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疫情海嘯再襲 誰能躲過生死大劫

【大紀元2023年11月25日訊】從2019年年底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首度爆發以來,疫情跌宕起伏,持續蔓延。儘管三年多來中共官方多次給病毒起出不同的名稱以掩蓋疫情,但瘟疫從未真正停止或離開過。

眼看2023年一步步走到了歲末,瘟疫再次大規模降臨中國大陸,所謂「支原體肺炎」「流感」「合胞病毒」「新冠病毒」等一齊迅猛爆發。全國各地很多兒童醫院人滿為患,「白肺」和死亡病例皆有報導,其中,北京、天津、上海、大連、瀋陽等地尤為嚴重,可謂一床難求。

在持續的動盪與未知的恐懼中,很多民眾冥冥中似乎也意識到了災難降臨,但卻茫然無措。接下來,瘟疫的走向會如何?瘟疫因何而起?自己又該如何趨吉避凶?

一、染疫人數暴增 中共仍極力掩蓋

這波瘟疫跟之前三年多的疫情最大的不同之處是,除了成人和老人染疫外,大量兒童也接連中招,出現了很多「不明肺炎」,甚至是大「白肺」,大量患兒到了必須「洗肺」的程度,一些孩子已經死去。而中共卻極力隱瞞瘟疫的實情,持續打壓真相。

11月21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流行病學首席專家王全意說,「肺炎支原體」已流行近3個月,目前,兒科門診仍處於高壓態勢。

儘管中共官方聲稱民眾患的是「肺炎支原體」,但很多兒童的支原體檢測卻是陰性,因此不少民眾懷疑,所謂的支原體肺炎、合胞病毒等說法,應該都是中共為掩蓋疫情而起的新化名而已。

北京一家醫院一名兒科大夫染疫了,她對大紀元記者說:「這波感染沒有有效的藥物,我把能治療支原體肺炎的藥都吃了一遍,也沒有效果。所以我懷疑這不是支原體肺炎。」

11月21日,天津北辰第一醫院工作人員表示,病患太多,去醫院也不一定能掛上號,都是提前幾天搶號。「像我們自己的孩子生病也這樣,我們也掛不上號。都得搶。」網傳視頻顯示,該醫院的急診都掛到3000號了,現在叫號才叫到2000號。

上海多家醫院的兒童門診爆滿。早在11月2日,就有多位網友發微博表示醫院人滿為患,「上海新華醫院現在上午9點,只能拿晚上的號了。」

大連兒童醫院也是人滿為患,有家長告訴老師,自己的孩子去醫院沒搶救過來,已經離世。11月21日,遼寧一名護士在社媒發文說,她所在科室共有12人,9人發燒,其中5人發燒超過39攝氏度。

此外,吉林、安徽、山東、江蘇、甘肅等多個省份的醫院兒科門診的急診都暴增,兒科整體上超負荷運轉。

11月21日,全球傳染病監測網絡ProMED發出警報,稱中國大陸有一種「不明肺炎」正在廣泛爆發。次日,世界衛生組織公開要求中共提供更多疫情信息。

這波疫情異常猛烈,希望所有朋友保持警惕,不要掉以輕心,因為對於瘟疫的真實情況,中共歷來是不透明、極力隱瞞的。

當年薩斯(SARS)疫情爆發時,中共第一時間隱瞞疫情,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甚至下令,任何一個地方爆發薩斯,當地官員就地免職,完全禁止公開疫情數據。最終疫情迅速蔓延全國、東南亞乃至全球,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中國大量民眾染疫死亡,但真實死亡人數一直被中共當局隱瞞。

2019年年底,中共病毒爆發後,中共使用了同樣的掩蓋手法,對包括李文亮醫生在內的8名「吹哨人」 進行傳喚、「訓誡」,更多知情的醫務人員被中共集體噤聲。為欺騙民眾,中共在2020年1月12日派出北大「專家」王廣發上電視宣稱疫情可控(王廣發說完四天後就發熱染疫了),武漢當局甚至還不顧疫情威脅大搞「萬家宴」活動,最後疫情實在捂不住了,中共無奈派出「御用專家」鍾南山首度證實瘟疫的人際傳染和醫務人員的感染,緊接著,中共倉促宣布武漢封城,但卻放任病毒擴散到海外。疫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全球肆虐,對生命和財產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

