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發動科技暗戰 中共滲透成華人噩夢

【大紀元2024年03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過去三四十年來,中共系統性地竊取美歐技術,波及海外華人。一些人被視為中共同盟甚至代理人,中共竊密成為華人在國外進一步發展的障礙。

專家表示,中國人要想融入西方主流社會,一開始就要跟中共劃清界線,不要繼續在深受中共影響的中文圈子裡過度活躍,限制往上成長。

 「最高調的小偷」

3月6日美國司法部指控谷歌前華裔軟件工程師、38歲的中國公民丁林葳(Linwei Ding)與兩家中國公司祕密合作,竊取谷歌的人工智能(AI)商業機密,在被控四項罪名中,每項最高可判處10年監禁。

這件事情引起了華人圈的廣泛關注和議論,丁也被冠以「最高調的小偷」。

網友評論說,「很明顯的騎牆、兩邊下注,就差個入籍」「毫無契約精神,極其自私,非常損害同胞的行為」「這把全美國華人工程師都坑了呀!」

還有網友評論說, 「他們(中共)搞了七十多年的人質生產力」「偷竊是第一生產力」「近十幾年來(中共的)江洋大盜式的盜竊模式,結果美國花錢花力氣搞出的科研成果還沒推開,土共的產品已經上市了。」

丁林葳在中國的一次演講中,自曝其如何將谷歌技術轉變為「適合(中國)國情的算力平台」。(視頻截圖)

美國硅谷通訊網絡資深工程師鐘山對大紀元表示,從谷歌偷東西也不是第一次了,有多少華人從谷歌偷東西?百度後續的很多技術都是從谷歌偷過去的。

「中國科學家在美國學到了本領,拿了綠卡之後還故意不入美國國籍,到中國去創業或祕密轉移技術,至少在20多年前都很流行。因為大陸忌諱美籍人才,但對綠卡人才特別擁抱。」

鐘山認為,偷技術在美國創立公司做不到,這類事情在美國是嚴格禁止的,直接偷了技術到中國,就可以名利雙收。

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沈榮欽對大紀元表示,發生這種情況,主要是因為美中關係發生了變化,從克林頓允許中共加入世貿以來,整個美國加上華爾街、硅谷,整個風氣實際上都想和北京合作。

「2015年習近平提出中國製造2025,在美國沒有任何反對;千人計劃也是在當時美中關係很好的時候搞起來的,美國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川普上任之後才開始引起注意,後來情勢緊張後,那些人被卡在中間、左右為難,一方面牽連到中國,但整個身家背景又在美國,就變成兩方都要調查你,最後沒有辦法脫身。」

中共竊取西方技術種種伎倆

中共當局最近幾十年來系統性竊取歐美技術,一般採取三種方式:第一種是收購海外公司或與其合資以市場換技術;第二是非法的網路黑客竊取或經濟間諜活動;最常見的方式是第三種:利用「灰色地帶」獲取技術,通過學校、研究中心、學者、商業往來等做掩蓋,背後卻是龐大的中共政府在支持。

2020年喬治城大學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CSET)「中國人才計劃追蹤」(Chinese Talent Program Tracker)數據庫顯示,中共國家級別的海外人才引進計劃約有40個,再加上地方級的計劃,總數估計近300個。

其中最受關注的當屬2008年月開始實施的「千人計劃」(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瞄準美國大學裡中共認為有盜竊技術機密價值的研究人員和學者。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2020年8月發布的報告則指出,中共在全球各地設立了至少600個海外人才招聘站。

美國硅谷也是一個主要目標,中共代理人在硅谷專門成立針對華人工程師的獵頭公司、風險投資,既竊取技術,又讓技術能在中國落地。

「這個我見得太多了,不想舉例子,會得罪人,一些公開報導的就已經很嚇人了」,了解硅谷生態的硅谷工程師鐘山告訴大紀元。

「你都想不到它弄得多細緻,在中國國內就有美國某某州大學校友會,比如說加州伯克利中國校友會,但不隸屬於加州伯克利校友管理體系,清華兩岸校友會不隸屬於台灣清華,以至於台灣清華官方發聲明說,它跟中共字頭的兩岸校友會沒有任何關係。」

