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收緊國際留學生名額 中國學生怎麼辦

【大紀元2024年01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西方對中共當局的不信任,已波及到民間學術交流領域。近期,歐美多國密集出台了收緊留學生或移民的措施,同時加強了對中國留學生的安全審查,中國留學生該怎麼辦?分析認為,西方針對中共而非中國,中國留學生需區分。

歐美收緊國際留學生名額 

加拿大

由於相對容易獲得工作許可,加拿大已成為國際學生的熱門目的地,國際學生的激增導致公寓嚴重短缺,去年12月份,加拿大全國租金同比上漲7.7%。

1月22日加拿大宣布,今明兩年將為接受國際學生名額設限,2024年將比去年減少35%;在私立學院就讀公私校合作課程的國際學生、本科和大學課程國際學生的配偶,將失去工簽的資格,這些工簽被視為獲得永久居留權的捷徑。

但學習許可的續簽不會受到影響;攻讀碩士、博士學位,以及中小學教育課程的學生,也不受此限。

根據2022年加拿大官方數據,大部分外國學生來自印度,約占40%,中國排名第二,約占12%。

此前的1月16日,加拿大政府公布了一份11項敏感技術研究領域清單和一份指定機構清單,來自中國、俄羅斯和伊朗3國家共103家機構被列於清單,包括中國85所大學或機構。如果與上述清單有聯繫,相關機構與個人將無法獲得聯邦政府資助。

最近,加拿大聯邦法庭還裁決了一名叫李悅康的中國學生的上訴,他被滑鐵盧大學機械與機電一體化工程專業的博士課程錄取,但簽證申請被移民官拒絕,他上訴到聯邦法院。

法官裁決加拿大政府勝訴,理由是這名工科學生可能會進行間諜活動。

裁決書寫道:「敵對國家越來越多地利用非傳統方法,在加拿大或其它海外國家獲取敏感信息,這與加拿大的利益相衝突,法院對『間諜』的定義必須與時俱進。」

圖為加拿大麥吉爾大學。(Shutterstock)

英國

12月4日,英國政府宣布了被稱為史上對合法移民最嚴厲的政策,包括:提高工作簽證的工資門檻,將原來的26,200英鎊提高到38,700英鎊;取消本科國際學生攜帶家屬的權利;移民需要繳納更高額的醫療費用等等。

英國去年淨移民人數達到創紀錄的74.5萬人,目前增加的大多數移民都是非歐盟國民,其中前三位是印度、尼日利亞和中國。

如果新政策順利實施,英國能比去年多阻止30萬合法移民入境。新政策實施後,目前在英國的很多中國留學生、工作簽證申請者,預計都會受到新政策影響。

另外,去年年底美國弗羅裡達州傳出不要向包括中國在內的七個「受關注國家」的研究生發出錄取通知的消息;波士頓聯邦地區法院本月25日裁定,恐嚇支持民主活動人士的中國留學生吳嘯雷有罪;澳大利亞政府本月終止了「重大投資者簽證」(SIV)和「商業創新與投資簽證計劃」(BIIP)簽證政策。

限制學習敏感技術 成民主國家共識

針對加拿大最新的留學生政策,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沈榮欽對大紀元表示,這並非直接針對中國留學生,因為加拿大中國學生數量不是最多,印度學生才是。這更多反映了加拿大自由黨政府可能在為下次大選做準備,為了平息民怨(租屋上升)才做出這樣的規定。

「通常經濟下滑的時候,對於移民會有比較多的疑慮,現在通貨膨脹率比較高、經濟上也不太好,政府希望能夠透過這些限制獲取更多的支持。」

沈榮欽認為,多數大學並不見得會歡迎這樣的措施,國際學生一直是各大學的重要收益來源,他們通常要付兩倍到三倍的學費,尤其很多博士生,能提供一些很難以取代的勞力。

加拿大留學生譚雯今年就要畢業了,她對大紀元表示,新政策對她影響不是太大,因為畢業後申請工簽,大概分幾大類,第一個是謀生技能的學院(College),第二個是兩年以內的學位,然後是三年以上的學位。

如果是兩年以內,可能會給八個月的工簽,三年以上的話,會給三年的工簽,「像我是三年以上,影響不是那麼大」。

圖為多倫多大學。(Shutterstock)

