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中共成立靠一個俄國人推動

【2024年01月04日訊】根據中共黨史,中共正式成立於1921年7月23日。那一天,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尼科爾斯基和13名中國代表在上海的法國租界祕密召開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如此少的人數,說明彼時共產思想並未被很多中國人接受。

開會期間,因為發生了意外,開會所在的旅館出現了凶殺案,中共代表們擔心被法租界巡捕發現,於是轉移到嘉興南湖的一艘遊船上舉行了閉幕會議,選舉出中共中央局三名領導成員,即陳獨秀為總書記,張國燾為組織主任,李達任宣傳主任。陳獨秀、李大釗等人都被視為中共的創始人。

不過,因為中共刻意低調,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知道的是,推動中共成立的第一人是一個俄國人,他也可以說是中共的創始人之一。他在中共建黨史上的地位很重要。他的俄文名被翻譯成維經斯基((Grigory Naumovich Voitinsky),這是他的一個化名,他的本名是扎爾金,漢語名字是吳廷康。滑稽的是,在中共成立90周年的洗腦大片《建黨偉業》中,維經斯基的扮演者是一名俄羅斯流行歌手。

那麼,維經斯基是如何幫助中共建黨的呢?

維經斯基與海參崴

海參崴,又稱符拉迪沃斯托克,目前是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的首府,也是遠東聯邦管區行政中心所在,還是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司令部所在地。

從歷史上看,海參崴原為肅慎民族居住地,後歷經渤海國、遼朝、金朝、元朝、明朝和清朝統治。無疑,海參崴原本是中國的領土。1858年,《中俄璦琿條約》簽訂之後,規定包括海參崴在內的烏蘇里江以東地區由中俄共管。1860年,清朝與俄羅斯簽訂《中俄北京條約》,將包括海參崴在內的烏蘇里江以東地域割讓給俄羅斯,俄羅斯將其命名為「符拉迪沃斯托克」,俄語的意思是「統治東方」。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建城日定為7月2日。

對於中俄曾經簽署的不平等條約,中華民國政府一直不承認。毛共和鄧小平時期也採取擱置的態度。然而,在江澤民時期,其為了掩蓋自己身為日本和蘇聯特務的歷史,與1999年與俄羅斯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承認了晚清時期的政府與俄國簽訂的一系列中俄不平等條約,將包括海參崴在內的大片中國土地劃給了俄羅斯。

對此,中共迄今都不敢讓老百姓知道真相,只對簽署條約進行了簡短的報導。

眾所周知,中共建黨日被定於7月1日,與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建城日7月2日僅僅相隔一天,而將這座城與中共連接在一起的就是維經斯基。

維經斯基1893年出生在俄羅斯,是一名猶太人,毛澤東也是在這一年出生的。因為猶太教在俄羅斯遭到不公平對待,於是維經斯基在20歲那年與數十萬俄國猶太人一起移居美國。讓人沒想到的是,他在美國的五年裡一直都在密切關注共產主義思想,並接受其歪理邪說。

1917年,俄國十月軍事政變後,維經斯基返回俄羅斯,並且立即加入列寧的布爾什維克黨,為其效力。1918年,布爾什維克黨改稱俄國共產黨,簡稱俄共(布)。

在內戰爆發後,維經斯基被派往西伯利亞和遠東進行地下活動。當時控制海參崴的是高爾察克總督羅扎諾夫將軍,從事地下活動的維經斯基被其逮捕併流放到薩哈林島進行無限期苦役。薩哈林島在中文中就是庫頁島,亦曾在明清時期屬於中國領土。

在流放期間,維經斯基並沒有束手待斃,而是發動囚犯暴動,並很快加入了新成立的亞歷山德羅夫斯克市革命委員會。

1920年1月,俄共成功推翻羅扎諾夫將軍後,海參崴處於俄共紅軍或「遠東臨時政府-濱海邊疆省地方自治局」的控制之下。因為有著多年的國外生活經歷和精通多門外語,維經斯基被俄共派到為傳播世界革命而創建的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工作。

同年2月,俄共在奪取西伯利亞後,打通了跟中國的陸地交通。俄共在遠東隨即成立了所謂的「共產國際東部部遠東分部」,負責在中國及其他國家建立共產黨的工作,總部就設在海參崴。

此時,作為共產國際遠東局成員、蘇俄外交人民委員部遠東事務全權代表的維經斯基,接受共產國際指示前往中國,意欲在中國成立一個在莫斯科控制下的中國共產黨組織。作為共產國際的特使,他擁有幾乎無限的權力,而且他的手中也有著足夠的資金:從貴族和資產階級那裡沒收或者說是搶掠來的金錢和貴重物品。