鐘山表示,中共還成立跟華人相關的科技獵頭公司,領英裡有很多獵頭的中文帳號,它就會在裡面找誰是中國背景的人才。

「如果你不想跟中國(中共)打交道,就不要在領英裡留任何一句簡體中文,一打交道就會被這些獵頭公司或旅美科學、各種協會或校友會盯上,盯上之後會反覆去分析你有沒有利用價值,如果有利用價值就會邀請你回國,去考察這個那個。」

「讓你回國開會,如果聊得開心的話,就給你安排路費、住宿,如果還能順便發個言,就特別重視你,帶你去見各種領導、各種創業園區,然後看你手邊有什麼項目可以在國內落地,各種一攬子配套就來了,因為國內招商引資有經費支持。」

圖為美國硅谷。(Fotolia)

鐘山介紹說,光旅美科技(中國旅美科技協會)裡面現在可能有兩萬多華人海外科技人才。中共出錢通過旅美科學在海外搞評獎,評上獎了,回國各種綠燈就會開了,偷技術的流程都到海外來了。

「新技術到國內立項,都要用科技風險投資的方式來落地,要有資金來扶持它起步。有一大堆華人臉面的投資人集聚在硅谷,錢根本就是紅色資本,很多都是太子黨的錢,紅色資本被洗到海外之後,再又迴流成科技創業資本。」

「相當比例是在海外拿到了技術門檻認證,國內的人都已經勾兌好了,你只要回國創業,錢、辦公室、環境、各種配套政策都已經明明白白放在那兒,然後各種每個階段怎麼樣運作,都是明明白白的,要不中國科技怎麼可能突然冒出那麼多新技術呢?」

鐘山說,中共的殲20飛機,前面的小鴨翼長得跟以色列的幼師一模一樣,後面的尾翼跟F16是一樣的,哪有什麼獨立設計?還有中國大飛機技術哪有一件事情是自己能專門搞出來的?都是偷來的。

他說,連續偷了三十多年了,一直在那邊偷。國內的AI技術哪有什麼原創的,都是偷來的,這個領域40%的科學家都是來自中國的。

「為什麼美國說從算力上、從硬體上砍斷,從軟體上也斷供?為什麼5G以後不跟中國合作,6G肯定不跟中國(中共)玩了」,他說,AI技術、無人機巡航、6G超寬帶的通信系統,再加上微信,是一個全方位無死角監控市場,再不跟中國(中共)把技術鏈給斬斷的話,會有多麼恐怖?

中共滲透成華人噩夢

中共政權系統性竊取西方技術,華人越來越受到普遍懷疑,他們有可能被視為中共的盟友甚至代理人,隨著西方對中共海外國家權力警惕與日俱增,華人群體變得更加孤立,西方機構進一步加劇了對他們的不信任。

2018年至2022年間,超過150名學者受到司法部指控,其中約90%來自中國或有華人血統。

2018年以來中國留學生被美國拒簽的頻率更高,他們申請到比較敏感的尖端領域,比過去更困難。中國學生、教師越來越多地被懷疑在為中共政府工作,損害美國的利益。

沈榮欽介紹說,十幾年前很多台灣學生還喜歡到中國大陸留學,因為大陸更容易申請到美國比較好的大學,當時美國給中國留學生更多的名額,現在則反過來了。

很多華人學者也感受到了在美國不受歡迎,認為學術研究不再安全,擔心與中共的合作,也有很多人考慮離開美國。媒體報導說,一位在美智庫長期研究的華人學者放棄了多年的美國職位,他在公開演講時說,他越來越多地被要求澄清自己代表哪一方:「當我說『我們』時,人們會問,『我們』是什麼意思?」

