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蘇聯絕密檔案揭中共曾擬建西北國防政府

【2023年12月11日訊】2014年9月,曾發動西安軍事政變的張學良生前唯一授權的口述歷史《張學良口述歷史(訪談實錄)》在大陸出版上市。書中揭穿了中共幾十年來灌輸給無數中國人的至少兩大謊言。

第一大謊言是九一八日軍進攻東北時,下達不抵抗命令的不是蔣介石,而是張學良。在中共大大小小的歷史書中,蔣介石替張學良背了幾十年黑鍋,被刻畫成不抵抗日軍侵略的不堪形象,以彰顯後來中共策劃發動西安軍事政變的合理性和其在抗戰中的「巨大作用」。

然而,根據口述歷史,張學良親口承認,是自己在北平下達了不抵抗的命令,而且在「九一八」的晚上,蔣介石也不在南京,在從南京到江西的軍艦上,9月19日到了南昌,上岸後才知道東北出事了。不過還不是張學良報告的,是上海來的消息。因此,「九一八」晚上不抵抗命令確實和蔣介石沒有任何關係。

張學良還解釋了自己下達不抵抗命令的原因。一是「判斷失誤」,不知道日本人的陰謀很大,以為是小打小鬧;二是不論是在武器裝備還是精神素質上,認為東北軍都打不過日軍。如果,打輸了還得割地、賠款,麻煩很多。

第二大謊言是扣押蔣介石的西安政變的發生並非偶然,絕不是像中共一貫描述的那樣,張學良因為愛國和想抗戰而拘押蔣介石,因為張學良承認自己是共產黨

中共黨建雜誌也曾披露,中共中央統戰部原部長閻明復曾就張學良是不是中共黨員的問題問過呂正操,呂明確答覆說:「張漢公是中共黨員」。而張學良在口述歷史中坦承亦是佐證。

「九一八」事變後,蔣介石為了集中精力抗日,制定了「攘外必先安內」的方針,並發動了對中共的五次圍剿。中共中央紅軍遭到了致命的打擊後被迫逃亡,最終逃到陝北重新建立了根據地。而當時國民政府為了應付西北形勢的需要,特別任命蔣介石任西北剿匪總司令,東北軍的張學良、第十七路(西北軍)總指揮楊虎城為副總司令,共同擔任剿共任務。

據中國知名近現代史學者、也是該書在大陸出版的主編楊天石介紹,在西安軍事政變之前,中共、張學良的東北軍、楊虎城的西北軍這三方,要組建一個西北國防政府。這是一個反蔣的政府,目的是聯合蘇聯,推倒南京國民政府,然後抗日。這等於是在南京國民政府外新成立一個政府。這屬於什麼性質?按照當下中共的看法,那就是「叛亂」、「叛國」。

也就是說,張、楊發動政變,並非僅僅是迫使蔣抗日,而是「張學良決心殺蔣並已選定殺蔣人選」,並將成立「西安聯合國民政府」(或西北國防政府),與中共共同執掌權力。政變的幕後策劃者正是中共。在西安政變發生當天,毛澤東在給斯大林的電報中稱,西安政變是「根據張、楊、共三角聯盟抗日反蔣的協定而發生的,中共中央已積極推動張、楊堅決與蔣分裂」。

在蘇聯解密檔案中,一封蘇共高官季米特洛夫在1936年7月2日給斯大林的絕密信件中,再度證實:在國難當頭之際,中共北上絕不是為了一心抗日,而是密謀成立新政府,在蘇聯的支持下,顛覆南京國民政府。為此,還向蘇聯主子要資金支持。

在季米特洛夫的信中,首先確認了共產國際與中共中央的無線電通訊已經恢復,而此前因中共主力於1934年10月撤出江西、福建而中斷。共產國際已經收到了若干封來自中共的電報。

隨即,季米特洛夫向斯大林匯報了上個月收到的中共中央發來的一系列電報的主要內容,具體如下:

一、中共介紹了西北地區的情況。

電報稱去年冬天(1935年),中共中央和「紅軍」主力進入陝西,擊退了蔣介石、張學良的進攻。今年2月,中共軍隊進入山西省,「取得巨大勝利」,「給楊虎城以沉重的打擊」。因蔣介石派出十個師支援楊虎城,共軍渡過黃河西撤。

目前,共軍主力正在甘肅北部、寧夏東部、陝西西北等地集結根據地,並已「取得戰果」。 中共的地盤正在擴大,電報中具體介紹了被占領的地區。

電報中提到四方面軍的領導人張國燾,在今年1月取消了全年其創建的第二中央委員會,同意接受延安指令,同意接受「在西北地區組建國防政府」的指示。不過,張國燾仍自稱西北局,稱延安的中共中央為中央北方局,將兩者看作同等地位。中共中央正「積極爭取同他在原則政策的基礎上達成協議,團結一致,實現在西北建立國防政府」。

此外,中共紅二方面軍在賀龍、肖克等的領導下,於去年12月離開湖南省,目前已到達大沙河上游,加入紅四軍。兩個月之內,紅二軍就可以到達甘肅省南部,人數約2萬人。「從政治上來說,它比紅四軍還要強大。」