2022年年底,眼看極端「清零」已經破產,中共又無預警突然放開管制,讓民眾「應陽盡陽」,全國範圍內迎來了一波疫情「海嘯」。據2023年年初北大研究團隊報告,至少9億人染疫,而當時全國各大城市的醫院裡與火葬場屍體橫陳,殯儀館前大排長龍,甚至出現了一爐多屍、當街焚屍、用海鮮冷庫存放屍體,以及大規模擴建殯儀設施的慘烈畫面。農村多地出現了同一個村莊的多戶人家在同一天辦喪事的可怕場景。

其實,中共不僅害怕外界知道疫情的慘烈程度,更懼怕民眾了解疫情的起因,以及傳統文化中「瘟疫」的由來和目的。

二、瘟疫的由來和目的——傳統與歷史回溯

很多人都注意到,「中共病毒」從本質上來講就是一場大瘟疫,可中共就是死活不提瘟疫二字,而是用所謂的「新冠」以及其它形形色色的名稱來描述「中共病毒」,其實這是一種障眼法,以把民眾蒙在鼓裡。

如果我們回溯人類歷史就會發現,一次次瘟疫的背後,都有著相似的起因。無論東西方的經典古籍中,都有著類似的描述。

在中國,道教陳摶老祖在《心相篇》講:「瘟亡不由運數,罵地咒天。」也就是說,人們褻瀆天地神靈,罵地咒天,是導致瘟疫出現的根本原因。而在西方經典中,瘟疫被認為是神對人的懲罰。《聖經》六十多處提到瘟疫,明確指出:瘟疫是上帝的懲罰,懲罰那些背棄神、忤逆天意之人,沒有偶然發生的瘟疫。

說白了,瘟疫的出現是由於人心的敗壞,其目的是為了淘汰惡人。既然如此,瘟疫的傳播路徑一定有跡可循。我們不妨簡單盤點一下古今中外幾次有名的大瘟疫。

2.1 雅典鼠疫

公元前430年前後,古希臘人普遍走向墮落,富裕的雅典人揮霍成風,縱慾無度,亂性、亂倫與同性戀被視為時尚……大範圍人心的敗壞,招致了雅典鼠疫降臨,而且瘟疫彷彿長了眼睛,只衝著雅典人而來。當時,雅典人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俘獲了很多伯羅奔尼撒人,並將他們押到雅典城中。然而,在已有的史料記載中,卻沒有伯羅奔尼撒人被鼠疫感染的記錄。

2.2 古羅馬四次大瘟疫

兩千年前,古羅馬暴君尼祿發起了對基督徒的迫害,在羅馬城縱火並嫁禍於基督徒,對基督徒實施酷刑折磨,甚至任由猛獸撕咬基督徒,將基督徒做成人體火炬……而面對慘絕人寰的迫害,很多古羅馬人當時卻拍手稱快。古羅馬帝國先後有10位君主參與了對基督徒的迫害,太多的民眾盲從或支持迫害。結果,天降四次大瘟疫,古羅馬多位君王被瘟疫奪走生命,約有6000萬至8000萬的古羅馬人在瘟疫中喪生,曾經氣勢恢宏、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古羅馬帝國灰飛煙滅。

歷史學者們發現,古羅馬大瘟疫直奔迫害基督徒的君主和惡人而來;相比之下,基督徒則普遍對瘟疫具有較高的免疫力。

2.3 歐洲黑死病——「上帝之鞭」

中世紀,歐洲多數國家的宗教走入了末法,很多主教與神父公然違背對神的誓言,大張旗鼓地養起了情人,而修女們生養私生子也成為常態,神職人員明爭暗鬥,爭名奪利,帶動著整個社會的道德急速下滑,以致平民百姓大多人情冷漠,奢侈揮霍,縱慾無度。結果,黑死病籠罩了整個歐洲,奪走了幾千萬人的生命。

據史料記載,當年黑死病帶走了大量墮落的神職人員,而且民眾的感染也表現出明顯的選擇性,有人只要跟染疫的人短暫接觸就會死亡,而有人跟患者密切接觸卻完全不被感染。因此,當時的教會將黑死病描述為「上帝之鞭」。

2.4 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

中共在篡權後的七十多年中,戰天鬥地、不敬神佛,殺害了八千多萬中國人。

1999年,中共發起了對億萬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實施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性政策,至今已經持續了二十四年。

