯特和妻子把問題分門別類進行處理。

比如,漢娜有自殺傾向,該怎麼做呢?阿伯特表示,為了穩定她的情緒,先給她服用抗抑鬱藥,並且馬上讓她從那個在家教育課程退學,切斷她和變性者朋友的聯繫。

然後,把她送進了一所私立基督教學校,進入一個不推崇變性意識形態的學校環境。「很慶幸那裡沒有其他變性者,漢娜結交到了一些新朋友,一切都很順利。」阿伯特欣慰地說。

他們還積極與老師溝通,要求學校保留並稱呼漢娜原本的性別代詞以及出生時的姓名。

同時,為了讓女兒遠離有毒害的網絡環境,阿伯特夫婦每天只允許漢娜上網15分鐘,並監控她所有的搜索引擎。他們也會非常小心地選擇女兒觀看的電視節目。

帶孩子做積極的事情

夫婦二人儘可能多地與漢娜溝通,並儘可能多地帶她做積極的事情。

「我們買了一套射箭工具,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玩射箭。我們還為她買了鴨子,這樣她就能照顧鴨子了。」此外,阿伯特幫漢娜找了份工作,她用賺到的錢買了去阿拉斯加的機票,全家一起去旅行。

「所有這些都是非常積極的事情,我認為這一切真的改善了她的心理健康。」阿伯特說。

尋找可靠的治療師

阿伯特認為,由於社會的變異,對於一個家庭來說,在幫助孩子遠離變性的這條路上是非常孤獨,因為沒有人可以信任。

他說:「當今的醫療界幾乎完全被性別意識形態所控制,心理醫生會建議孩子做性別確認護理,建議孩子去性別診所注射睪丸激素。」當治療師在接受培訓時會被告知,如果有人來諮詢性別方面的問題,最好的做法就是肯定他們的跨性別

阿伯特在為女兒選擇治療師時,非常小心謹慎。「所幸我們找到了一位與眾不同的治療師,她可以傾聽我們的心聲,並且幫助了我們的孩子。」漢娜和治療師建立了非常緊密的聯繫,也接受了適當的治療,只不過治療費用昂貴,一年約需花費1.2萬美元。

阿伯特找到這個治療師實際上非常難,他最初接觸的治療師基本都是對LGBTQ(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的英文縮寫)友善型的、是肯定跨性別的,他們的網站上甚至掛著彩虹旗。而阿伯特最後選擇的這個治療師,恰恰在網站上沒說什麼。聰明的阿伯特意識到,「沒說什麼比說了什麼,更能說明治療師的想法。」

閱讀幫助成長

從那以後,漢娜的情緒不那麼低落和抑鬱。她更加投入到生活,不那麼糾結於性別問題,現在她還會關注藝術等感興趣的事情。

隨著她的心理健康得到改善,阿伯特開始推薦女兒閱讀書籍,幫助她成長。「我們幫助她了解歷史,把這些知識和性別意識形態聯繫起來,期待在某個時候,她能自己得出結論,看到這種(變性)思想有多糟糕。」

阿伯特認為,到目前為止,女兒還沒有完全走出困境,因為有的時候她還會穿得像個男孩。「我們會繼續為她營造合適的環境,希望通過治療、積極的生活體驗,幫助她最終走出困境。」

孩子變性 父母承壓

整個過程,給阿伯特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負擔。

「我們壓力極大,會焦慮、抑鬱、憤怒,還有孤獨。所以我每天都依賴冥想和專注的實踐練習來穩定自己的情緒,同時服用精神類藥物。」

阿伯特不敢把這些事情發布到社交媒體,擔心可能會影響工作。「雖然我對此(變性問題)有很多了解,但我不會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談論,因為會丟掉工作。」

「即使換了一家新公司,他們也會查看我的社交媒體。一旦發現我對性別意識形態的痛斥後,會把我貼上『偏執狂』和『跨性別恐懼症』的標籤。不管我的技能有多高超,他們也不會聘用我。」

阿伯特稱,當今的情況糟糕得令人難以置信,這就是現在許多西方國家的現實。

阿伯特的忠告

在受訪過程中,阿伯特總結經驗教訓,他想為其他父母提供建議,並帶給人們治癒的工具。他表示,家長越是肯定孩子變性者的身分,孩子就越難走出來。「我們從家長群裡了解到,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使用新的性別代詞或者新的姓名來稱呼孩子。」所以阿伯特和妻子一直堅持稱呼漢娜的女性代詞和出生姓名。

此外,當今社會變性思想無處不在,不要讓你的孩子和跨性別者混在一起,因為它會在孩子之間傳播。而且,有毒的網絡正在產生巨大影響。「漢娜只需要花一兩個月的時間看些影片就會深陷其中,但我們要花多少個月或多少年才能把她拉回來,這是一種瘋狂的不對稱。」阿伯特說。

「不要假設你的孩子不脆弱。你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儘快切斷他們與互聯網的聯繫,讓他們遠離跨性別者,將他們與傳染源隔離。」

從心理學角度上,阿伯特分析說,處在青春期的孩子非常容易受到影響。漢娜正值青春期,再加上和男朋友有過不愉快的經歷和童年遭遇的心靈創傷,因此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舒服。

在這時,她受到了朋友和網絡的影響,被告知如果變成一個男孩,就會解決所有的問題。「我覺得所有這些因素匯聚在一起,讓她開始思考變性。」

所以,家長為青春期的孩子提供一個良好的環境非常有幫助。同時還要盡力解決他們的社交焦慮,幫助他們治癒過去的心靈創傷。

阿伯特指出,這是社會的一場危機,是目前世界上幾乎每個西方國家都面臨的危機,是我們現在面臨的文明層面的挑戰之一!所以家長在為孩子選擇治療師時,一定要小心,不能盲目相信任何專業人士。

他憤怒地說道:「現在很難找到願意提供幫助的心理學家和治療師,而你的孩子正走在通往醫療化(指變性)的傳送帶上,在那裡他們將面臨終生的挑戰:一個完全健康的青少年身體,會被切除生殖器官、切除乳房、注射激素,而這一切都不會受到阻止。」

在幫助女兒的整個過程中,阿伯特也同樣看到了積極的一面,看到了亮點,「有些人開始大聲疾呼,家長們正團結起來,試圖拯救他們的孩子。」

「我愛我的女兒,我相信她有潛力成長為一位真正了不起的女性,會具有豐富的洞察力和智慧。」阿伯特說,「如果整個社會都得到治癒,大家就可以發現人類的潛力,發現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美麗。我們可以在社會中找到愛。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可以開始步入正軌。」

(為了保護當事人的私隱,本文中的名字都是化名。)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