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金融監管升級 外資加速撤離中國

【大紀元2023年11月09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何嘉幸報導)中國經濟低迷,房地產爆雷滾滾、信託資管機構接連出險、樓市和股市下滑難收。在此局面下,中共確立了黨管金融體制,中國金融進入共產黨全面嚴管時代。國安部擴權成金融維穩新主力,加速動搖國際社會對華投資信心。

10月30至31日兩天,中共在北京舉行了首次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政治局常委盡數參加。此次會議名稱「中央」兩個字,凸顯了中共黨中央對金融工作的統一集權。

中共國家金融系統最高規格的會議,過去5次會議都是國務院舉行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今年則是黨中央直接操作與決策。

這次會議的大背景是,中央金融委員會及中央金融委員會辦公室已經組建起來,後者是前者的辦事機構。「國務院金融委」及其辦事機構因職責被取代而撤銷。同時,又組建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領導金融系統黨務、組織工作,與中央金委辦公室合署辦公。

也就是說,中央金融委員會辦公室全權領導金融工作,它有兩個招牌,對黨內是中共黨的機構,對外是政府機關。

習近平的心腹何立峰出任中央金融辦主任、中央金融辦工委會書記。他全權掌管金融,直接對習近平負責。

共產黨直管金融體制的確立,意味著習近平廢掉了國務院總理的金融權。

中共本次會議突出了一個重點:全面加強金融監管、防範化解風險。金融監管的範圍擴大到所有金融活動過程,要求不留空白。會議還要求,要「敢於亮劍」,嚴厲打擊非法金融活動。

旅美財經評論人士張經綸11月6日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最關心的是他自己的政權安全。習近平親自抓金融監管,反而證明金融風險已經大到讓他恐懼,害怕金融風險失控而引發大規模危機。但是金融風險恰恰是中共當局的體制和政策昏招導致的結果,想用嚴管手段解決金融風險,不會真正解決問題。

國安部成金融維穩工具

11月2日,中共央行黨委、國家外匯局黨組開會,傳達學習中央金融工作會議講話。要求穩定市場預期,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央行和外管局監管金融風險,是其職責所在。而跟金融行業無關、向來比較低調的國安部也在同日發文,殺氣騰騰恐嚇「四空者」,引發了全球的高度關注。

中共國安部官方文章批評「個別國家把金融當成地緣博弈工具」,動輒就金融制裁。文章稱,一些「居心叵測者」,包括「看空者」「做空者」「唱空者」和「掏空者」,企圖動搖國際社會對華投資的信心,這是對中共金融安全的新挑戰。

文章顯示,中共當局承認,金融與風險相伴,嚴重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和金融危機會導致經濟長期衰退,要密切監測金融領域國家安全風險,打擊懲治金融領域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犯罪活動。

國安部的高調表態,顯示國安部已經加入了日常金融維穩行列,以往發表「四空」言論者已經被升級到了違法行為。不論是在中國,還是在香港,誰再發表此類言論,都有可能被抓。

外企失信心 加速告別中國

此前,美國第二大資產管理巨頭先鋒集團(Vanguard Group)傳出解散在中國的最後一個團隊,已經與上海剩餘的約10名員工簽署了離職協定,其中包括上海地區負責人。大部分團隊成員將於明年年初離職,該辦事處也將關閉。

上個月,先鋒集團出售了其與螞蟻金服的合資企業的所有49%的股份。它正在離開曾被其視為具有巨大潛力的中國市場。

除了資管巨頭正在撤離中國,外國諮詢公司也因在中國處境艱難而撤出中國。如,美國蓋洛普(Gallup)諮詢公司目前也正在撤出中國。它已告知其客戶將關閉在中國的業務,並建議客戶將一些專案轉移到中國以外的地方。

蓋洛普公司為企業提供研究和分析服務,用於市場行銷目的。這家公司1993年來到中國,在北京、上海和深圳的辦事處僱用了數十名員工。蓋洛普將關閉這三個辦事處。

由於中共對外國團體在中國開展民意調查有嚴格規定,長期以來,蓋洛普在中國開展民調一直面臨困難。

隨著今年中共出台《反間諜法》,擴大了「反間諜」行動範圍,外國諮詢顧問公司成為新的打擊目標。

今年3月,美國盡職調查公司美思明智集團(Mintz Group)北京辦事處5名員工被中共當局拘留。4月下旬,美國管理顧問公司貝恩(Bain & Company)在上海辦事處被突擊檢查。5月,諮詢公司「凱盛融英」(Capvision)被指控為「境外情報機構幫凶」,遭到調查。

中共針對諮詢公司的一系列行動,在國際商業界引起了越來越大的恐懼。

蓋洛普公司的全球民調顯示出對中國的負面態度,這早已令中共當局不滿。

在蓋洛普撤出中國的同時,其它一些跨國諮詢公司也在採取措施減少中國業務,包括福里斯特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和專家平台GLG格理集團(Gerson Lehrman Group)。

但留在中國的外企也未必有好日子過。美國蘋果公司的主要供應商之一、台灣富士康集團,在中國多地遭查稅等調查。輿論普遍認為,這與富士康的老闆郭台銘以無黨派身分參選台灣總統有關,因為他的做法會瓜分掉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的不少選票。

張經綸認為,過去是央行、外管局加上公安警察聯合監管金融系統,現在國安部又成了金融維穩的王牌,可以想像金融風險有多嚴重。中共用這種金融管控戰給金融保底,恐怕會適得其反。國際社會更會沽空中國。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