中共除了用上百種酷刑折磨廣大的法輪功學員外,還大規模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中共龐大的公檢法司與「610」人員,以及大量中國民眾,被中共的謊言毒害,在這慘絕人寰的迫害中推波助瀾。

同時,中共用利益為誘餌,用謊言做「潤滑劑」,迷惑並欺騙了世界,以致很多國家的政府和商人在罪惡中隨聲附和,或與中共勾兌,或對這滔天罪惡保持沉默。再加之,大範圍的人群背離了普世價值,重利輕義、言而無信、冷漠、自私、虛偽、亂性、亂倫……

於是,中共病毒爆發,並波及了全世界。2020年全球疫情大數據的統計分析顯示,瘟疫在世界擴散的路徑有跡可循——總是沿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傳播。而且越親共,疫情越嚴重。「一帶一路」成了「疫帶疫路」。(參見《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

2022年年底的那波瘟疫再次展現出明顯的選擇性,將首惡江澤民帶走的同時,直奔中共黨員和各界親共名人,死者中包括中共高官、文藝界紅色名人、紅色藝術家、以及各界為中共站隊的專家、教授等。(參見《疫情海嘯 中共名人扎堆離世的背後》

正所謂,共業之下,必有共罪,天不降無妄之災。

2020年年初,瘟疫爆發後不久,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就在《理性》一文中慈悲開示:「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三、中共病毒瘟疫極為慘烈 淘汰人數巨大

那麼,這場規模空前的中共病毒瘟疫到底奪走了多少條人命呢?在探討這個問題前,我們不妨先看看1959年到1962年的那場大饑荒。

當年中共搞「大躍進」,釀成了全國範圍的大饑荒,那場人禍造成了至少三四千萬人被活活餓死。原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耗時近20年撰寫出了《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據楊繼繩考證,全國大約餓死3600萬人。前趙紫陽智囊、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咨表示,該所根據中共黨內文件寫成的祕密報告認定,當時死亡人數為4300萬至4600萬。

三年饑荒餓死的人數,占當時中國總人口的6%—7%。然而,在中共的極力掩蓋下,很多民眾只知道自己身邊、村落、城鎮或省份的情況,但對總體的驚天駭人真相卻渾然不知。至今,在中共的洗腦宣傳下,很多牆內的朋友可能還是不相信當時餓死了這麼多人。

其實,中共病毒在過去幾年間奪走了海量的生命,然而,由於中共撒著彌天大謊,外界很難估算出究竟有多少人喪生。

2023年1月16日,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開示,三年多來中共一直在掩蓋疫情,中國的疫情已經死了4億人。就在大紀元報導疫情死亡數字真相的第二天,1月17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罕見公布,去年中國人口自1961年以來首次出現下降。而對於三年疫亡四億人的真相,中共當局既不敢承認,又不敢反駁,罕見地保持了沉默。

李洪志大師揭示出的天機令世人感到震撼、震驚。很多有理性的朋友經過仔細推敲後,恍然大悟。但也有一些朋友對這個數字感到困惑,那麼不妨參閱此文《三年疫亡四億人 為何不容易察覺》

今年8月28日,大紀元發表特別報導,李洪志大師再次指出,新冠疫情主要是針對共產黨,以及那些盲從中共、維護中共、為中共賣命的人。目前死了很多人,包括很多年輕人。

李大師揭示出的天機一步步在兌現。

僅在今年7—8月間,大陸就有眾多青壯年警察、司法官員密集病亡,大批高官和教授也接連死亡,詳情參閱《中國疫情又起 法輪功創始人:針對共產黨》

俗話說,有迷才有悟。2022年年末去世的很多是中共老年黨員和高官,那應該是上天在給迷中人醒悟的機會。如今,瘟疫不分年齡地帶走中共黨員和親共者,很多青壯年和兒童也紛紛在瘟疫中喪生,這是不是到了上天跟中共算總帳的時候了?

