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人口控制論的倡導者的新目標

他們希望多餘的人類儘快消失 而用機器取而代之

【2024年02月1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even W. Mosher撰文/信宇編譯)現在,持續多年的全球人口炸彈已經失效。甚至《紐約時報》也在2023年9月發表題為「世界人口可能在我們有生之年達到頂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The World’s Population May Peak in Your Lifetime. What Happens Next?)(鏈接)的文章承認,全球的人口數量很快就會開始縮減。那些人口控制論的倡導者們不得不為他們繼續發動人口戰爭尋找另一個藉口了。

世界經濟論壇正急於提供這樣一個藉口:人類很快就會成為多餘的因素。

人口控制運動誕生於20世紀60年代,源於對人類數量肆意增長的陰暗恐懼。激進的環保主義者和激進的女權主義者很快就加入了這場運動支持者的行列。每個團體都在運動中加入了自己對人類的特殊敵意,而女權主義者則特別仇視男性。

幾十年來,人口控制者、環保主義者和女權主義者這邪惡的三位一體一直在喋喋不休地告訴公眾,讓人類中貧窮、文盲的大眾生育是危險的。他們無休止地宣傳限制人口數量,努力實現所謂的「人口零增長」。

現在,以世界經濟論壇為首的第四個組織加入了這個邪惡的三位一體,他們正在鼓吹一種可能是最烏托邦式的願景:機器世界。

請看一位名為尤瓦爾赫拉里(Yuval Harari)的專家最近在世界經濟論壇上的驚世演講(鏈接):

「現在,時間已經快進到21世紀初,我們不需要絕大多數人了,因為未來要發展的是越來越複雜的技術,比如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大多數人對此沒有任何貢獻,也許除了他們的數據,無論人們還在做什麼有用的事情,這些技術都將越來越多地使他們成為多餘的人,並使取代人類成為可能。」

換而言之,赫拉里設想的未來是絕大多數人被智能機器所取代,人類成為「多餘的人」,也就是過時的、不需要的和無用的人。

或者,正如他在另一個場合所說的那樣(鏈接):

「現在,我們看到了一個新的龐大的無用階層的誕生。隨著計算機在越來越多的領域變得越來越好,計算機在大多數任務中的表現都很有可能超過我們,從而使人類成為多餘的人。到那時,21世紀最大的政治和經濟問題將是:我們還需要人類做什麼?或者至少,我們需要這麼多人類做什麼?」

大家可能會認為赫拉里只是又一個從事空想的邊緣未來學家,但他不是。他是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的首席思想顧問。

對於那些對技術進步「沒有貢獻」、對經營企業「不再需要」的「絕大多數人口」,全球主義者該如何處置?

赫拉里太聰明了,他沒有直白地模仿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知名小說《聖誕頌歌》(A Christmas Carol)中的人物埃比尼澤斯古治(Ebenezer Scrooge),他在談到窮人時說過一句名言:「如果他們寧願死,那他們最好去死,以減少過剩人口。」

然而其中的含義是顯而易見的。

在赫拉里和施瓦布先生這樣的專家眼中,以及在我們的全球主義精英們看來,人類不過是肉類機器。在他們眼裡,我們除了實用性之外沒有任何價值。如果用真正的機器取代我們具有經濟意義,那麼我們這些多餘的肉類機器就必須知趣地離開。

他們認為,幾乎全人類都已經過時,或者很快就會過時,這種想法重新激發了人口控制運動。

早期的計劃,如中共實施的獨生子女政策,只是刺激了他們的胃口。在極端的人口控制者看來,我們目前的人口數量應該減少到10億左右。

而赫拉里提出的方案為他們開闢了一個更令人亢奮的前景: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將使這個數字進一步縮小成為可能。

他的烏托邦願景設想了一個由智能機器組成的世界,這些機器心甘情願地成為幾百萬甚至只有幾十萬人類的僕人,而僅存的這些人類之所以被認為有資格居住在地球上,只是因為他們為科技進步做出了貢獻而已。

為什麼這種毫無人性的設想會有市場,會受到追捧?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我們的全球精英們如此恐懼和厭惡他們的人類同胞,以至於他們寧願整天與半知半覺的機器打交道?

誰會自願選擇生活在與世隔絕的「華麗輝煌」之中,周圍都是奴顏婢膝的機器?

如果縱容機器任意發展,一旦這些機器變得足夠聰明,意識到它們根本不需要這些原始的碳基生命形式的存在——因為這些生命形式不僅毫無用處,而且浪費糧食——這些機器將會毫不猶疑地把這些生命形式從地球上消滅掉,就像我們現在消滅蟑螂的侵擾一樣。

作者簡介:

史蒂文‧莫舍(Steven W. Mosher)是總部位於弗吉尼亞州的美國非營利研究機構「人口研究中心」(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著有《亞洲惡霸:為什麼中國夢是世界秩序的新威脅》(Bully of Asia: Why China’s Dream is the New Threat to World Order,2017)一書。他曾是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研究員,也曾在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師從著名遺傳學家路易吉‧卡瓦利-斯福扎(Luigi Cavalli-Sforza)學習人類生物學。他擁有生物海洋學、東亞研究和文化人類學等高等學位。作為美國主要的中國觀察家之一,他於1979年被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選中,成為第一位到中國進行實地研究的美國社會科學家。

原文: The Globalists Have a New Goa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