幫李大釗陳獨秀創建組織

1920年3月,帶著共產國際的任務,27歲的維經斯基從海參崴出發前往中國,從零開始建立中共。與他同行的有他的妻子、俄共黨員瑪麗亞·庫茲涅佐娃,俄籍華人、中文翻譯楊明齋,漢學家蒂托夫以及俄羅斯的朝鮮人瓦連京·伊萬諾維奇·帕克。

一行人先抵達了中華民國北洋政府首都北京。在這裡他們聯繫上了34歲的俄羅斯人波萊沃伊 (Sergey Polevoy)。波萊沃伊自 1917 年起就在俄臨時政府教育部的資助下居住在中國,學習漢語。十月政變後,他的獎學金被取消,陷入困境的他不得不去找工作。最初,他在天津南開大學教授俄語,後來又在北京大學教授俄語。在北大,他結識了32歲的大學圖書館館長李大釗。

在波萊沃伊的牽線下,維經斯基與早已接受馬克思共產思想、思想激進的李大釗見了面。維經斯基向其闡述了希望在中國建立共產黨的計劃,李大釗深以為然,但仍希望徵詢一下陳獨秀的想法。

陳獨秀於1915年創辦所謂的《新青年》雜誌,1917年受聘任北大文科學長並教授文學。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陳獨秀因散發傳單被捕,並因此辭去北大教職。出獄後前往上海。

維經斯基拿著李大釗給陳獨秀的推薦信,於1920年4月下旬離開北京前往上海。彼時的大都市上海大約有三千名俄羅斯人,只有英國人的人數多於他們。在上海,維經斯基不僅結識了陳獨秀,讓其全面接觸到馬克思列寧主義,而且還與俄羅斯僑民以及在上海經商的俄共黨人建立了聯繫。在某個認識人的幫助下,他有了一個中文筆名:吳廷康。

不知何種原因,陳獨秀迅速接受了馬列邪說。5月,維經斯基在上海成立了所謂的「革命局」,除了陳獨秀和另外幾名中國人(李漢俊、李達、陳望道、俞秀松)外,還包括其本人。其中的陳望道是魔教奉為圭臬的《共產黨宣言》的翻譯者。

8月,中國第一個共產主義小組成立,陳獨秀為書記。同月,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李大釗也在北京成立類似組織。很快,武漢等城市也出現了這樣的組織。

不過當時的中共黨員不到二十人,因此維經斯基將精力主要投注在如何擴大中共上面,一個辦法就是為對馬主義感興趣的中國年輕人提供去俄羅斯的機會。

1920年9月,在上海成立了外國語學社,地址就在上海社青團的所在地霞飛路新漁陽裡6號(現淮海中路567弄6號)。楊明齋為學社負責人,俞秀松任學社祕書。教師有教俄語的楊明齋、庫茲涅佐娃,教日文的李達、教法文的李漢俊、教英文的袁振英等。

9月28日的上海《民國日報》首次刊登了外國語學社的招生廣告。廣告內容如下:「本學社擬分設英、法、德、俄、日本語各班,現已成立英、俄、日本語3班,除星期日外每班每日授課1小時,文法讀本由華人教授,讀音會話由外國人教授,除英文外各班皆從初步教起。每人選習1班者月納學費銀2元。日內即行開課。名額無多,有志學習外國語者,請速向法界霞飛路新漁陽裡6號報名。」

事實上,這個廣告只起宣傳和掩護作用,絕大多數學生還是由各地共產黨小組介紹來的。如毛澤東介紹了任弼時、肖勁光、任作民、周兆秋等人從長沙來到上海。外國語學社學生最多時有50到60人,學生中有中共早期的一些領導人如劉少奇、羅亦農、李啟漢、柯慶施等。

學社的目的就是為了宣傳馬列邪說。史料記載,學社「一般是上午學俄文,下午除學習外,有時刻鋼板,印傳單,有時還要到工廠聯絡,上街發傳單」。也就是說,學生還要參加社會活動,即所謂的工人運動。而且,學生除了學習俄文外,學社還由陳望道講授馬列主義,有的人「讀的第一本馬列的書就是外國語學社發的《共產黨宣言》。

學生畢業後,則在維經斯基的資助下,前往俄羅斯繼續學習,要麼在莫斯科的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要麼在海參崴的中國列寧學校。據說在長沙組織「俄羅斯學會」的毛當年也曾夢想有這樣的一次旅行。