也許有人會想,算總帳怎麼算到「純真」的孩子頭上了?事實上,中共一直在強化對孩子們的洗腦教育,「從娃娃抓起」灌輸邪黨文化、戰狼思想、鬥爭哲學。迫害法輪功後,對法輪功的詆毀之詞被寫入部分小學教材。2019年起,中共當局加速左轉,王滬寧控制的宣傳系統大力宣揚所謂「習思想」,很多學校將「習語錄」等獻諂內容列為教材,強制給學生洗腦。很多孩子被毒害,腦中有著大量的中共毒素,因此在中共病毒的瘟疫中也同樣難以倖免。

「中共病毒」的定向感染,早已向人們展示了當今的天象和天機:天滅中共。而這也直接呼應了2002年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的「藏字石」,在五百年前崩裂的石頭斷面上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接下來,可以預見,無論年齡大小,只要是中共黨、團、隊中的一員,或者哪怕不是這些邪惡組織裡的成員,但只要是思想裡認同、傾向共產黨的,身體和思想中帶有共產黨因素的,站在共產黨那邊的,都處在巨大的危險之中。

四、瘟疫的出現 暗藏著救贖和機遇

縱觀歷史,一次次瘟疫的降臨,既展現出上天的威嚴,同時也蘊含著神佛的慈悲。因為,一方面,瘟疫的出現是上天在治惡,另一方面,也是上天在給人醒悟的機會。如果是別的形式的天災人禍,很多世人被一下子淘汰掉,就徹底失去了救贖的機會了。然而,能否在持續的瘟疫中醒悟,還得看世人是否珍惜機緣。

4.1 古羅馬瘟疫中 民眾一次次重蹈覆轍

公元65年,古羅馬城爆發了瘟疫,奪走三萬多條性命,拉響了大瘟疫的前奏。三年後,迫害基督徒的始作俑者尼祿在逃亡路上自盡身亡。然而,尼祿死後,他的繼任者並沒有進行反省,還在延續對基督徒的迫害。

公元125年,被稱為古羅馬第一次大瘟疫的「奧羅修斯大瘟疫」爆發,其慘烈程度可謂觸目驚心,100萬人因此喪生。

公元161年,安東尼當上古羅馬君主,剛上台就赤膊上陣,成為第一個在全國範圍內下令鏟除基督徒的君主。結果,公元166年,天降更大規模瘟疫,帶走了五百多萬條性命,並將安東尼的命也收走了,史稱「安東尼瘟疫」。然而,迫害並未就此停止。

公元250年,古羅馬第三次大瘟疫來襲,規模更大,史稱「西普里安瘟疫」,奪走了2500萬人的性命。迫害仍在持續。

公元541—542年,古羅馬第四次大瘟疫也是最大的一次瘟疫降臨,史稱「查士丁尼瘟疫」,這次大瘟疫共造成3000萬至5000萬人喪生。

就這樣,古羅馬對基督徒的一次次迫害,招來的是規模一次比一次大的瘟疫。

終於在公元680年,倖存的人們總算清醒了,開始譴責當權者對基督徒的迫害,痛斥社會的道德淪喪。羅馬市民紛紛走上街頭,虔誠地向神懺悔。人的醒悟最終得到了神的原諒,從此,羅馬城的大瘟疫才徹底消失。

4.2 米蘭瘟疫間歇過後,緣何捲土重來?

17世紀,意大利正處於文藝復興的後期,「及時行樂」的人生觀盛行,大多數人因神職人員的墮落而失望,不再相信神。1629年秋,瘟疫降臨,並在隱蔽狀態下不斷傳播。

1630年3月,意大利舉行了一年一度的狂歡節,為期三天的豪飲與縱慾過後,迎來的是米蘭瘟疫的大爆發,成千上萬的人接連死去。半年後,瘟疫漸漸緩和下來,到1631年年初,疫情基本銷聲匿跡。

歷經劫難的意大利人以為瘟疫就此消失了,可人們並沒有反躬自省,依然我行我素,追求所謂的「人性解放」。

很快到了1631年3月,米蘭依舊舉辦了盛大的狂歡節,人們盡情地縱酒、亂交、肆意宣洩,從黑夜一直到黎明。

米蘭人沒有想到的是,短暫的放縱後,瘟疫再度大爆發,徹底失控。這一次,很多人瞬間暴斃,連就醫的機會都沒有,米蘭變成了「死亡之城」,大量的死者被棄屍街頭、腐爛,整個城市瀰漫著令人窒息的屍臭,宛如人間地獄……到1631年秋天,瘟疫再次消退時,米蘭城人口幾乎減半。

當米蘭瘟疫暫停時,很多不信神的人並沒有悟到那是上天的憐憫,在給人時間和機會去捫心自省,找回對神的信仰。當心存僥倖的人們放縱慾望繼續狂歡的時候,徹底失去了被救贖的機會。

4.3 從薩斯到中共病毒 有多少人能醒悟?

