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橄欖球員受傷癱瘓 堅強樂觀幫他熬過黑暗

【2023年02月26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趙孜濟編譯)一位前職業橄欖球(rugby)聯盟運動員在球場上嚴重脊髓受傷癱瘓,但他從未放棄希望。他熬過了最黑暗的日子,看到了他的第二個兒子出生,雖然他現在仍然四肢癱瘓。

32歲的前國家橄欖球聯盟(NRL)球員內森‧斯泰普爾頓(Nathan Stapleton)和他的妻子、31歲的凱特(Kate)已經在一起15年了。這對夫婦分別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北部的兩個小鎮長大,十幾歲時通過共同的朋友相識。今天,他們有兩個孩子,蹣跚學步的哈利和7個月大的安格斯,家庭的紐帶牢不可破。

「內森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凱特告訴《大紀元時報》,「他一直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父親。他一直盼望養育孩子,他和男孩們有一種特殊的紐帶。」

內森從肩膀以下無法動彈。他說,在受傷後,他的妻子和兒子成為他生活的動力。「他們是我心態背後的驅動力」。

2014年4月5日內森在澳大利亞悉尼雷蒙迪斯體育場(Remondis Stadium)舉行的克羅納拉-薩瑟蘭鯊魚隊(Cronulla-Sutherland Sharks)和新西蘭勇士隊(New Zealand Warriors)之間的第五輪NRL比賽中第四次觸地得分。(Renee McKay/Getty Images)

昏死16分鐘

在61場比賽和17次觸地得分後內森從NRL退役,並與凱特結婚。他們搬到了一個農村的房子來管理這片土地。為了實現一個長期的夢想——與凱特的兄弟一起打球,內森參加了2022年4月9日在西懷亞隆(West Wyalong)為布羅瓦‧戈爾迪斯隊(Boorowa Goldies)舉行的第一場橄欖球聯盟比賽。然而一切都改變了。

「我不記得事故是如何發生的。」內森說,「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凱特的兄弟把手放在我的頭上和地上。那時我知道事情很嚴重,但我顯然對此無能為力。」

內森昏死了16分鐘。他能活下來歸功於當地的下班護士路易斯‧麥凱布(Louise McCabe)。她當時在觀看比賽。她用心肺復甦術將內森搶救過來,直到救護車到達。

救護車將內森從橄欖球場帶到醫院,從那裡他被直升機空運到悉尼的威爾士親王醫院(Prince of Wales Hospital)。醫院距離他的家有四個小時的車程。當時懷孕7個月的凱特從兄弟那裡得知內森受傷了,就開車去悉尼陪在他身邊。

凱特和內森在他們的婚禮上。(由Kate Stapleton提供)

她說:「我不知道內森受傷的嚴重程度。我知道很嚴重,因為他被空運到醫院……當我到達悉尼時,內森處於誘導昏迷狀態。在他接受脊柱手術之前,我看到了他。內森的喉嚨裡插著呼吸管……這真的非常令人難過。」

兩條路

內森頸部的C3和C4椎骨骨折,最終使他四肢癱瘓。醫生在他脖子上安裝了螺釘以固定脊柱。他可能在一生中都必須使用呼吸機來維持生命。內森安裝了氣管切開術和恥骨上導管(SPC),他必須使用輪椅。

「你永遠無法想像,你永遠不會希望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更不用說你自己的丈夫了。嚴重受傷曾是內森最大的恐懼。說實話,這太可怕了,我為他傷心欲絕。」凱特說,「但我從來沒有失去希望,也沒有對我們的情況悲觀,因為我真的知道並相信內森的情況會有所改善。」

就像他的妻子一樣,內森儘管遭受痛苦,但還是找到了生活的目標。

(由Alisia Mason Photography和Sydneybirthstories提供)

他說:「試圖接受發生的事情非常困難,而且……我不知道生活會是什麼樣子。我只知道有兩條路要走。第一條路是坐在那裡祈求憐憫,讓其他人的精神和希望都受到挫敗。第二條路是,為每個人都堅強起來,尤其是我的兩個兒子……所以如果這意味著我必須保持堅強……好吧,如果這意味著我可以看著我的孩子們長大,我很樂意做出犧牲。」