在介紹完中共軍隊的情況後,電報中又詳細介紹了圍剿共軍的國民政府軍東北軍和西北軍等的情況,他們包括:國軍73個團,張學良東北軍65個團,楊虎城西北軍69個團加21個團,寧夏的馬將軍(馬鴻逵)21個團,青海兩個馬將軍(馬步芳、馬繼援)約15個團,陝西地方軍10個團,甘肅地方軍12個團,共計286個團。總指揮是蔣介石。

二、中共意圖成立西北國防政府。

電報透露中共已經與張學良進行了多次談判。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告訴蘇共主子,「目前,向張學良寄(?)7塊錢的問題正在確認中。政治、軍事、經濟、外交等各方面都在進行準備,以儘快實現成立西北國防政府的目標。」

電報中還提到中共也在祕密與楊虎城和甘肅的鄧寶珊、幾位馬姓將軍接觸,並保持聯繫,現在結果還沒有出來。

中共向蘇共坦言,策反東北軍和西北軍需要資金的支持,因此「尋求共產國際的指導」。「我們認為,目前我們面臨的最困難的問題是金融和經濟問題。」

電報中,中共說東北軍士兵每月的俸祿達二百萬美元,現在完全由南京國民政府提供。如果東北軍與中共聯手,南京將會停止提供經費,這對中共來說困難是巨大的。至於陝西的楊虎城,經費是自給自足,但三萬多人的軍隊如今供給已經不足。還有甘肅省有600萬人口,稅收也不足以供給20萬紅軍和東北軍。

在坦言困難外,中共詢問共產國際是否可以每月提供300萬美元的援助,並開始向海外華人和世界各地的工人募集捐款。

除了尋求財政上的幫助外,中共還希望蘇共提供軍事支持。中共希望可以從蘇聯獲得飛機、重炮、炮彈、步兵步槍、高射機槍、浮橋等。

中共告訴蘇共,他們的目的是在西北消滅蔣介石的勢力,而將成立的國防政府的中心在蘭州,張學良將是政府主席兼兼抗日軍司令

季米特洛夫在信中介紹完中共電報的內容後,向斯大林就中共在西北的政治軍事計劃、是否給中共提供物資援助以及對中共黨內分歧等,尋求指示。

蘇聯解密的絕密檔案,無疑證實中共在抵達陝北後,就在與周邊圍剿其的各派力量勾兌,並通過潛伏的中共地下黨,成功說服張學良與楊虎城與其合作,成立背叛中華民國的西北國防政府。

史書記載,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和楊虎城在西安發動了武裝軍事政變,將蔣介石劫持扣留,蔣介石衛士排67名警衛全部被殺。

出乎張、楊意料的是,西安軍事叛變之後,全國各界一片抗議和譴責之聲。清華大學的教授一致表示反對,被中共吹捧為戰士的聞一多的態度猶為鮮明。為此,他與朱自清、馮友蘭等一群著名教授,起草了「清華大學教授會為張學良叛變事聲明」。平日在課堂上從不講多餘之言的聞一多,此時也拋開講義,怒氣沖沖地說道:「真是胡鬧,國家的元首也可以武裝劫持!一個帶兵的軍人,也可以稱兵叛亂!這還成何國家?國家絕不容許你們破壞!領袖絕不容許你們妄加傷害!」曾經態度曖昧的各地方勢力也一致討伐張、楊。

而蘇聯的反應也更出乎張、楊的意料。上述季米特洛夫給斯大林的密信是在西安軍事叛變前半年,這說明斯大林業已了解中共與張、楊的勾當,甚至並未阻止。但當斯大林意識到殺死蔣介石將導致中國陷入混亂後,選擇了阻止中共進一步行動。據說,西安軍事叛變後,收到毛的電報,擔心同時將面臨東西線作戰的斯大林自擬電命令中共:絕不容許中共殺蔣。自然,中共希望獲取的蘇聯援助也落空了。

希望借張之手殺掉蔣介石的中共只好派周恩來去說服張、楊以及面見蔣介石。在周恩來開口「校長」,閉口「校長」,並對其動以「天倫之情」,還一再向蔣保證能將被扣留在蘇聯的蔣經國弄回國,讓他父子團圓,周博得了蔣的原諒和許諾,即停止剿共和聯合抗日。中共由此取得了名正言順的地位,並利用國民黨抗戰的機會,讓自己坐大。

此時的張、楊才發現自己被中共賣了。面對著全國的聲討和蘇聯、中共的「背信棄義」,張學良陷於深深的懊悔中,因此決定陪同蔣介石回南京,表示負荊請罪。張學良送蔣回到南京後,一直被囚禁、軟禁,後來隨蔣到了台灣。九十年代在美國定居,2001年去世。

對於自己當年的所為,張學良曾寫了《西安事變反醒錄》,認為自己對共產黨認識不清,十分後悔。晚年虔信基督教的他還在1990年6月1日的九十歲生日時,引用《聖經》中的話說:「我是一個罪人,是罪人中的罪魁。」可惜後悔已經晚了。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