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俄烏戰事陷入「僵局」了嗎?

【大紀元2023年11月06日訊】近一個月來,中東戰火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殘酷的俄烏戰事似乎被忽略了。烏克蘭軍隊繼續反攻,俄軍也集結重兵在東部展開大規模攻勢,試圖奪回戰場主動權,但遭遇慘重損失後,尚未達成目的。隨著冬季來臨,雙方的壕溝戰條件變得惡劣,但烏克蘭總統否認戰事陷入「僵局」,俄烏也都沒有和談的意願。

俄烏雙方都否認戰事「僵局」

近日有媒體報導稱,美國和歐洲官員在「悄悄」與烏克蘭官員討論和平談判的前景,因為烏克蘭承認戰爭已陷入「僵局」。11月4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稱,戰事並未陷入「僵局」。他還表示,可以證明歐洲或美國沒有向他施壓、要求他討論和平談判。

報導可能與烏克蘭軍隊總司令扎盧日尼將軍最近的一篇文章《現代陣地戰及其獲勝方法》有關。文章表示,戰爭正在逐漸轉向陣地形式,但沒有說戰爭陷入「僵局」。文章認為,俄軍遭受了重大損失,烏克蘭則獲得了大量西方的各種武器;俄羅斯因為政治、組織和動機問題,未能充分利用其人力資源。

札盧日尼將軍真正想說的是,一年多來的戰事此消彼長,俄軍被大幅削弱,烏克蘭軍隊正在變強,已經能和俄軍形成均勢。文章表示,陣地戰對俄羅斯有利,因為它可以延長戰爭時間,並讓俄羅斯在某些領域取得優勢;為了避免第一次世界大戰式的「壕溝戰」,應儘快轉向機動作戰,烏克蘭需要西方的強大支持,自身也需要技術和各層面的變革。

這篇文章或許被誤解,認為俄烏戰事陷入了「僵局」,可能也和烏克蘭反攻進度不如預期有關。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稱,要優先考慮軍人的安全。這是對反攻進度緩慢的一種合理解釋。近期俄軍大規模進攻導致嚴重損失,應該是一個有力的反證,表明烏克蘭沒有冒險投入大規模裝甲部隊突擊,是正確的決策。

無獨有偶,11月2日,克里姆林宮的發言人也不同意將當前的戰事定性為「僵局」,稱戰爭「尚未走進死胡同」,俄軍仍在繼續進攻。媒體認為,沒有跡象表明俄羅斯總統普京願意和烏克蘭談判。

10月30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似乎也證實了這一點。烏克蘭記者提問:上週末在馬耳他舉行了關於烏克蘭和平方案的第三次會議。來自66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代表與會,中方沒有出席。這是否意味著中方拒絕積極參與尋求結束俄烏衝突的方案?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稱:中方將繼續以自己的方式勸和促談,推動危機得到政治解決。

中共同樣沒有認為俄烏現在有談判的可能,至少沒有從莫斯科得到類似的信息。無論「僵局」還是突變,中共都希望俄烏戰爭延續、中東戰火擴大,以最大限度地牽制美國及其盟友。

俄羅斯近期的反攻顯示了與哈馬斯襲擊的同步性,哈馬斯也公開慫恿中共在台海開戰,然而中共僅僅做出了政治性動作。中共軍隊內亂尚未平息,此時恐怕有心無力。

2023年11月3日烏克蘭境內戰略態勢圖。烏克蘭軍隊繼續在扎波羅熱、巴赫穆特、赫爾松三個方向反攻(綠色)。俄軍近一個月來集中兵力在東部的阿夫迪卡夫展開大規模攻勢(紅色)。(英國國防部)

俄軍與哈馬斯協調行動?

