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家印及恆大被重罰 分析:中共利益鏈洗牌

【大紀元2024年03月25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陶莎採訪報導)中國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董事長許家印被抓172天後,被中共證監會以涉嫌財務造假等違法事實處以巨額罰款。許家印繼續面臨刑事責任追責。分析認為,許家印最終是否能保命及刑期長短,取決於其是否能供出背後中共高層大老虎更多黑幕。

3月18日,證監會對許家印恆大前總裁夏海鈞給予警告和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處罰,並分別罰款4700萬元人民幣(約合650萬美元)和1500萬元(約合207萬美元)。同時,因為恆大地產進行債券欺詐發行,被罰款41.75億元(約合5.77億美元),相當於融資總額的20%。其餘高管則處以20萬元(約合2.76萬美元)至900萬元(約合124萬美元)不等的罰款。

根據證監會的說法,許家印決策並組織實施財務造假,前總裁夏海鈞組織安排編制虛假財務報告,「手段特別惡劣,情節特別嚴重」。另有7名涉及造假的主要負責人也被列入處罰名單。

這是許家印被抓172天,當局首次公開定性恆大財務造假。

在恆大收到的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中,恆大地產、許家印等人涉嫌違法的事實主要有三項:一是恆大地產披露的2019年、2020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二是恆大地產公開發行公司債涉嫌欺詐發行;三是恆大地產未按規定及時披露相關信息。

根據公告,2019年和2020年,恆大地產虛增收入5641億元(約合780億美元),其中2020年虛增收入3501.57億元(約合484億美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78.54%。同時,虛增的成本也隨之上漲達到了2988.68億元(約合413億美元),虛增的利潤高達512.89億元(約合70.94億美元),占當期利潤總額的86.88%。所以,2020年恆大地產公布的收入有近八成都是造假的。

報導稱,5600多億的虛增收入,相當於恆大地產在上述兩年間用假帳製造了一家比萬科營收規模還要大的房地產開發商。2022年財報顯示,萬科的營收規模為5038億元(約合696億美元)。

恆大地產在3月18日的公告中稱,證監會查明:恆大地產披露的2019年、2020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並在此基礎上進行了債券欺詐發行。

據恆大地產引用財報數據,2020年恆大債券欺詐共發行了5隻公司債,總計發行規模達208億元(約合28.7億美元)。

公開信息顯示,涉及欺詐發行的恆大債券由中信建投承銷,債券評級機構為中誠信國際,發行律師是金杜律師事務所,審計機構為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其中,普華永道作為中國恆大聘請的審計機構,正面臨潛在的訴訟追責。

今年2月媒體傳出消息稱,由香港高院委任的恆大清盤人、安邁企業諮詢公司的杜艾迪(Edward Simon Middleton)和黃詠詩正準備起訴普華永道。

證監會此次處罰屬於行政處罰,是否會影響對許家印的刑事追責,引發外界關注。多名律師對陸媒表示,不會影響對許家印刑事責任的追究。

中國房地產律師徐斌(化名)23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國經濟出了大問題,中共政府從上至下都沒有錢了,習當局肯定要想盡辦法把民營企業家的錢搞到手由他們來控制,而債務則讓社會去背。所以,許家印一定會坐牢。」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認為,「目前證監會的罰款等處罰只是剛剛開始,許家印恆大很可能步陳峰海航的後塵。許家印最終是否能保命及刑期長短,取決於其能吐出多少黑金,是否供出背後眾多國級大老虎及權貴家族。」

債務驚人

恆大集團(Evergrande Group)簡稱恆大,總部位於深圳,1996年由許家印在廣州創辦。集團核心業務為房地產開發,是中國大型地產發展商之一,項目遍及中國兩百多個城市。2021年中國恆大集團在世界500強排行榜中排在第122位。

恆大靠虛增收入貸款和發債融資,用借來的錢擴張賣地,用此方式不斷擴大資產規模。2021年,恆大集團因巨額債務爆雷,引發全球市場擔憂。這個中國最大的房企走到了倒閉的邊緣。陸媒估算,恆大留下的「爛尾樓」達到162萬套,涉及600萬業主。

中國恆大財報顯示,截至2023年6月30日,恆大總負債為2.39萬億元(約合3306萬美元)、總資產為1.74萬億元(約合2406億美元),淨資產為負6442億元(約合891億美元),仍然資不抵債。

美國做空機構香櫞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2012年6月曾發布報告,羅列出恆大「五宗罪」和「七危機」,指恆大通過六種方式誇大資產並降低負債。報告認為恆大當時需要在帳目進行減值的資金高達710億元(約合98.2億美元),股權價值應該是負360億元(約合49.7億美元)。但普華永道仍然對恆大財報出具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資產轉移

2023年9月28日,許家印因涉嫌違法犯罪被採取強制措施。許家印的「前妻」丁玉梅在許被抓的同時從香港逃往外國,她擁有中國和加拿大雙重國籍。

2023年8月前,丁玉梅的公開身分是恆大董事局主席,8月14日在恆大汽車的配股公告中,她的身分發生了變化,為「獨立於本公司及其關聯人士的第三方」。當時盛傳許家印已於2022年離婚,外界普遍認為這是技術性離婚,財富留給丁玉梅,債務歸許家印的恆大公司。

一位公司治理領域的資深觀察人士透露,恆大出事前累計的逾900億元(約合124億美元)分紅中,許家印和丁玉梅獲得了其中的大部分,並在出事前後轉移至境外,最終落到了境外「前妻」丁玉梅的手中。

另外,許家印的兒子得到了一個金額高達23億元(約合3.1億美元)的單一家庭信託基金,也被視為是許家印給兒子的「富二代保護計劃」。

許家印是民營企業家,同時也是中共高層的白手套,與曾慶紅等家族關係密切。多方信息都證實,許家印的房地產之所以能做那麼大,是因為背後有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的全力支持。

此外,恆大背後還有賈慶林家族勢力。中國女富豪段偉紅的前夫、英國商人沈棟(Desmond Shum)在其所著的《紅色賭盤》(Red Roulette)一書中披露,2011年,許家印曾陪同賈慶林的女兒賈薔及女婿李伯潭到歐洲狂歡。

李燕銘認為,許家印、恆大集團實為中共權貴操控銀行與官僚系統,通過樓市進行圈錢的白手套。恆大爆雷案既是中國樓市危機的縮影,也是中共高層內鬥及黑色利益鏈重洗牌的外在表現。恆大爆雷案的走向也將是中共高層內鬥的風向標之一。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