鐘山表示,西方人沒有精力去證明中國人誰好、誰不好,他要麼完全信你,要麼完全不信你,這種事情只會越來越多。

「我都遇到這種事情」 ,鐘山原本學半導體設計與製造專業,但美國有國家背景調查,來自中國和伊朗的應聘者都比較敏感。

「大公司已經要我了,面試一審都過了,offer都拿到了,但是我進門都進不去,因為我是中國背景。」

鐘山表示,是存在隱形歧視,中國人可以入職,打工沒問題,但是不能參與核心崗位,因為他們的效忠有問題。

「這對中國人當然不利,現在中共執政了,劣幣驅逐良幣,結果西方世界只能完全拒絕這種劣幣。中共如果消失的話,這個問題肯定會好很多。」

沈榮欽表示, 中國員工在歐美企業裡面比過去更常遇到玻璃天花板的情況,就是說他們升遷到一定的職位之後,就再怎麼樣都升不上去了,這個情況可能會比過去更普遍一點。

前美國總統川普2018年啟動中國行動計劃,目標是明確反制其所認為的中國對美國國家安全所造成的威脅。(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由於共產黨對海外華人影響力,加劇了居住國對他們的懷疑。與印度裔相比,無論是在商界還是政界,海外華人在西方國家的成功程度都要比印度裔低得多。

《經濟學人》最近報導說,硅谷公司會直接從印度招聘領導職位,但通常不會從中國招聘,在投資外國企業方面,海外華人的投資也受到歐美國家安全的審查,而印度裔的關注較少。

在政壇上,印度裔目前在美國、英國、愛爾蘭和葡萄牙占據了一些高級職位,但在歐洲任何地方都很少有華裔當選政客,美國眾議院中也只有一名華裔(五名是印度血統)。

鐘山表示,人都有不完美,但有神論者的不完美地方不會放得那麼大,印度人是有神論者,不會把壞事做得那麼絕。(現在很多)中國人深處原因就是沒有信仰,黨文化極大把惡放大了。

沈榮欽表示,整個硅谷中國人跟印度人占的比重都是很高的,像硅谷以前就有IC產業之說,I指的是印度人,C指的是中國人。

「在美國很大量企業的CEO其實都是印度人,不只是科技行業。 中國其實有非常多的傑出工程師,中國工程師在美國有很多在中高階層、經理階層,但要升到最上層的就很少。」

沈榮欽說,整個半導體產業有非常多的主要的領導人或是創辦人,都是台灣人出身的,像AMD的蘇豐姿、英偉達的黃仁勳、台積電的張忠謀,

「因為你要當一個企業CEO,最需要的並不是技術能力,你越往上面走,所謂的軟性能力包括政治溝通協調、領導能力,就變得更重要,中國(中共)教育比較強調技術為主導,對其他的地方比較忽略所能夠涵蓋的。」

海外華人如何應對?

西方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希望海外華人能夠成為推動中國改變的力量,但共產黨對他們全方位的控制,反而阻礙了他們在西方發展的機會。

對於這種現象,網友評論說,華人只要有親戚在國內,基本上就是預備間諜,隨時可能泄密;軟肋一拿捏、民族主義一灌輸、金錢物質誘惑一下,沒幾個人招架的住的。

鐘山認為,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跟中共打交道、不跟簡體中文圈子打交道,寧可隱姓埋名。可以聊天但是不要深交,也不要太多聊自己的想法,被人盯上之後,難免有很多的統戰、僑辦這種千絲萬縷的關係會拉著引誘。

「這麼多聰明的華人工程師在海外過優越一點的生活完全沒問題,但想回國創業搞50倍增長,把自己的命運跟中共黏在一起,那就是不歸路。 」

「人的立場決定了以後的發展機會,高錕博士是業內很尊重的光纖領域的奠基人、教父級別的人物,獲得諾貝爾獎,但是高錕博士從來不跟中共有任何的瓜葛。」

圖為美國硅谷。(Fotolia)

沈榮欽表示,中共是一步一步拉你進去,「我知道有些留學生一開始也不想參加(中共)大使館什麼政治活動,可是被朋友拉過去,有名單的話所有活動都叫你過去。」

「還有一個學生跟我說,他沒辦法,因為他父母某一省做汽車零件生意,如果不去的話,會叫他父母打電話給他,那邊說不定會被查帳什麼的,就會被一步一步地捲進去。」

沈榮欽認為,最斬草除根的方式就是,你一開始就(跟中共)劃清界線,一開始就不要被拉過去。你一旦拉過去,大使館那邊就有名字和記錄,以後有事情就不斷地找你,漸漸地他們會把你視為是自己人,慢慢越陷入越深,會變成說跟中國(中共)的連結越來越強,跟西方的連結就越來越弱。

「中國人要更能夠融入主流社會,而不是繼續在中國人的小圈圈裡面過度活躍,會限制你繼續往上成長,而且會讓別人比較懷疑。」他說。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