10月7日,哈馬斯忽然大規模襲擊以色列,引發中東戰火。外界普遍認為,中共、俄羅斯、伊朗是背後的攪局者。中共試圖遮掩,俄羅斯卻用行動證實。

10月10日開始,俄軍在烏克蘭東部頓涅斯克的阿夫迪夫卡鎮周邊展開了猛烈攻勢。情報顯示,俄軍可能集結了8個旅的部隊,配備了大量坦克和裝甲車,這些短期內無法完成部署。

克里姆林宮應早就知道哈馬斯準備在10月上旬反動襲擊;俄軍同時在烏克蘭東部集結了重兵,準備趁機發動大規模進攻,一舉占領更多烏克蘭領土。

俄軍的攻勢持續了近一個月,未能取得顯著的領土收益,但俄軍的傷亡率被認為可能是2023年以來最高的。烏克蘭軍方稱,俄軍前15天的進攻中,已有約5000人傷亡,損失了約400輛坦克或裝甲車。

烏克蘭的反裝甲武器、地雷、無人機和精確炮火,應該有效阻止了俄軍的進攻行動。裝備的大量損失可能正在削弱俄軍的進攻能力,俄軍可能不得不轉向更多沒有裝甲防護的步兵攻擊,與烏克蘭軍隊的反攻模式類似。

烏克蘭軍隊在扎波羅熱地區的俄軍防線上已經撕開了一個縱深缺口,並接近俄軍主防線,但始終沒有動用大量裝甲部隊強攻突襲,而是繼續維持小規模的步兵攻勢。俄軍的巨大損失,證明了在開闊地帶盲目實施裝甲突擊的顯著風險。

10月中旬,美國援助烏克蘭的31輛M1主戰坦克交付,但烏克蘭軍隊沒有在反攻中很快使用。正如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所說,要優先考慮軍人的安全。烏克蘭軍隊既沒有盲目投入大規模裝甲部隊,也沒有冒險讓烏克蘭步兵不顧死活地衝擊。這可能令外界感到烏克蘭的反攻進展緩慢,甚至戰事陷入了「僵局」,但這是烏克蘭軍隊上下一致的理性做法。

反觀俄軍近期的攻勢,不得不執行來自克里姆林宮的命令,同步協調與哈馬斯對以色列的襲擊,以為美國和西方會因此分神;但俄軍的作戰行動無法有效達成目標。俄軍損失慘重,克里姆林宮似乎願意接受大量的人員損失,以換取邊際領土收益。情報顯示,俄軍指揮部繼續向阿夫季夫卡前線輸送更多部隊,以保持進攻能力,但很難彌補裝備的損失。

2023年10月1日,烏克蘭扎波羅熱地區前線一輛被摧毀的俄羅斯裝甲車。(Roman Pilipey /AFP via Getty Images)

俄軍的又一次錯誤用兵

過去數月烏克蘭軍隊的反攻,俄軍無力阻止烏軍不斷推進。烏克蘭軍隊在扎波羅熱的主攻方向上,逐漸打出了一個梯形缺口,有條不紊地逼近俄軍最後的主防線。俄軍不斷派兵增援防線,甚至把擅長機動突擊的空降軍,也塞進了防禦戰壕,並試圖反擊,但作用有限。

表面上,俄軍的預備隊似乎枯竭,無力支撐長長的防線。然而,俄軍暗自保留了一支機動作戰的部隊,還擁有大量裝甲車輛,只是沒有投入反擊烏克蘭的主攻部隊,反而在東部展開大規模攻勢。

俄軍意圖從烏克蘭東部一舉突破,重新掌握戰場主動權。俄軍最初的計劃,應該是迫使烏克蘭的反攻部隊回防,但目前未能達成目標。俄軍損失慘重,卻沒有大規模突破烏克蘭在阿夫迪夫卡的防線。

克里姆林宮仍在命令俄軍盲目進攻,又一大敗筆基本就註定了。俄軍保存的預備隊,沒有與烏克蘭主力對決,卻被用來突擊烏克蘭的少部分防禦部隊,可謂得不償失。

俄軍此役損失的坦克和裝甲車輛,很可能是最後的庫存,今後再想組織類似的機動作戰,恐怕難上加難了。烏克蘭總司令也在探討將陣地戰轉為機動作戰,俄軍裝甲部隊的大量損失,可能為烏克蘭軍隊下一步的機動作戰創造了條件。