譚雯對加拿大以房價飆升為由收緊表示不解,「留學生的確帶來經濟上的好處,像多倫多等大學,留學生是經濟主要來源,我不太理解,(收緊)可能就是與學術欺詐、造假有關吧。」

「房價可能只是表面上的原因」 ,譚雯分析說,「更深的原因可能在其它方面,感覺是(加拿大)政府方面對中國(中共)的一種疏遠,可能更想保護自己的各種安全。」

整體的國際形勢對中國(中共)、對中國留學生不是那麼得歡迎的感覺,她說,「因為我從2019年到加拿大以來,每年都會有各種各樣的、或大或小政策上收緊的感覺。」

譚雯說,現在學費也漲上去了,疫情一年學費可能是四萬到六萬,平常的增長每年就是百分之幾,今年像魁北克的新政策,所有的留學生就直接漲了一兩萬。

「原本理工科的學費就會比較高一點,現在就是更高了,學文科幾年前是一年兩三萬的學費,但如果是理科那個時候就已經六萬了。」

譚雯表示,學校一直都在強調安全,最明顯的一次就是,幾年前一個中國留學生好像從美國大學帶走了一些實驗資料回國了,「那段時間學校就一直給我們發郵件,強調一些安全、法律什麼的」。

加拿大聯邦法院的裁決意義重大。(shutterstock)

沈榮欽認為,對中國學生的限制,加拿大另外兩個措施(敏感技術與指定機構清單、聯邦法院裁決加拿大政府勝訴)更重要、更相關。

「政府事實上是透過這種方式,控制加拿大比較關鍵、敏感的技術外移到中國去,同時向加拿大大學放出訊號,如果給學習關鍵領域的中國學生入學許可,就要比較小心。」

沈榮欽認為聯邦法院的裁決意義重大,「因為傳統上要認定是間諜的話,必須根據是否有蒐集資訊等間諜行為,現在聯邦法院主張政府有權拒絕發給某些有間諜嫌疑的學生簽證,對西方國家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改變。」

他說,這件事情發生之後,加拿大不管哪一個政黨的領袖,都沒有站出來反對判決,大家覺得判決是合理的。美國、英國及澳大利亞報導這條新聞的時候,大體上也是給予正面的消息。

他表示,這說明「在關鍵技術上對中國留學生給予限制,可能會變成相關民主國家的共識」。

 

中國學生更多就讀工程、科學、電腦科學等專業。圖為劍橋大學。(Graeme Robertson/Getty Images)

對於英國的收緊措施,在英國留學的中國學生張羽對大紀元表示,影響可能有兩個方面,一個就是學校錄取了但拿不到簽證,另一個就是畢業之後不能在英國居留。

他認為,英國可能出於安全的考慮,但對留學生有些不公平,「英國大學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外國學生,如果學術不開放的話,教育和研究的水準也會落後的」。

張羽認為,中國學生更多就讀工程、科學、電腦科學等專業,如果只是一個碩士生或博士生的話,接觸到研究項目機率很小,機率最高的是博士後或研究人員,那時候可能就有一些研究項目和跟大公司的交流。

分析人士指出,受中共利用或脅迫的中國留學生和中國學者給西方國家帶來的安全疑慮不同,中國留學生的首要威脅不在知識產權方面,而是干預大學的學術自由、言論自由、乃至宗教自由,通過各種抗議活動、網絡霸凌等行為來實現;中國學者帶來的威脅則主要體現在知識產權方面。

媒體報導,在香港反送中期間,英國多所大學校園裡,出現了中國大陸的留學生與支持香港的學生之間激烈對峙的場面,英國議員警告中國留學生被中共用作「國家政治工具」。

出國留學的中國學生減少

儘管中國留學生依然是美國國際學生中的最大群體,但人數上連年下降。根據紐約國際教育研究所(IIE)發布的《門戶開放2023》報告,2019/20學年372,532名中國留學生,2020/21學年有317,299名,2021/22學年有290,086名,2022/23學年只有289,526名學生。

印度的留學生數量大幅增長,2022/23學年,有268,923名印度學生在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就讀,差不多趕上了中國留學生數量;韓國、加拿大、越南和台灣在美國校園內的學生人數也都在增長。