在中國期間,維經斯基與海參崴、伊爾庫茨克和莫斯科保持著積極的通信聯繫,向共產國際匯報在中國的成果。在他抵達中國一年多後,也就是在1921年6月,中國已經有六個共產主義支部:上海、北京、長沙以及廣州、武漢和濟南。在東京的中國學生中還成立了另一個小組。

中共一大上的兩個俄國人

無疑,沒有維經斯基的推動,李大釗陳獨秀未必能在1920年就成立共產組織,中共也未必能那麼早成立禍亂中國。從這個意義上說,維經斯基算得上中共的創始人之一。

帶著這樣的成果,維經斯基在這一年6月回到了蘇俄。此時,蘇俄內戰仍在持續。在他回俄國的同時,共產國際又派了另一個名叫馬林,俄文名是亨克·斯內夫利特 (Henk Sneevliet)的特使來到中國。他的名字在早期中共黨史中是必須提及的一個名字。與他同行的還有另一個俄共黨員內曼(Vladimir Neiman)。

38歲的馬林是荷蘭猶太人,他在被莫斯科派往中國前,在荷屬東印度群島(現印度尼西亞)工作了五年,他被認為是「亞洲問題」的重要專家。他來到上海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召開中共的成立大會。

與擅長與人打交道的維經斯基不同,馬林在上海並不受歡迎。早期的中共黨人張國燾曾在共產國際的調查問卷中寫道:「他認為自己是共產國際東方的最高權威。他認為自己是作為解放亞洲人民的天使來到這裡的。但從我們的角度來看,他有著白人的優越感。」

而另一個俄共黨員內曼也來自猶太家庭。在內戰期間,他加入了布爾什維克,曾在情報部門工作,後被借調到共產國際遠東祕書處,並作為共產國際的代表,化名「尼科爾斯基」前往上海,其目的顯然是為了偵察。

1921年7月,中共成立大會在上海法租界舉行,馬林和內曼代表共產國際參加,另有代表7個馬克思主義支部53人的13名代表參加,沒有出席的陳獨秀被選為首任書記。用現在俄羅斯的看法來說,這些中國人都是「外國特工」,因為他們的所有活動都是由莫斯科協調和資助的。

事實也是如此。自中共「一大」開始,共產國際為中共提供了大量經費。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偉大的歷程(1921—2001)》指出,參加一大的代表每人都收到了100元路費,而這都是從馬林提供的經費中支取的。

1923年,陳獨秀也曾公開承認:「黨的經費,幾乎完全是從共產國際領來的。」蘇聯的檔案資料也顯示,中共在1928年的「六大」後,蘇俄提供給中共的經費,每年在60萬元以上。

對於蘇俄的扶植,毫無羞恥之心的中共從來都不諱言。如1922年的中共「二大」發表的宣言中就稱「中國共產黨為國際共產黨之中國支部」;1928年中共「六大」通過的黨章,又專門寫下一章,規定「中共為共產國際之一部分,命名為『中國共產黨』,為共產國際支部」。

也就是說,中共在政治上、組織上成為了國際共產專制勢力的一部分,並在經濟上對其依附。說早期中共黨人是蘇俄的「特工」,也沒有什麼錯啊。

關於維經斯基等俄國人的結局

維經斯基回國後,繼續在海參崴工作。1923年再次被派回中國工作。他參加了幾次中共代表大會,以共產國際代表身分影響著中共的發展。1927年4月,蔣介石等國民黨人不滿中共違背孫中山的訓令、竊取國民黨黨權而發動了「清黨」運動,大批中共黨人被抓被殺,維經斯基於是被召回國。

20世紀30年代起,維經斯基開始回顧其在中國的經歷和取得的經驗,並撰寫了大量漢學著作。1953年去世,終年60歲。

馬林則在中國又工作了幾年,其奉行與國民黨結盟的政策。後經莫斯科回到荷蘭。二戰爆發後,他加入了荷蘭地下抵抗運動並領導了抵抗運動的組織之一。 1942 年,他被納粹蓋世太保逮捕並處決,時年 58 歲。

內曼回國後繼續在蘇俄地區情報機構(赤塔、符拉迪沃斯托克、哈巴羅夫斯克)任職,負責國家政治保衛總局駐中國邊境地區(海拉爾、薩哈林)和日本駐地的工作。1938年,在蘇聯大清洗中,他以「托洛茨基組織參與者、日本間諜」的罪名被捕,被處決,時年39歲。

波萊沃伊一直居住在北京,直到 1937 年中日戰爭爆發。日本占領北京後,他被捕並在監獄裡被關了 17 個月。出獄後,他設法前往美國,受聘於哈佛大學。1971 年,他在邁阿密去世,享年85 歲。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