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被扣上「台獨」帽 兄遭株連逃離中國

【2024年02月17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近年因各種原因逃離中國的人越來越多,電腦工程師劉大東逃出國門,是在「網紅」弟弟劉大勝做了幾期節目被中共扣上「台獨」帽子之後。

劉大東突然發現自己被株連:微博遭禁言,隨後受到特別訊問。他跟公司請假一天,悄悄上了來美的飛機。過中國海關前,他一直忐忑不安,擔心自己上了邊控的黑名單,所幸最終順利離開。

電腦工程師劉大東2023年在洛杉磯中領館前抗議中共。(劉大東提供)
2023年6月4日,電腦工程師劉大東在南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參加鐵鍊女雕塑揭幕儀式。(馬尚恩/大紀元)

突然發現中共不可理喻

2019年出國前的半年,一位朋友告訴他,弟弟劉大勝被列為「台獨」分子。他大吃一驚,就去查看弟弟的節目,發現其中只是介紹了一下台灣的優點而已。他就在批評弟弟的微博上留言辯解了幾句,沒想到對方發現他是劉大勝的哥哥後,他的微博帳戶從此被封禁。

不久,劉大勝原單位的黨支部書記打電話找他,問他跟弟弟私下關係如何。剛剛嘗過被封禁的滋味,劉大東很警覺,告訴對方他很少跟弟弟交流,不清楚弟弟的狀況。

「在中國長大的都明白,一旦誰成了『台獨』,他的家人,所有跟他有關係的人,都沒有可能再晉升了,不管你多努力。」劉大東說,「一旦你在中共的宣傳話語中被打成「台獨」,當局就可以不擇手段地打擊你,你一不小心就可能進監獄。」不過當時,劉大東對中共認識還不很清楚,認為當局在弟弟的事上只是做得過分了一點兒。

隨後半年,劉大東大量翻牆。觀看紀錄片《世紀偽火》讓他明白:中共為抹黑法輪功,竟然製造出「天安門自焚偽案」。這突破了他的認知底線:「我沒有辦法接受,不能這麼搞,完全就是欺騙14億人。」

經歷了被禁言,又看到法輪功被抹黑構陷,劉大東認識到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珍貴:「你沒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話,當權者迫害你沒有人知道,你也不能抗辯,這是最致命的。」

離開大陸的機場前,劉大東對他生長的土地已經沒有眷戀。「我不走的話,以後的人生完全不可掌控;我走了,不管面臨什麼,我有很大的自主權。」他說,「我不想讓自己的命運完全掌握在別人手裡,不論是被個人還是組織掌握,那種感覺相當煎熬,比死還難受。」

灌輸洗腦與「大是大非」

來美後體驗到自由的滋味,劉大東能夠更清晰地回顧在中國的經歷。

「從小到大,我是一個標準的乖乖孩、『三好生』,但語文和政治卻是我學得最差的。」那時劉大東還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如此排斥這兩門課。

「我的學習方式更傾向於遵循邏輯:如果你符合邏輯,我就學得快;如果是死記硬背的東西,我就沒辦法記住。」劉大東後來意識到:「語文和政治兩門課就是強制灌輸。它(中共)已經定義了一個『大是大非』,你沒有辦法挑戰。」

在學校裡,「所有人文學科全都不允許挑戰,所謂質疑,都必須在它的框架之下」,劉大東說,「當消滅所有其它聲音,只剩下一個聲音時,教育自然就成了洗腦。」

什麼是中共的「大是大非」?劉大東說,「共產主義、民族主義這兩個基點,中共不容你挑戰,而且弄得非常極端化、情緒化」,但「那玩意兒不是天生思想中有的,都是強加給你的」。

他感慨道:「中國人從小到大被中共灌輸愛黨愛國,但你要是問他『人』是什麼,很多人立馬腦子一片空白。」

「我們首先是人」

劉大東說:「人有責任感、有權利意識、有對自由的追求,有與生俱來的權利。」但共產黨試圖把中國人的觀念拉低到動物層次——只滿足於生存的基本需求,「把你像動物一樣對待,你都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

「弱肉強食是動物界的規則。」劉大東認為,一旦在社會領域實行社會達爾文主義,任何迫害都會被合理化。「中共對待老百姓,真的像馴服動物一樣。」他說,「你什麼都不能問,你一旦提問,基本上就是在犯罪的路上。」

「我想當人,我不想當只知道生存的那一類人。我想擁有和享受自己的權利。」來美後終於可以積極發聲抗共,劉大東說:「表達是我的自由,我在踐行我的自由。」

談到對中共本質的認識,他舉例,國共內戰的孟良崮戰役中,中共軍隊用老人、孩子、被脫光衣服的婦女擋在前面,讓國軍無法打仗,「它沒有什麼人性,只要能贏得戰爭,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都用」。

「人性是美好的。只要你是個人,有機會接觸到人性,你很快就會意識到,中共那一套全是垃圾。」劉大東說。◇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