內森必須重新學習如何呼吸、說話和吃飯,而凱特從未離開過他的身邊。隨著預產期的臨近,她幾乎沒有時間考慮分娩。當她7月準備分娩時,內森的團隊安排她住進毗鄰的皇家婦女醫院。

他們還把內森帶到了她身邊。

「別的都不重要」

凱特說:「每個妻子都希望孩子出生時丈夫就在她身邊。沒有內森在我身邊是我最大的恐懼之一……我需要他的情感支持。所以我非常感激、非常高興,非常感謝他和我在一起……他的鼓勵正是我需要的一切。我必須這樣做,繼續前進。」

(由Alisia Mason Photography和Sydneybirthstories提供)

內森非常希望能和新生嬰兒安格斯在一起。他盡全力練習說話和呼吸,以確保他可以陪伴兒子。

「對內森來說,沒有什麼比兒子更重要了。」凱特說。

當安格斯出生時,醫院工作人員將他放在內森的胸前。悉尼產房故事攝影師Alisia Mason在相機上捕捉到了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

內森說:「這基本上是我唯一一次感覺不到受傷事故的陰影……一切都消失了,那一刻只有凱特和我,然後當安格斯出生時,只有我們三個,我們自己的世界。在那一刻,世界上其它事情都無關緊要了。」

內森和他的寶貝兒子安格斯。(由Kate Stapleton提供)

在這段困難時期,凱特的母親搬到悉尼幫助照顧孩子。而凱特,作為一名業務經理,她的職業生涯中斷了。她現在負責照顧丈夫,並在他出院前監督家庭改造裝修。

力量

內森也很高興兒子哈利似乎沒有被父親的變化所困擾。

「起初,這是我最擔心的問題……我兒子怎麼看我。」內森說,「但他還很幼小,無法理解所發生的事情……他只知道爸爸『不一樣』了。但現在,此刻,他認為這是正常的。他每天坐在椅子上,給我一個擁抱和一個吻,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切。」

凱特形容她的丈夫「非常幽默、機智,不容易被傷害」,她很感激自從內森出事後她沒有失去他,並為他的力量而驚歎。

「我無法用言語表達我為內森感到多麼自豪。」她說,「如果我能把內森的精神力量裝起來賣掉,我絕對會成為一個億萬富翁。他正在取得的進展,他每天征服的逆境,以及他不知從何而來的源源不斷的力量,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他太令人鼓舞了。」

(由Kate Stapleton提供)

內森將他的妻子描述為「家庭的磐石」。他說:「她照顧孩子時所表現出的精神令我感到敬畏。每天來醫院看望我時都帶著微笑。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她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女人,我希望有一天能以某種方式報答她。」

這對夫婦也非常感激布羅瓦‧戈爾迪斯隊(Boorowa Goldies)和內森的前NRL團隊,克羅納拉-薩瑟蘭鯊魚隊(Cronulla Sharks)和悉尼公雞隊(Sydney Roosters)對他們的支持。此外還有朋友和陌生人的支持,他們建立了一個GoFundMe頁面為內森的醫療費用募捐。但對凱特來說,最重要的是每次捐贈所伴隨的充滿希望信息。

這對夫婦對未來充滿憧憬,期待共同撫養他們的兒子。

內森脊椎受傷已近一年。現在他可以移動頭部並抬起肩膀。他用下巴控制電動輪椅,筆記本電腦則由面部表情和語音命令控制。在醫院住了8個月後,內森回到了家。現在他的四肢仍癱瘓。

凱特告訴《大紀元時報》:「不管怎麼說,內森沒有生病。內森和我每天都能意識到這一點。我們很幸運。內森沒有絕症,他的情況只會慢慢好轉……我們眼前只有希望。」

對於任何面臨艱苦戰鬥的人,內森建議,「試著找到一些每天為之奮鬥的目標。」

「在處於逆境之前,你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他說,「每天,你都需要找到一些可以爭取的東西。喜悅絕對是你自己的選擇……無論如何,我已經很開心了,但我真的相信我們會真正喜悅。我很幸運,我仍然可以每天醒來,看著我的孩子們跑來跑去。」

由多次獲獎的產房故事攝影師Alisia Mason拍攝的電影。(由悉尼產房故事,Sydneybirthstories,提供)

原文「Former Rugby Player Paralyzed by Spinal Injury Beats All Odds to See Birth of His So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