儘管中國留學生依然是美國國際學生中的最大群體,但人數上連年下降,印度留學生已接近中國留學生數量。(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研究者發現,由於疫情和地緣政治緊張等因素,選擇出國留學的中國學生越來越少,很多選擇留在大陸,香港已成為中國大陸學生的熱門目的地。

譚雯表示,現在因為整個大的環境感覺收緊了,還有國內經濟方面的壓力,他們就覺得可能還是在國內更合適一些。

「之前有幾個(中國學生)都考慮來美國、英國或加拿大,現在好像都沒有聽說了,可能他們覺得在國內讀的大學還可以,有直接保研的那種可能。」

譚雯表示,她目前接觸到的大部分是想要在加拿大拿到身分就回去,第一可能是想家、親戚朋友;第二可能覺得因為文化與語言上的一些問題,感覺是融入了,但沒有完全融入;留下來的相當少,如果真想留下來,可能認識上就比較清晰了。

「就我之前知道,他們很多學商業的,都是因為在國內已經有家族企業或什麼小公司之類的,他們可能就是回去幫爸爸媽媽做事。」

譚雯表示,大部分人都是想著從經濟方面會考慮,想家這方面會考慮,身分上會考慮,誰會想著報效祖國(共產中國)呀?

「在國內就幾年之前,海歸的平均年薪還是三十幾萬。但是,現在好像就十幾萬了,就是降得特別快,因為國內競爭壓力太大了。」

西方針對中共而非中國 中國學生需區分

美中都承認恢復交流的重要性,在去年的舊金山期間,中共黨魁習近平宣布,中國準備好未來五年內邀請5萬名美國人來中國學習,美國駐華大使伯恩斯也稱,美國歡迎中國學生。

但官方的言論掩蓋不了兩國政府在國家安全擔憂的推動下,繼續設置障礙。

中共官宣經常將美國描述為犯罪猖獗的危險國家,多次指責美國「加速走上衝突對抗的錯誤道路」,宣揚「歇斯底里的新麥卡錫主義」。

中共還推動美國反亞裔仇恨的敘事,中共外交部多次指責美國利用各種藉口故意拒絕或限制學生簽證,煽動和強化中國留學生的情緒。

在大陸語境下,國家、政府和中共融為一體,一些中國留學生多年來一直受到「愛國主義」意識形態灌輸,對「西方帝國主義」保持高度警惕,當中國被以任何負面的方式描繪時,他們往往會本能地憤怒反應。

「微信在海外的影響特別引人關注」,譚雯表示,大部分留學生用的都是微信,他們獲得信息的大部分來源還是靠微信。

以至於大多數中國留學生雖然身處國外,也依然沒有脫離中國的圈子,很多人儘管熟悉了西方語言,但沒有真正融入西方思想和文化。

對於美國而言,在中共統治下,對學術自由的限制可能擴大到外國在華辦學的校園,西方越來越警惕中共,到中國去的吸引力已經減弱。

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削弱了美中各個層面的學術合作,自2020年以來,美國政府一直拒絕向與軍事項目有關的中共機構發放簽證。據美國《高等教育紀事報》報導,2022年夏季,美國向中國學生發放的簽證數量比2021年同期減少了約45% 。

美國政府還禁止一些美國學生到中國大陸學習,一些資助語言學習項目也已從中國大陸轉移到台灣。

去年年底佛羅里達州傳出,不要向包括中國在內的七個「受關注國家」的研究生發出錄取通知的消息,引發了巨大的爭議。

州長德桑蒂斯在簽署這些法律時發表聲明說: 「我們正在履行我們打擊共產黨的承諾。」但也有留學生表示,不是所有的中國學生都是為共產黨服務的。

今年1月25日,波士頓聯邦地區法院裁定,被控跟蹤威脅一名支持民主的活動人士的中國留學生吳嘯雷有罪,被控的兩項罪名均成立。

最近以來,美國機場加大對入境中國留學生的盤問與審查,不少學習敏感技術的中國學生甚至被遣返、禁止入境。1月29日,中共駐美國大使館自曝多名中國留學生在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被拒入境。

分析認為,收緊政策及加大審查對中國留學生確實造成傷害,但是這個傷害是誰造成的?第三國肯定要保護住自己的國家利益,是中共利用留學生愛國情緒、綁架留學生仇外,才造成這種局面。

「我覺得還是中國(中共)政府做錯了吧」,張羽表示。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