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中共邪惡 廣東農村青年走線流亡德國

【大紀元2024年02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來自中國農村的青年陳振貴,為逃離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於2022年底走線流亡德國。

17歲認清中共邪惡

陳振貴是一位95後農村底層青年,從小在單親家庭中長大,養成內向自卑的性格。他說,在學校經常為逃避同學的欺負而逃課。14歲那年,他實在忍受不了同學的欺負,就讀初中一年級的陳振貴就主動輟學了。

輟學後,陳振貴一直在廣東珠三角一帶以工廠打工謀生,他曾在深圳富士康做產線工人,每天工作十一二個小時,經常是日夜班兩班倒。

從2013年來到珠三角工作後,他學會了網絡翻牆,從觀看大紀元、新唐人電視台等節目,以及《九評共產黨》書籍等眾多揭露中共真相的新聞中,他知道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和「六四」事件中,中共出動軍隊坦克鎮壓手無寸鐵和平抗議的普通⺠眾的真相。

他說,「拋開腐敗不談,中共的種種邪惡行為已經使我怵目驚心。現實中也覺得,中共並非宣傳的那樣⺠主、自由、富強,相反這些全是它的反義詞。」

「在越南和阿富汗都能打開的 Google、YouTube、X、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等社交媒體,在中國都是被封鎖不能被訪問的。世界上除了朝鮮,我找不到第二個像中國一樣封閉和不自由的國家。」

不願當中共惡政的韭菜 選擇逃離

2020年新冠(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中共開始極端清零和封控政策,全國各地大部分地區的人,每天不是被迫做核酸就是在隔離中度過。

陳振貴說,「2022年3月份正值全國大封城高峰時期,由於中共打著非必要不出境的旗號,實則以疫情為名閉關鎖國,非法限制公⺠自由出境的權利,當時公⺠持非工作和留學簽證的出境都是不被國家邊檢允許出境的。」

此時的陳振貴也在尋找可以出國的機會,不願繼續當中共獨裁惡政的韭菜。他通過仲介辦理新加坡的工作簽證。「仲介給我找了新加坡的一家清潔公司的工作,雖然是清潔工,但對我來說無所謂,我的目的就是逃離中國,能解決問題就好。」他說。

2022年3月底,陳振貴請辭了廈⻔一家電子廠的工作,2022年4月6日通過工作簽證到了新加坡。當時在廈⻔機場通關出境時被邊檢人員拿走了手機翻看了半個小時。他慶幸自己事先把敏感軟件都清除了。

在新加坡工作並不是陳振貴的最終目的,他計劃到德國申請難⺠。

2022年11月初他辭去了新加坡的工作,到了塞爾維亞,從塞爾維亞到德國,需要無證穿越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意大利、奧地利等國。「儘管有邊境警察巡邏,但我在嘗試了三四次後終於還算幸運的在2022年11月20日成功抵達了德國。

在德國申請難民

2022年11月底,陳振貴走線入境德國,隨後便提出申請難⺠身份。

其間他在德國和荷蘭參加過好幾場針對抗議中共的集會活動。2023年6月4日,他在柏林大使館⻔前參加了紀念天安⻔大屠殺34週年的活動。

2023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他到荷蘭阿姆斯特丹廣場與香港人、藏人、維吾人一起對中共迫害人權問題進行譴責的活動。

他說,「2024年1月6日,我孤獨一人在柏林大使館⻔前舉著『中國共產黨習近平下台』的標語,我希望中國實行三權分立,特別是應該有自由和獨立的選舉。」

雖然陳振貴走線流亡德國,一切似乎很順利,但是在德國申請難民並不容易,「我現在還沒申請成功,因為德國政府認為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不存在什麼難民。」

他表示,「我是為了抗議共產黨才選擇離開。我在德國抗議共產黨的事情,共產黨已經派人找到我家裡人了。事後家人還勸我不要反對共產黨。那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意識到共產黨的壞!」

陳振貴目前在德國巴登符騰堡州的普福爾茨海姆難民營,他還在努力申難,並找了律師在上訴中。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