1999年中共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很多人被謊言毒害,有的在罪惡中沉默,有的站在中共一邊為迫害搖旗吶喊,而有人則直接參與迫害。於是,薩斯出現,帶走了很多中國人的生命。

然而,疫情稍有緩解後,中共江澤民集團並沒有任何反思,持續迫害法輪功並變本加厲,大力推動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很多民眾在中共謊言的蒙蔽下,繼續仇視法輪功。

首惡江澤民下台後,繼任的兩屆中共黨魁都沒有吸取教訓,任由慘無人道的迫害延續。

2019年年底,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那麼,瘟疫為何從武漢開始呢?其實,這當中暗含著一個天機。

當年在全面迫害前,江澤民集團暗中唆使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拍攝了一部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片,於迫害發起後在全國滾動播放,煽起仇恨。而且活摘器官的滔天罪惡,最早從武漢的同濟醫院發源。那麼,中共病毒同樣起源於武漢,這是不是上天在提醒世人,這場瘟疫與中共對佛法的迫害有直接關係呢?

如果有人不相信,認為那是巧合的話,那麼,2020年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中共病毒瘟疫爆發,而這一天剛好是中共為嫁禍法輪功而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上演19周年之際。這個提醒是不是更加直接與清晰了呢?

然而,中共當權者卻仍然執迷不悟,任由迫害持續。據明慧網粗略統計,從2020年到2022年,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逐年遞增。

即使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江澤民死在大瘟疫中至今已經一年了,可慘烈的迫害仍在繼續。

難怪有人感嘆道:「人類最大的歷史教訓就是人類從不接受任何歷史教訓。」

五、上天慈悲於世人 中國人出路何在?

古語有云:人是萬物之靈。因此,人身是非常珍貴的,儘管很多人並沒意識到這一點。而中國人則是更加可貴的,因為古人云:「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

法輪大法是佛法。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下,法輪大法仍然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了世界人民的尊敬和愛戴。正如伽利略所說,「真理就是具備這樣的力量:你越是想要攻擊它,你的攻擊就越是充實了和證明了它。」

法輪大法給世界帶來了福祉,拯救了無量的生命,引領了修煉者道德的昇華,並在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中展現出奇蹟和神跡。(參閱《帶給世界奇蹟的法輪大法》

當今的中國人,既得了人身,又生在了中土,同時又遇到了佛法洪傳,這真是幸運之至啊!

那麼,面對洶洶的大疫,可貴的中國人出路何在呢?

李洪志大師在《理性》一文中早已經開示:「人應該向神真心的懺悔,自己哪裡不好,希望給機會改過,這才是辦法,這才是靈丹妙藥。」

李大師還告訴弟子們如何在危險中救人:「如講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靈丹妙藥、救人的辦法。人心的改變就會使事情向正面轉向。」

截至目前,超過四億兩千萬中國人已公開聲明「三退」,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等組織,抹去了曾經對著中共血旗發過的毒誓。

還沒「三退」的朋友得趕快抓緊到退黨網站去聲明「三退」。目前大疫洶洶,很多兒童都「中招」,因此家裡有孩子的,千萬別忘記讓孩子也聲明「三退」。

在過去三年多的時間裡,明慧網報導了大量重症染疫民眾因選擇三退,並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而轉危為安、絕處逢生的真人真事。

結語

中共不等於中國,它是一個流氓政權,是附著在中華大地上的毒瘤,作惡百年,綁架老百姓「戰天鬥地」,迫害佛法,造下無量罪孽。特別在當今的中國,中共肆意迫害良善、踐踏無辜。「鐵鏈女」事件撕開了中共的「盛世」黑幕,而極端「清零」的鐵鏈又捆牢了多少無辜百姓?莫名失蹤的江西少年胡鑫宇撕開了中共的「活摘」黑幕,多少少男少女在中共的魔爪下喪命?既然連中共前總理李克強都死得不明不白,今天的中國人無論在中共絞肉機內爬到多高的位置,誰敢說自己能夠善終?

中共是流氓黑幫加邪教,是惡魔,視人命如草芥,人們不應再受它的謊言蠱惑。正如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所揭示的:「歷史的教訓是,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誰就會在什麼問題上丟掉小命。」

最後,讓我們謹記李洪志大師在《理性》一文中的慈悲告誡:「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因為它背後是紅色魔鬼,表面行為是流氓,而且無惡不作。神要開始鏟除它了,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