俄軍的盲目進攻,與朝鮮提供武器有關,還可能與普京和習近平最近的會面有關。

韓國情報顯示,已有約10批武器從朝鮮運往俄羅斯,總計可能約20萬枚122毫米炮彈或超過100萬枚152毫米炮彈;還可能有T系列坦克彈藥、反坦克導彈、火箭發射器、各類槍支、甚至短程彈道導彈。估計朝鮮以此換取了俄羅斯的衛星技術。

愛沙尼亞的情報顯示,俄羅斯每月從平壤收到約35萬枚炮彈,是俄羅斯自身生產能力的一倍半。獲得了急需的彈藥後,克里姆林宮可能覺得又有了底氣,盲目下令俄軍大規模進攻。

10月18日,普京在北京與習近平密談,估計得到了某些私下的援助承諾,至少包括無人機配件、導彈電子元件等軍事物資,還會有更多石油、天然氣的購買承諾。這些恐怕都導致了莫斯科的又一次誤判,促成了在烏克蘭戰場上的再度錯誤用兵。

2023年10月27日,扎波羅熱地區烏克蘭軍隊的一處戰壕,離俄軍陣地約150米。(Carl Court/Getty Images)

2023年冬季的戰局

只要朝鮮繼續援助炮彈等,只要中共繼續暗地提供軍事物資,俄軍在阿夫迪夫卡的攻勢就不會輕易停止,直到人力再也無法維持。

美國和北約的情報應早就捕捉到了俄軍的計劃,並幫助烏克蘭軍隊做出了有效的防禦部署,令俄軍付出了巨大代價。這場完全不對等的消耗戰役還將繼續,對俄軍的不利影響可能要大得多。

俄烏軍隊的接觸線長達約1200公里,俄軍可能不再有足夠的預備隊支撐,但烏克蘭的反攻主力至少大半還沒有投入。

秋冬的地面泥濘,不適合裝甲作戰,戰壕會積水,士兵們面臨艱苦的作戰條件。最近回國的俄羅斯士兵公開描述,在前線連續幾週「從頭到腳都濕透了」;他們「甚至無法煮一杯茶」,在戰壕的泥漿中生活和吃「單調」的食物,是一項挑戰。外界一直認為,俄軍的基本戰地管理水準普遍很低。

冬季結冰後,可能適合裝甲突擊,但烏克蘭大概仍然不會冒險,俄軍估計已經沒有足夠的裝備。雙方之間的壕溝戰會變得更困難,但會有利於防禦部隊。

烏克蘭軍隊不會停止在扎波羅熱主攻方向和巴赫穆特輔助方向的小規模進攻,以尋求更大、更有利的突破機會。烏克蘭軍隊也會繼續努力維持赫爾松方向的佯攻,不斷越過第聶伯河,建立一些橋頭堡,以最大限度地牽制俄軍的防禦。

2023年10月28日,烏克蘭首都基輔日落時分的一座紀念碑剪影。(Genya Savilov/AFP via Getty Images)

未來兩個月的俄烏戰事,可能不是「僵局」,但也很難發生突破性變化。據稱,俄羅斯政府2024年的軍費支出將占GDP的6%,2023年的教育和醫療保健支出被凍結。俄羅斯官員證實,那些傷勢嚴重、需要長期醫療的士兵中,超過一半已經失去了肢體,幾乎肯定需要終身醫療保健,戰爭的殘酷可見一斑。

莫斯科承受戰爭的能力在弱化,西方對烏克蘭的軍援還在持續。美軍援助的ATACMS戰術導彈,已經被用來打擊了俄軍機場和火藥庫;F-16戰鬥機即將到達;烏克蘭正在尋求獲得對俄軍的某些優勢,但目前還沒有迅速扭轉戰局的能力,也不願輕易冒險。如果沒有其它突發情況,這一態勢至少會持續到2023年年底或2024年年初。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