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縣檢察官得來速徵簽「End47」 響應者逾千

【2024年02月24日訊】(記者李梅橙縣報導)週四(22日)下午,南加州橙縣地方檢察官托德·斯皮策(Todd Spitzer)以「得來速」(drive-thru)方式,在安納罕市(Anaheim)本田中心(Honda Center)大型停車場組織了一場「End47」(廢除《47號法案》倡議)徵簽活動,當場徵集了上千個簽名。

2024年2月22日,橙縣地方檢察官托德·斯皮策(Todd Spitzer)以「得來速」(drive-thru)方式,在安納罕市本田中心大型停車場組織了一場「End47」(廢除《47號法案》倡議)徵簽活動。(李梅/大紀元)
2024年2月22日,橙縣地方檢察官托德·斯皮策(Todd Spitzer)在安納罕市「End47」(廢除《47號法案》倡議)徵簽活動中。(李梅/大紀元)

這項倡議名為「減少無家可歸、吸毒成癮、零售盜竊法案」(Homelessness, Drug Addiction and Retail Theft Reduction Act)。需要在4月中旬前徵集到55萬個簽名,目前已突破40萬。斯皮策是第一位為此組織「得來速」徵簽活動的地檢官。他表示「一定會達到目標」,並希望11月大選時也能成功投票過關。

2024年2月22日,橙縣地方檢察官托德·斯皮策(Todd Spitzer,左)在安納罕市「End47」(廢除《47號法案》倡議)徵簽活動中。(李梅/大紀元)

當天下午,約四十多名志願者參加了徵簽活動,其中兩位告訴記者,她們在兩小時內各徵集了三十多個簽名;有居民簽名後,還為親朋好友詢問簽名的途徑。

除橙縣居民外,還有洛杉磯縣、河濱縣、聖貝納迪諾縣及北加州的居民到場簽名。幾位駕車簽名者都說,他們是聽到KFI電台廣播的約翰·科比爾特秀(John Kobylt Show)節目而前來支持。

2024年2月22日,兩位志願者在橙縣地方檢察官托德·斯皮策(Todd Spitzer)組織的「End47」(廢除《47號法案》倡議)徵簽活動中。(李梅/大紀元)

打擊毒品犯罪

斯皮策介紹說,該倡議旨在讓加州人重新獲得應有的安全。他表示,《47號法案》通過後,加州免除了持海洛因、芬太尼毒品者的罪責,「只能以輕罪指控;只有在罪犯有兩次前科的情況下才能以重罪指控」;對吸毒成癮者也不能強制戒毒,導致毒品犯罪加劇、遊民增多。

本月中旬消息,在名為「跳傘救火隊」(Smoke Jumpers)的為期兩年的調查行動中,執法人員在洛杉磯縣進行了13次緝捕,繳獲了約680,992粒含芬太尼的藥片、3公斤芬太尼粉末、17公斤海洛因和10,418粒含有冰毒的藥片,並起訴了17人。

芬太尼已成為美國史上最危險的毒品,攝入2毫克即可致人死亡。斯皮策說:「芬太尼已導致10萬以上美國人死亡。如果美國檢察官在聯邦層面提出指控,我們可以配合,對銷售芬太尼毒品並致人死亡的毒販控以謀殺罪。」然而在現行的加州法律下,起訴芬太尼毒販卻很難。

他說,在加州,如果某人酒駕並致人死亡,會判重罪、面臨一年以上監禁;如果被告在前十年內有酒駕定罪記錄,最高可判五年,「我們希望對芬太尼毒販也能這樣做」。

遏制「零元購」

「加州的每個人都知道偷竊(犯罪)已經失控,當公司財產被盜後,商家可能會提高商品價格。」斯皮策說,《47號法案》出台後,竊賊偷盜價值950美元以下商品都屬輕罪,有的人一天內偷盜幾次或去偷盜多家,「這項倡議將累計竊賊多次偷盜的價值,對其控以重罪」。

簽名居民保羅·庫斯伯特(Paul Cuthbert)表達贊同:「犯罪分子明白950美元上限的含義,他們重複犯罪,這是不合理且錯誤的。」

到場支持的約巴林達市(Yorba Linda)議員黃錦蘭(Janice Lim)呼籲人們簽名:「我來這裡是為了廢除《47號法案》,這是讓加州心痛不已的危險法案之一。我們需要打擊犯罪,保護社區的安全。」

2024年2月22日,約巴林達市(Yorba Linda)議員黃錦蘭(Janice Lim)現身「End47」(廢除《47號法案》倡議)徵簽活動表達支持。(李梅/大紀元)

該市規劃委員會主席希溫德·辛格(Shivinder Singh)則表示,他很多商界朋友在遭盜時報警,警察卻無能為力,有些竊賊被抓當天就獲釋,「我們需要支持執法部門和本地企業」。

糟糕的《47號法案》

辛格認為,《47號法案》在2014年得以通過,是因為人們不了解它是什麼,它的名稱「安全社區和學校法」容易引起誤解。

尼古湖市(Laguna Niguel)議員吉恩·約翰斯(Gene Johns)當年投了反對票。他在洛縣警署擔任過31年警員,其中24年擔任美國緝毒局交叉指派(cross-designated)的特遣隊官員。

2024年2月22日,尼古湖市(Laguna Niguel)議員吉恩·約翰斯(Gene Johns,左一)在「End47」(廢除《47號法案》倡議)徵簽活動中做志願者。(李梅/大紀元)

在當日活動中擔任志願者的約翰斯說:「我知道那是個糟糕的倡議。就像一個孩子偷拿了奶奶的餅乾罐,你不打他的手、教育他未經允許不能拿餅乾,他可能還會去偷拿。」同理,如果有罪不罰、無須擔責,罪犯就會繼續犯案、甚至犯更嚴重的罪,比如一次次從商店偷東西。

有人問,為何在《47號法案》通過後的幾年內,一些調查結果顯示犯罪率並沒有增加?約翰斯說:「犯罪活動在增多,但如果沒有人被捕,就沒有犯罪記錄,犯罪率看上去當然沒有增加。」而今人們已經感到不安全、也清醒了。他說,從數據上也能看到犯罪在快速增加,「沒有人感到安全」。

約翰斯還說,《47號法案》實施10年,加州立法機構的多數議員仍不願追究罪犯的責任、幫老百姓應對日益猖獗的犯罪,「我們需要公民在請願書上簽名、發出聲音,以便能夠做出改變」。◇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